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偶像梦幻祭/星北]以你为名的星星 05-06

更新大概看心情,存稿都被自己浪完了x

前篇走这里 http://lianyuetianyun.lofter.com/post/275dba_10a7edea

【5.】
明星靠在椅背上看着远处的两个人,大吉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明星身边,看着主人有些不太高兴的表情也不敢吭声,悄悄地蹭了蹭明星的腿后躺在了地上。
其实明星也不知道自己在不高兴些什么,他其实应该走的——毕竟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但他没有动,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看着北斗和他的朋友明显是避着自己的谈话——其实这并没有什么,明星有些苦恼地摇了摇头,他和北斗认识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一个月多一天,比起过去职场上的朋友来说,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真的不算什么,避着自己也是理所当然。但他还是不太高兴,这让他想起了读书时被人孤立的局面,前一秒还是课堂上的同学,后一秒就能背地里抹黑自己——当然北斗并没有这么做,但他还是很不高兴。
到底是为什么?
明星歪过头,看着北斗显然有些苦闷的表情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因为他不是北斗的朋友,所以理所应当地对北斗来说,他的过去没有必要告诉自己。
他不知道这个名叫衣更的人是谁,和过去的北斗是什么关系——看上去两人的关系还挺好的,北斗过去是干什么的……还有,
过去的小北是什么样的。
明星突然发现经过一个月的相处,他开始希望去了解这个冷漠又不爱笑的男人,希望成为他的朋友。
因为他是与自己相处那么久,唯一一个没有排斥自己,没有像别人一样自然而然地疏远自己,回避自己的人。
所以他想要去了解他,去重新认识他,成为他的朋友。
拥有可以去倾听北斗的烦恼的资格。
当时的明星并没有意识到,在自己孤寂的人生中,这个意外接纳他的人在他心里所占的分量,远比他想象的要重的多。
衣更显然明白自己无法去劝动这个看似冷漠其实内在比谁都要强硬的朋友,两人沉默的尴尬最后还是由衣更打破,他伸手抚了抚脑后翘起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我相信你的选择。”他将口罩和帽子重新戴好,然后又不放心似得拍了拍北斗的肩膀,“你也小心一点。”
“我知道了。”北斗点了点头,深色的眼底流露出一丝少见的柔软。
衣更拉好口罩,和北斗明星告别后便离开了。空旷的大厅里只留下了北斗和明星两人,北斗看着已经关上的大门沉思片刻,突然想到明星还留在这里没走——有明星在但却这么安静,北斗从刚认识他起就没有想象过这样的场景。
“时候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北斗顿了顿,见明星没有应声后终于望向了那个一反常态的家伙,明星见他看了过来后一愣,又不知该怎么开口,只能楞楞地看着北斗的表情由疑惑变为无奈。
“真是完全不知道你脑子里装了些什么。”北斗摇了摇头,走到柜台翻出了账本开始查阅今天的收入,“你要是没事情的话过来帮忙收拾一下店里。”北斗打开账本翻到了今天的一页,因为并没有什么客人,所以明星记录的东西也很零散,甚至还有些无聊时随手写的东西。
与此同时,听见了北斗的招呼,明星终于起身凑到柜台前对认真查阅的北斗道:“可是小北你都已经全部收拾好了诶。”
闻言,低着头的北斗终于抬头认真地近距离看着面前男人的面孔道:“那么你在闹什么别扭?”
