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凹凸世界/瑞金] 寒蝉 01

 @知不知。 给苏白太太写的文!好像一不留神脑洞开得大过头了……

给太太大力打call!!
一共是三部分,分别是三个paro,很烂俗的前生今世x
预计是长篇……还挺长的那种…………
就这样吧.
每周三更新,我开心就好

后文→02


壹./

“我说!再怎么说我也算你们国家的贵客啊!你就不能应我一声吗?”

白发青年终于舍得停步去看那个自己怎么都甩不掉的包袱,一路上絮絮叨叨的少年没想到他突然停了下来,脚下一绊差点跌一跤——他气冲冲地回头瞪向那个突然停下脚步的人想要说什么,却见对方收回拽着他衣领的手目不斜视地继续赶路。

少年也不管自己的衣服被拽成了什么样,站稳后连忙跑了几步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你等一等!”

“干什么?”白发青年终于舍得开口,紫罗兰色的眼瞳直直地望向少年的眼睛,硬是把对方看得有些心虚,悻悻地缩回了手。格瑞很少会有后悔的事情,而现在他有些后悔没有在刚刚遇上这人的时候就把他甩掉,现在反而是自己落得麻烦,“天马上就要黑了,如果你想在这荒山野岭里呆一晚我不介意。”

他打量了一下身后人的样子,一路上都是对方自顾自地跟着自己,他也没心情去管对方是什么人——无非是哪个人家里偷溜出来玩结果却在山里迷路的小子。但这一眼却让格瑞有些惊讶,这个跟着自己的小子显然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不说刚刚回头看见的异于常人的金发和蓝瞳,还有那一身即使沾满了尘土也能看出是不属于中原的华贵服饰——倒是和他嚷嚷时说的贵客相衬。

摊上大麻烦了,格瑞握紧了手里的烈斩,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个吵吵嚷嚷得可以赶跑山上方圆十几里的禽鸟的金发小子,是格瑞在山上遇到的。

当时天色已晚,格瑞也刚刚修炼结束准备回自己住的地方,正盘算着何时去镇上再买点生活需要的东西时,他突然听见了什么声音——有些不够清晰,但已经足以分辨出不是野兽的嘶吼。

“喂——!我说你啊,等一下!等一下啊!”

紧接着格瑞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他下意识地抽出烈斩转身横在面前,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拖沓,反而是发出声音的人被吓了一跳,差点直撞上刀口——但他反应也够快,至少格瑞没想到他能毫发无伤地躲过自己的攻击。

“你想杀了我吗!”对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令人惊叹,反而捂着胸口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一般指责起格瑞——但格瑞没有兴趣听他的话,见对方精神不错便将烈斩收回刀鞘,继续赶自己的路——因为这一耽搁,天色快暗得看不清路了。

但他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跟了自己一路——也一个人自言自语讲了一路的话。

终于回到自己的屋子门口的格瑞第二次转过身面对这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少年,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少年的模样隐在黑夜里看不太清楚。

“你想干什么?”格瑞有些头疼,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自己的耐心可以好到如此的程度。

金发少年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停步,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格瑞看不清他的表情,可能是不好意思吧,因为他的声音放得有点轻,但在夜里也足够让格瑞听个清楚:“我迷路了……”

“那我送你回去。”格瑞回忆了一下对方的服饰,判断对方并不是中原人,迷路倒也是情有可原——只不过看对方的衣服就知道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孩子,又说的一口流利的中原话,再联系一下最近闹得沸沸扬——即使是格瑞也听说了,当朝皇帝与西域皇帝准备停战的消息,不难猜出这个少年是西域的什么皇家子嗣——只不过这样的话,身边的护卫绝对少不了,又怎么会迷路?

