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凹凸世界/瑞金]归途

源于昨天做的一个梦,我觉得它是在提醒我单身太久该谈恋爱了……
但我可以让瑞金谈恋爱啊x
其实写到后期就已经……不太想写了
希望各位看完有想恋爱的感觉x
——————————————————————
——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Chapter.1 梦境之初

颠簸的汽车总是有着令人昏昏欲睡的魔力,人们低垂着头,随着汽车并不平稳的行驶而晃动。

空气闷沉得令人窒息。

紧接着着一个靠窗坐着的人醒了过来,他皱着眉伸手揉了揉头上磕到车窗玻璃的地方——汽车似乎刚刚开过一个并不平整的地方,这一下晃动让他吃了点苦口。

倒也是这一下,格瑞稍微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清醒了——他坐直身子看了下四周,确定自己前一刻才刚刚结束了这段时间的工作合上了电脑,准备好好睡上一觉让自己已经通宵了两天的大脑得到彻底的放松。

所以他现在是在哪里?

他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黑色的风衣配上深色的长裤,这身衣服上次穿还是半年前去外地出差的时候。

是那个时候的梦吗?不,应该不是,至少他从来没有坐这种长途汽车出差过。

格瑞翻了翻自己风衣的口袋,意料之中的没有什么对现在的状况有益的东西——没有手机,没有车票,里面只有两三颗包装劣质的糖果,格瑞拿出来看了眼甚至还觉得有些眼熟,却不记得自己还有吃糖这种喜好。

毫无意义的旅途。

格瑞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心下暗下判断,既然是梦,那么闭上眼再睡一觉,等再次睁开看到的就是那个熟悉的屋子了。

他放松身子靠上椅背,重新闭上了眼。

金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他记得他之前还在享受着假期和寝室同学一起打游戏,然后对面那个男生熬不住困意先退了游戏,紧接着他又打了把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把手机接上电源就往床上一趴。

正常来说他睁眼看到的应该是第二天正午的太阳,和手机上满屏的游戏提醒。

而不是除了车站牌就是树的荒郊野外。

“怎么回事啊……我这是在做梦吗。”金抓了抓头发,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只找出了一张似乎被水泡过的车票——上面字迹模糊,只能依稀辨别出一个单程剪头和终点站的站名。

登格鲁镇。

那是金的老家。

“不是吧,我和姐姐也没少回去过啊,这是托梦要我回去看他们吗?”金抓了抓头发想不出个结果,只好把车票塞进口袋等那一班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来的汽车。

等待总是令人焦急,金甚至想要不去管那张车票,干脆沿着这条像是没有认真开发过的公路一路向前走,说不定走累了梦就醒了。

但是他又担心,万一真的有那么一辆汽车,而自己又早就离开这里,会不会一辈子都没办法从梦里醒过来。

别啊,我还想再和紫堂他们一起打游戏啊。

金狠狠揉了把脸,这个梦里的太阳根本没有偏动,他无法知道自己究竟在这里等了有多久。

万一这车票就是唬人的,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还是说根本没有这样的汽车,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离开这个梦了?

正当金已经胡思乱想到了最近玩的恐怖解谜的rpg游戏中时,远处传来的汽车行驶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真的有汽车啊……”金难以置信地看着逐渐减速的汽车,伸手将那张车票掏出来又看了眼,“不会真的要我回一趟家吧。”

Chapter.2 梦境开始

说是要睡一觉,但格瑞根本没有睡着——即使他强行放松了身体闭上眼睛,也根本无法入睡。

或许是前排的人发出的鼾声有点扰人,又或许是本身就在梦境之中并不存在睡觉这一选项,格瑞有些烦躁地睁开了眼睛。

身侧坐着的人似乎是醒了,但没等格瑞开口说什么就拿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位置——车子似乎在减速,是到站了吗?

格瑞看了眼窗外——荒山野岭,看不出有什么人烟的模样。这车的目的地究竟是哪里,他的起始站又是哪里,扮演着乘客这一角色的自己又该去做些什么?

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梦境又需要做什么。

他对此毫无头绪。

“抱歉抱歉,请问这辆车到登格鲁镇吗?”