是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了吗?
明星一愣,明明北斗在这方面少根筋的样子无论是他还是仙石忍都有目共睹,但是现在对方却明确地指出自己在闹别扭——不过是这样吗?明星短暂地思考了一下,原来这样的情绪表现出来给人是这样的感觉啊。
因为缺少朋友,明星的行为基本上都是处于被人无视的状态,即使有人注意到了,最终也不过是背后讽刺罢了。所以当北斗说自己在闹别扭时,明星没有想到去反驳,反而是伸手突然隔着一个柜台抱住了那个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的男人。
被突然抱住的人有些不知所措,推了几下终于按着明星的肩膀让他离开自己——就算是他也注意到了明星这一下和以前玩闹时的意义不同,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和明星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并不足够他去好好地了解一个人。虽然平时一直训斥对方是个笨蛋,但他也明白明星是个天才——各个方面的。从泡咖啡到做甜点,甚至是仙石忍的日常作业,他都能做得令客人们赞不绝口或者详细地给仙石忍讲解最方便的解法。他也见过对方心血来潮冲印出来的照片,不夸张地说,明星的技术比起他在摄影棚曾经见过的那些专业摄影师来说不相上下。
他和明星认识的时间太短,虽然即使是他也能看出对方有些情绪,也能感觉到拥抱时对方倾诉的感情与过去不同,但他并不明白这样的感情是为何而生。
北斗不像衣更,他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他突然很想去问一问面前这个和他隔了一个柜台的人,他过去经历了些什么。
去问一下,他能不能稍微地去了解一点他。
为什么呢?
北斗皱起眉,看着明星少见的消沉的表情。
或许是现在的这个表情太不适合他了。
在北斗沉思的时候,明星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下意识地,就抱住了身前的这个只认识了一个月的男人。大概是太过害怕了,害怕像这样毫不犹豫地推开他的北斗会像过去的那些人一样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再次留下他一个人害怕不安,连就连向别人闹别扭的勇气也失去了。
“小北。”
“我说……”
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口,但却又不知该怎么说,有些无奈地抬头却见对方也在看着自己——突然北斗伸手握住了明星撑在柜台上手,凑上前认真地直视对方湛蓝的眼睛:“我不知道你在生什么气,如果你不介意请你告诉我。
“这个样子可不像你。”
“真是的,小北你一副很了解我一样的样子啊。”明明面前的人一脸认真严肃,但明星却突然笑了起来——一扫之前的消沉,灿烂的笑容反而令北斗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好啦小北,我没事的。”明星摇了摇头,对北斗笑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带着大吉先回去啦。”大吉像是听懂了他的话,连忙从地上起来凑到明星腿边,似乎等他这句话很久了。
北斗看着准备离开的明星像是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皱了皱眉最终没有开口。明星像是注意到了北斗的举动,按住门把手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回头对北斗道:“小北我问你一个事!”
“怎么?”北斗不太明白明星的举动。
明星犹豫片刻,然后对北斗露出一个笑容开口道,
“我们能做朋友吗?”