“诶!?我不要啊!”不出意料,少年的话证实了格瑞的猜想,应该是自己逃出来的“我才不要去什么京城,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他把双手往胸前一抱,像个孩子一样气的鼓起脸一顿抱怨。

“其实你离京城也不远了。”格瑞转身推开门,进屋点亮了灯照亮并不大的一间小屋,“我明天给你指路,你自己回去。

“才不要!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少年连忙进屋,讨好似的凑到了格瑞的面前,如同澄净的天空般的蓝眼睛里倒映着摇曳的火光,“你不会赶我走的吧。”

“会。”

格瑞开口打碎了少年的期待。

少年听到了答复沮丧地垂下了头,有些凌乱的金发翘着,像是替少年表达心里的不甘心。片刻后又抬起头凑到了格瑞面前:“那个,我叫金!你叫什么啊?”

格瑞一时间没有跟上这个少年的思路,他皱起眉看着对方充满期待的眼神,最终开口:“格瑞。”

“格瑞啊……”金摸了摸下巴,然后朝格瑞露出一个笑容,“那我们能当好朋友吗!”

“你明天就回京城。”

“格瑞……!”见金伸出手像是想要过来抱自己,格瑞往旁边退了一步躲开金的动作:“没得商量。”

金一下子丧了气,也不管脏不脏一屁股坐在地上:“格瑞你怎么这么冷淡啊,你是不是身边都没什么朋友啊。”

格瑞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于是金就当他默认了:“没关系的格瑞,现在我就是你的朋友了啊。”

少年生得漂亮,又爱笑,现在他朝着格瑞笑起来连眼角都弯着,像是一个不知世间冷暖的孩子,这般笑容令格瑞有些动容,大概是不想扫了他的兴吧,格瑞没有再提明天他必须离开的事情。

金在地上坐了一会儿,直到看见格瑞从橱柜里端了个盘子出来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大半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肚子也像是附和他的想法一样响了两声。格瑞听见声音微微低下头望向金,地上的人一下子红了脸,又不太好意思地朝自己笑了下道:“我迷路了一整天,一直没吃什么东西。”

格瑞看了眼手里的盘子,又看了眼金,将盘子微微倾斜让金看见里面的东西——是两个包子:“只有这个。”

“我可以吃吗!”可能是太饿了,金见格瑞点了点头后高兴地拿了一个,左看右看的架势让格瑞想到金可能没见过包子,紧接着金就照着包子咬了一大口,“哇里面还有东西啊!”

看来是真没吃过,格瑞看着金兴致勃勃地把包子掰开研究里面的馅——菜的,没有肉。但是这不妨碍金把它咽进肚里并用眼神向格瑞表达对于另一个包子的渴望。

然后格瑞朝他点了点头。

金连忙起身去拿剩下的一个包子,咬下的包子在嘴里咀嚼时他的脸微微鼓起,让格瑞有种金的脸和他手上的包子很相似的错觉。两个包子很快就下肚了,金拍了拍衣服上的灰见格瑞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本书就着灯光在读,便凑过去看——不过他看不太懂,金本来就是不太喜欢读书的人,现在入眼的又几乎是满目的不认识的字符,他也不想硬着头皮再看下去,就悄悄把视线换了个方向。

格瑞的眼睛真好看。

金眨了眨眼,又把目光移到地面上。

其实格瑞的猜想对了绝大部分,金的确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他是西域皇帝的小儿子。这次是跟着姐姐秋一起来中原拜访中原的皇帝以及太子——被逼的。

于是他就乘着秋和她的护卫丹尼尔查看进城路线的时候偷偷跑掉了,他也没想太多,比如吃住还有怎么躲过侍卫的搜查,他只是单纯地不想进宫——那里规矩多,也没劲。中原皇帝年事已高,孩子基本都长大成人,能和金玩得起来的是少之又少。所以他就跑了,又迟早会被抓回去,多玩一天是一天,金是这样想的。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迷路到山里。

还好遇到了格瑞,金想到这里,悄悄侧过头用余光去看格瑞。

“怎么了?”格瑞翻了一页手里的书,把目光投向金。

“嘿嘿,没什么。”金拍了拍衣服,又往格瑞边上挪了挪,笑得让格瑞觉得有些傻气。

格瑞看了他一眼就重新把目光移到书上,他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但是架不住金拉着他絮叨——他忍不住怀疑金这个自来熟的性格究竟是怎么养成的。

等金和格瑞念叨到了自家姐姐秋的时候,格瑞打断了他:“你平时也是这样的吗?”