清亮的少年音硬生生插入了这段沉闷的气氛,就像是老旧的黑白电影里突然窜出了一个彩色的角色一般——不搭调,却吸引着目光。

格瑞这才注意到汽车已经停下,原本坐在自己身侧的那个人已经带着行李下车,取而代之的是站在车前试图和司机攀谈的金发少年。

司机似乎没有说话——看着少年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就知道,他沉默地按下关闭车门的开关,未等少年站稳就重新踩下了油门。

金发少年连忙拉住了旁边加座的杆子确定自己不会摔倒后,才抬头去看车厢里的模样。

格瑞偏开自己的目光重新望向了窗外,或许是不想和少年对上视线,谁也不知道和他扯上关系会有什么后果。

听声音少年是踏上座位间的走廊,脚步声有一下没一下,似乎是在观察里面的人,又像是在找座位——

“那个,这里有人坐吗?”少年的声音清晰地在头顶传来,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格瑞也能明显听出上挑的音调里满是活泼。

“没有。”格瑞最终还是开口了,比起一个安静到令人厌烦的空间,他宁可身边有一个活跃的家伙。

“你能回答我诶!”少年连忙坐下,似乎是发现了同样能说话的格瑞让他有种发现了新大陆的感觉,他甚至还想伸手去摸一下格瑞的脸确定是否是真实的,“你知道这里是哪吗?我记得我之前还在睡觉,睡醒后就在外面等车了。”

两个人做同一个梦吗,还是这个人也只是我梦里的角色?想到这格瑞皱了皱眉,拍开了身边人的手,坐直了身子后回答道:“我睡醒后就在这个车上了。”

“这样啊,那就是做梦了……”少年收回手也不恼,托着下巴沉思。格瑞微微侧目去看他,仔细打量下才发现这人应该不是少年。

“怎么了?”注意到格瑞的视线,少年偏过头去看他——或许是因为爱笑,也或许是因为有些偏圆的脸颊,格瑞这才发现眼前的人脸上已经有了棱角,比起少年更应该说是青年。

格瑞摇了摇头,毕竟盯着别人的脸看并不是什么礼貌的做法——身侧的人似乎并不在乎,反而像是找到了倾诉对象一般絮絮叨叨地说起了之前等车的经历。

说到一半,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事伸手拉住了格瑞的衣袖:“我叫做金,你叫什么名字?”

“……格瑞。”

“那格瑞,我们就是朋友了!”

朋友吗?格瑞将手放在腿上,食指无意识地轻点膝盖——他有多久没听过别人说想要和他做朋友了?

人是群居动物,在报团取暖之时总是下意识排斥和自己不同的人。

成绩,性格,甚至是模样和发色,都能成为被攻击的理由。

朋友这个词对格瑞来说太遥远,即使他早已过了交个朋友就能高兴的年纪,但如今听到有人对自己说时却也感受到了点异样的情绪。

“恩。”

格瑞应声道。

就像是下意识地闯进了这辆无趣的汽车一样,金无心的话语却勾的格瑞心里有点异样。

并不是什么负面的情绪,格瑞听着身边人开始说起登格鲁镇的模样心下了然,大概是高兴吧。

即使只是一个梦,醒来后就会忘的一干二净的梦,他也为此感到了些不同以往情绪。

听说梦能反映出人心底的渴望。

轻敲着膝盖的手顿住,然后慢慢收紧。

说不寂寞,是假的。

Chapter.3 梦境之中

金摸了摸鼻子突然止住了话匣子,格瑞侧目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人说到一半突然没了声。

“那个格瑞……你在听吗?”

“恩。”

金抓了抓头发,显然是还没组织好语言。或许是觉得一直只有他一个人说有些尴尬,想找格瑞呼应一下,但见对方的反应也不像是会主动和他一起聊天的人,就只好自己来创造话题:“格瑞,你家里人是什么样的啊?”

“我没有父母。”格瑞侧头看着车窗外驶过的风景道,声音平稳,仿佛说的事情与他无关一般。

金愣了一下,连忙摆手向他解释:“对不起格瑞我不是故……”

“没事。”格瑞打断了他的话,他对于父母的印象只停留在浅薄的记忆里,大约是几个模糊的色块,和自己一样的发色,说不定眼瞳的颜色也是相类似的——他不知道,就像他不知道自己就像是像爸爸还是像妈妈,或许是像妈妈多一点——那些把他当做烫手山芋一般的亲戚们是这样说的。

他并没有什么关于父母的记忆,他小时候跟着亲戚来到过医院,见过一对年轻夫妻抱着婴儿轻声和它逗乐。

“你看,它鼻子像你,长大后一定是个小美人。”丈夫笨拙地抱着婴儿,病床上的妻子在朝他微笑。

格瑞低下头不去看这温馨的画面,病床上的亲戚正对着她的丈夫大呼小叫,似乎是喊累了又靠到枕头上瞪了他一眼:“你愣着干什么?别在我眼前碍事。”

不想再回忆下去。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而他从来都不在这一类里。

“格瑞。”金轻声喊了喊身侧明显是陷入沉思的男人,玻璃车窗隐约映出他消沉的模样。

“我也没有父母。”金摸了摸鼻子——他不太和别人说起自己家里的情况,没人会向他打听那些私事,他也乐于把自己最开朗的一面给别人看,“我是被姐姐养大的。”