【6.】
做朋友吗?
北斗合上账本将其放入了柜台里一个上锁的抽屉中,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靠在了柜台上看着被自己打扫得一尘不染的大厅。
他是一个偶像,准确来说,是一个前偶像。
受到了父母的影响,年少的自己早早地踏入了娱乐圈,作为童星一举成名,再加上作为顶级偶像的父亲和知名演员的母亲的影响,他的偶像生涯看似一片光明,前途无量——过去的他也是这样想的。
他的父母很忙,忙到年幼的自己几乎没有能看到他们的时候。所以他想要去当偶像,年幼的孩子抱着膝盖看着电视里面被聚光灯笼罩的父亲,拉了拉身边祖母的手说,他想要成为像父亲那样最有名的偶像,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父母面前,得到他们的表扬。
祖母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
为了这样可以说是令如今的自己感到可笑的目的,他接受了针对艺人而进行的训练——所有人都相信总有一天怀着明星血脉的他会成为像冰鹰前辈那样的出色艺人。他的确成功了,牺牲了他的少年时代,成为了灯光下会唱歌跳舞,面对镜头冷静沉稳的偶像。
他变成了父亲那样的偶像,成为了人们口中顶尖的艺人。
也成为了一台设定里只有「成为顶级偶像」的机器人。
他没有彷徨,因为他的前方平坦又光明无比。
可他感觉到了恐惧。
年幼孩子的想法总是无邪又充满了童真,但终有一天会被染黑遗忘。逐渐长大的冰鹰北斗终于发现了演艺界的残酷与不公,不断地吞噬他的梦想与自我,不断地磨灭他本身的意志。当他踏上最高的舞台时,他突然发现自己遗忘了很多东西。
年幼的梦想,最朴实的愿望,自己曾经期盼的美好与幸福。
在这个舞台的聚光灯下,那些最淳朴的东西,就像是从他额前淌下的汗水一样,面对着镜头转播,毫无意义。
他想要放弃了,他真的累了。
明明拥有了别人为之眼红的一切,但他却像个小孩子一样倔强地抛下了当初拼命得到的一切,义无反顾地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
不论是父母还是几个可以说的上话的朋友,惊讶的程度都不亚于他的粉丝和娱乐记者,——衣更就是其中一个,北斗的决定和行动几乎是同时产生的,当衣更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北斗拿着他并不算多的行李向他告别的时候。
“那你将来该怎么办?”衣更似乎想劝他,但最终犹豫了一下问出了别的问题。
冰鹰北斗从小就开始在父母的教育下进行偶像的训练,就连大学读的都是表演专业,自然是没有除了偶像艺人之外的职业选择。衣更知道这些,也是因为比起同一个工作室的别人,他和北斗的关系要好一些而已。
北斗似乎是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可能去开家店,或者别的什么,但是我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衣更明白自己听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无奈地伸手抓了抓有些翘起的头发突然道:“如果你要开家店的话,我这里有个家伙正好拜托你照顾一下。”
衣更一向喜欢操心别人的事情这一点北斗也是明白的,明明其实自己已经忙的脱不开身,但也要硬生生挤出时间去帮别人——也是因为这样,衣更也是这里是少有的没有人背后对他冷言冷语的人。只不过由他来拜托自己事情倒是十分新鲜。
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北斗最终答应了对方少有的请求,拖着行李箱回到了空无一人的住所,开始为自己的将来做起了打算。
顺应了衣更的请求,他在商业街的边缘开了家店,卖一些咖啡甜品,和自己喜欢的金平糖。被衣更拜托来的仙石忍刚开始因为怕生只敢躲在柜台后面抱着兔子看着几个高中女生聊天——再之后时间稍微长了,兔子们和女孩子们混熟了,连同仙石忍也参与了女孩子们的讨论。
店不大,顾客不多,但北斗觉得非常新鲜。仙石忍虽然怕生但是工作也很认真卖力,有的时候也会开心地和他聊着一天中发生的事情。
哪里的蛋糕更好吃,咖啡泡的还有什么不足,最近在女子高中生中流行的衣服款式和小饰品。
这些都是北斗过去从未听过的事情。
他对这样的生活产生了兴趣——可又有点奇异的感觉。
好像少了点什么。
过去的自己在演艺圈里摸爬滚打,一天之内安排的工作忙的他喘不过气,这样高负荷的忙碌生活,令他没有空闲的时间去思考什么会令自己感到这样怅然若失。
失去的梦想与自我令他恐惧,可平淡稳定的日子又令他感到无措。
有的时候店门关了,他一个人坐在大厅里看着已经被自己整理好了的店铺发呆,思考在这样平静安稳的日子下到底少了什么是自己没有发现的。
直到那个有着明亮发色的男人闯进了他的店里。对方有些不好意思地向他道歉,笑容灿烂得看到就会让人无可奈何地受到他的感染笑起来——他开心得就好像是一个不知道人世间险恶的人。
然后今天,他问,他可不可以当他的朋友。
朋友吗?
说起朋友,北斗也只能想起真绪和几个一只手就可以数过来的人——他倒是没有这样普通人的朋友。
其实也不如说,是他的朋友太少太少了。
他总是难以捉摸,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样。这样子整天吵吵闹闹,又能够跑过来抱住他然后对他露出毫无戒备的笑容的人,只有明星一个。
这个每天开心得就像是一个笨蛋一样的男人,却像是有什么魔力一样令北斗感觉离开了演艺圈感觉到了一丝迷惑的自己,抓住了可以依靠的对象——明明对方看上去不靠谱到了极点。
“其实本来就是朋友了吧。”北斗用手撑住了下巴,他突然感觉这家开了有些日子的店,从来没有那么安静过。

评论(1)
热度(22)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