“诶?”金没有因为格瑞打断自己的话而生气,只是对于格瑞的问题表达了自己并没有理解的疑惑。

“也像现在这样,相信一个根本不太认识的人?”

金望向格瑞,对方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书上,一丝一毫都没有分给他询问的人。他像是被难倒了,有些不知所措地抓紧了自己的衣袖:“不是啊,只是因为格瑞你救了我啊……不然我就只能睡在山上了……”然后他想到什么拉住了格瑞的胳膊,对方没料到金的举动,愣神的功夫手里的书跌在了地上,“而且格瑞你给了我吃的东西啊!”

“我也有可能下药然后把你卖掉。”格瑞抿了抿唇,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进行这个话题——可能是这个人笑得太傻气,太不谙世事。

金没想到这一茬,他苦恼地挠了挠自己的金发问道:“可我什么都不会做啊?”

格瑞看了他一眼,金眨了眨眼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白了下来:“我,我是男的啊……”然后他连忙拉住格瑞的胳膊,湛蓝的眼睛里盛满了惊恐,“不要啊格瑞,我们是朋友吧!虽然一开始你想杀我但是你还是收留我了不是吗……你要多少钱都可以你千万不要把我卖到那种地方去啊!”

“别瞎想了。”半响,格瑞看着脸色发白的金叹了口气,他倒是没想到对方的反应这么剧烈“睡觉吧,我睡地上就行。”

闻言金松了口气,送开紧抓着格瑞的手小声嘟囔了句“不要随便吓唬我啊”,而听到了后半句后又义正言辞地否决了格瑞的话:“这怎么可以啊,这是格瑞你的家吧。”

刚刚都害怕的脸都白了,现在又精神十足地试图打消自己的想法,这个家伙还真是有活力。格瑞捡起地上的书抖了抖想到,不过以他那样的身手,就算是卖到了那种地方也不难逃出来就是了。

最后金还是被格瑞强硬地否定了“一起挤在床上凑合一晚”的提议,只能把被子拉过脑袋整个人蜷进去不看正在地上铺床垫的格瑞,正不安分地在床上翻身时,格瑞已经一声不吭地熄了灯。

“哇格瑞!你怎么不说一声啊!”金一下子扯下了被子,他的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只能依稀看见深浅不同的色块,“格瑞,你会讲故事吗?”

“睡觉。”听声音格瑞好像翻了个身,金看不见,猜想他可能是背过去了,于是他也赌气似的翻过身把被子拢到头上,就露了张脸在外面:“小气鬼格瑞。”格瑞没有出声,金也不好再缠着他不放,只能安分地躺在床上作罢。

外面好像有风吹过——金听得不是很清楚,这里太安静了,虽然平时宫中的夜晚也很安静,但是他可以听见有侍卫巡查的脚步声,等声音过去后他就可以偷偷溜出去——他可是惯犯了,然后去后庭,那里有几只从嫔妃的房里偷跑出来玩的猫咪,它们都和金很亲近,愿意躺在金的腿上任由他搔挠它们的下巴,然后发出满意的呼噜声。

或者他可以去找早上藏起来的小东西,比如从秋那里拿到的小珠子——可能是宝石或者别的什么,金不在意这个,对他来说这些东西还不如从中原回来的使者给他带来的孩子们玩的小玩意,或者还有中午嘴馋拿的一些耐放的小糕点,吃不下的就用纸小心地包起来放在一个别人不会去找的地方,然后晚上悄悄过来掰着吃,一半自己吃,一半喂给猫吃。

可是这里是格瑞的家,金不敢偷跑出去玩——他不认识路,万一走丢他不敢保证格瑞会去救自己——也不对,金翻了个身,把脸对向格瑞睡的方向,他觉得格瑞会去找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这么觉得的。

金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鼻息间都是来自另一个人的气味——那是格瑞的味道,毕竟这是格瑞的被子,

金不知道该去怎么描述,但他知道自己很喜欢。“遇到格瑞可真好……”迷迷糊糊间,金喃喃道。

“笨蛋。”

评论(4)
热度(33)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