格瑞回头望向金,紫罗兰色的眼眸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惊讶——但金并没有察觉,他抓了抓头发朝格瑞笑了一下——毫无负面情绪的笑容像是初晴的阳光,即使只是被照耀到,也会不由自主地被他感染。

“虽然我并不是很会安慰人,但是有烦恼的话还是向朋友倾诉一下比较好。”金眨了眨眼,伸手轻轻覆上了格瑞在腿上收紧握拳的手——汽车上的空调有些冷,格瑞又坐在风口,比起金来说体温更低,“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肌肤相触所传递的温度并不多,但却令格瑞感到些灼热。他想抽回手,微微动了下却又作罢——

金真实得令他难以置信。

格瑞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否有所谓的神明,这个神是否知道他的子民中有像他这般无趣的人。

或许是知道的吧。

知道他深埋心底,作为孩童时也无法说出口的愿望。

想要能够陪伴自己的人。

格瑞望着身侧人明亮的笑眼,微微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令对方惊呼的笑容。

否则他怎么会在梦里遇见了太阳。

汽车依旧在行驶,窗外的风景不说一成不变,也并没什么太大的差别。格瑞看了两眼觉得这风景对帮助离开这个梦并没有什么帮助便又重新合上眼。

“格瑞,格瑞我能和你换个位置吗?”

格瑞睁开眼,意料之中地看见金一脸好奇地想要凑过来去看窗外的景色。“怎么了?”格瑞顺从地起身站和金换了位置,意料之中的看见对方被冷气吹得一个哆嗦。

“格瑞你也不觉得冷。”金嘟囔着,微微起身将空调的叶片合上,又趴在车窗上看了两眼才重新坐回位置上,“因为我的车票上写着目的地是登格鲁镇嘛,我想看看周围风景是不是那里周围的,到时候也好有个参照嘛。

“是不是到了站梦就醒了?”

格瑞听见金悄声道。

或许是的。这句话在他嘴里转了转,却又被咽了下去——他不想醒过来。或许是金能与他有着些许的共鸣,又或许是他贪恋金的温暖。

这到底是神的怜悯还是玩笑?

如果他一直过着如此灰暗闷沉的生活也不至于如此,但他如今是见了阳光,感受到了温暖,便再也无法忍受黑暗与孤独。

即使醒来后会忘记一切,但依旧会想念那份不知来源何处的温暖。

他不想离开这个梦。

但他必须面对现实。

金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情绪,那双湛蓝的眼睛直直地撞进他的眼里,清澈的眼里隐约映出格瑞的模样:“没事吧格瑞?不舒服吗?”

“……没有。”半响,格瑞像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一般开口,金见他这样说也不好再追问,在位置上坐好又重新望向了窗外。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什么都没看进去。

玻璃车窗映出了他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金用手撑着下巴,不着痕迹地透过玻璃观察闭目养神的格瑞。

这辆车真的会不会到登格鲁镇还是一个未知的问题。

金看着窗外陌生的景色,想起之前格瑞眼中流露出的消沉——说来也怪,明明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如果这称得上是见面的话,他却能清晰地感觉到格瑞的情绪,即使对方依旧冷着张脸,他也能从些许的变化中捕捉到格瑞转瞬即逝的情感表露。

如果梦醒后还能遇到格瑞该有多好,金在心里暗道,他有预感他们的关系一定会很好。

该怎么说呢,这样的感觉。金抓着自己额前的刘海,金色的发丝缠在了他的指尖,第一眼看到格瑞时的心情,该如何用语言去描述呢?

就像是两个相隔异地的相同灵魂终于相遇。

似乎是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金朝窗子上的影子露出一个被自家姐姐称为有些傻气的笑容,但他是认真的——

当他对上那双写满了疏远的眼眸时,他突然就明白了。

或许做这个梦,就是为了遇到他。

与朋友并无关系,金摇了摇头,他明白那份触动和他面对紫堂等朋友时的感觉并不是同一种。

该怎么说呢。

大概是他的灵魂在叫嚣。

他们天生就该在一起。

Chapter.梦境之末

金枕在格瑞的肩膀上睡着了,或许是看累了无趣的风景,青年打了个哈欠靠在椅背上含含糊糊地和格瑞说了声后就闭上了眼。

格瑞倒是有些好奇金究竟是怎么感觉到困意的,至少他到现在依旧一点想睡的欲望都没有。

汽车开了太久,久到格瑞已经记不清金上车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恍惚间,右肩一阵钝痛,格瑞微微侧目——入眼的是那人乱敲的金发。

神使鬼差地,格瑞伸手拨开金额前的碎发。或许是他下意识地察觉这场长途车即将到达终点,又或许只是光明对于生于黑暗之中的人的吸引让他默许了内心的想法。

他轻吻了下那人的额头。

因为明白接下来面对的依旧是一成不变的生活,金这个人永远不会出现在他的身边,这场来自神有意或无意赠予的梦境令他无比留恋。

梦总会结束的。

格瑞这样告诉自己。

本该浅眠的人在格瑞后撤时睁开了眼,湛蓝的眼睛里是孩子看见恶作剧得逞时的笑意。

“金?”

格瑞听见有人喊出了面前人的名字,半响后他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声音。

那人看着自己,笑得像是得了糖的孩子。

“马上就要到站了,格瑞你没有想对我说的吗?”

车慢慢减速,就像开到当初金上车那站时一样。金见格瑞想说什么,却又偏开眼神不说出口的模样扁了扁嘴:“格瑞,你有吃的吗?”

想起了刚刚醒来时找到的糖果,格瑞伸手翻了翻衣兜后将手在金眼前摊开。

几颗糖果躺在格瑞的手心。

“我们一定能再相遇的。”金拿过一颗扯开包装纸把糖放进嘴里,“果然是梦啊,一点味道都没有。”

汽车进站,金将糖用舌头顶到了口腔另一侧。

“我们是互相吸引的,我相信这一点。”

紧接着格瑞感觉唇上被轻碰了下,速度太快就像是一个错觉。

“我该下车啦格瑞。”面前的青年弯着的笑眼有些模糊。

梦该醒了。

格瑞摸了摸嘴唇,试着像之前一样去露出一个笑容。

他已经见过阳光,该如何再回到黑暗。

Chapter.5 梦醒的世界

格瑞皱着眉慢慢转醒,为了休息而进行的睡眠似乎意义并不大——至少现在他还是感觉还是一身疲惫。

他睁开眼,侧过头望向窗外——昨晚睡的太急,忘记去拉上窗帘,灿烂的阳光毫无保留地透过窗户倾撒进房间。

好像忘记了什么。

大概是还有些没睡醒,格瑞下意识抬手抹了下嘴唇——不然他怎么会觉得似乎有些甜味。

好像做了个梦。

他从床上坐起来,身上的衬衫已经皱成了一团。

他望着窗外,明亮的阳光已经照亮了这个城市——有什么东西溢出了眼眶,顺着脸颊慢慢滚落。

他似乎忘了很重要的东西。

但是时间不允许他再去怅然若失什么,附近有家新开的餐厅,去那里解决午饭后用难得的休息来散一下心好了。

格瑞伸手擦去不知为何而落下的泪水,轻叹了口气。

意料之中是在中午接近下午的时候睡醒的,金打着哈欠往牙刷上挤着牙膏,他的嘴里有一股属于糖果的甜腻——但他不记得自己睡前有吃过糖。水池旁边的手机不断地跳跃出消息提醒,姑且停了一会儿后突然又跳出了来电显示。

“喂凯莉?”金刚刷完牙,正拿着毛巾准备洗脸,顺手把通话开了免提。

电话另一头的女生似乎气的不轻,深吸了几口气才开口:“金你还记得你下午有个打工吗?”

“啊……?不记得了。”

金老实回答道。

等金匆匆忙忙地赶到打工的餐厅,名叫凯莉的黑发女性早已在门口恭候他的大驾。金见状,明白自然是逃不过一顿数落,老老实实地听完了凯莉的冷嘲热讽后连忙道:

“凯莉我和你说,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你打工准时到了?”凯莉没好气地哼了一句,推开门让金进去。金发青年抓着头发一本正经地反驳她的话道:“不是啦,我梦到了……”

他梦到了什么来着?

注意到了他的突然停顿,凯莉瞥了他一眼又转头往柜台走:“梦这种东西,睡醒就会忘记。”

“可是……”

金还在想说些什么,身后餐厅的门被人推开。听到声音的凯莉没好气地瞪了眼金,眼底写满了下次和你算账,转头去招呼客人。

但来人就像听不见她说话一样,看着金微微皱起眉,口气有些不确定地道:

“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金转过头,最先跳入他眼帘的是掩在白发之下的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眸。

心脏不受控制地鼓动着,金眨了眨眼,心口突然涌上了一股不知名的情绪。

该说是什么呢?

庆幸,或许还有喜悦。

我还能遇见你。

“我觉得现在认识也不迟。”金朝他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就像是正午的阳光一样温暖。

那是通往回家之途的长途汽车。

是家乡,也是你的身边。

评论(6)
热度(31)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