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凹凸世界/瑞金]警探先生和他的怪盗发小03

这周份的深夜六十分x
设定是bb太太的怪盗paro,已要授权
题目是 星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前文:http://lianyuetianyun.lofter.com/post/275dba_1102d386
个人理解金对于格瑞是太阳,而怪盗金对格瑞来说则是星星
一个毫无自觉地照亮他灰暗的世界,让他为之倾心,一个站在远处给他一点亮光让他明白自己前进的方向。
好想写格瑞和金的初遇啊x
你们评论区找我玩玩好不好——
正文↓
——————————————————————
格瑞第一次看到怪盗Golden arrow的时候,有一瞬间误以为他是从天际落到自己眼前的星星。

不可否认,格瑞眼里看着教室前的老师在黑板前写下一串解题思路,心思却早已飘到了几天前的那个夜晚,那个站在屋顶上的白衣少年像是夜空中最瞩目的星星。

以一种不可忽视的力量,将他的视线牢牢地拴在自己的身上。

但这颗星星,却弯着腰将手里的钻石放到眼前,像是在透过它望向自己——随后他朝格瑞眨了下右眼:“你好呀格瑞警探,我是怪盗Golden arrow,今后的日子请多指教。”

星星在笑,话语中也带着笑意。


他成为警探已经有了些时日,父母双双殉职后逐渐长大的他靠着与生俱来的天赋义无反顾地拾起了父母的旧业。那个总是粘在自己身边的发小第一次看到他穿上那身风衣后夸张地想要扑过去抱住他,被自己推开后依旧眨着那双湛蓝的眼睛笑道:“格瑞你真的好酷啊!”

年轻自己两岁的发小的眼中满是崇拜,嘴角的笑意也是发自内心。

但他明白,自己并非是为了发小或者他人的崇拜而踏上这条道路,而是为了追寻父母殉职的真相。

他总是忙得令自己发小抱怨见不着人,靠着天赋并透支着身体去处理一桩又一桩可能与自己父母相关的案子,当陈年的旧案陷入死局之时,他甚至在警局彻夜不归。

——而在那时,星星落到了他的眼前。

当时他追查的一颗走私的钻石落到了一个商人手里,并且他收到消息得知钻石马上就要被商人高价卖到他处。

格瑞用着熬夜多日查得的资料得到了上峰的批准后,他便带着搜查令来到了对方的住处进行搜查——而对方却拒绝配合。

他强硬地推开对方走进屋,独自一人进行着搜查——商人随后气急败坏地拉开他,开口对他进行威胁。

那时他正因为彻夜不眠以及找不到钻石而焦虑,因为疲惫而充血的眼睛瞪向对方,难以抓住的线索令他有些失去冷静,像是一个离开了族群的孤兽。

太阳穴隐隐作痛,商人的话语尖锐的像是在挑拨他的神经——突然间,大厅暗了下来。

有人拉断了电闸,商人松开了拉着他风衣衣领的手对着屋里的佣人大吼,你们还不快去看看!

格瑞伸手拉了下被拽皱的衣料轻咳了一声,却听一见了一串不似于佣人的脚步声。

那是皮鞋的声音,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混在商人愤怒的声音里有些听不太清楚。

脚步声是上楼的,格瑞也顾不上另一边气急败坏的商人转而去追那个人。脚步声不停,格瑞的眼睛还未适应黑暗,只能隐约分辨出一些模糊色块。

——似乎是个穿白衣服的人。

他皱着眉辨认着,因为熬夜而有些充血的大脑隐隐作痛,恍惚间他差点被最后一格台阶绊到——他伸手扶住了强勉强站稳,正想着要被对方逃掉了,却意料之外地听见脚步声的停止。

对方似乎转过了身向自己迈了一步又顿住。

为什么不跑,格瑞觉得自己一定是累糊涂了,才会想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就像是关心他一样。

“……我说警探先生,你不要紧吧?”对方清了清嗓子,刻意压低了声音开口道,“你看上去很累哦。”

但即使他刻意改变了音色,格瑞也能听出这是个少年。

格瑞没有回应他,而是抬起头眯起眼打量起对方的模样。身形有些单薄的少年身着一身合身的白色衣服,肩上甚至披着一件同色的披风。

“你是谁?”格瑞上前了一步,对方见此后退了一步:“你猜猜看喽,

格、瑞、警、探。”

少年把他的称呼一字一顿地念出,那两个字从他的口中念出,硬是被他念出了不一样的情感。

有调笑,玩味——甚至他还听出了一丝无奈。

格瑞皱了皱眉,面前的这个少年给他的感觉太过熟悉,熟悉到他并不细想地就能辨别出其中的情感——

但他想不起来就是为什么会熟悉。

“你是个小偷。”

他听见自己这样说道,是肯定句,声音因为疲惫而有些沙哑——少年闻言后退一步,似乎是有些不满他的说法开口:“我可是怪盗,才不是什么小偷。”

“性质是一样的。”格瑞轻哼一声,头疼因为停顿而有些缓和,他能确定自己可以追上并且逮捕这个突然跳出来的奇怪少年。

少年伸手插起腰,似乎想要回击他什么却硬生生住了嘴,反而转身突然沿着走廊跑了起来。格瑞见状立刻追了上去,身后的披风因为他的跑动而扬了起来,随着他转弯的动作在格瑞眼里留下一个白色的角。

格瑞随着他转到了另一条走廊,看见的只有大开的窗户。

他上前探下身,只见那个白色的身影熟练地攀着窗檐往下跳——这样的行为对他现在的状态太过冒险,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能模仿对方的行为,于是他重新顺着来路下楼追出去。

商人在一楼咒骂着什么,见他下楼想抓着他骂些什么却被他不耐烦地推开——那个人还没有跑远,他不能浪费时间。

出了大门他意料之中地看见那个白色的身影,对方见他追了上来后似乎有些惊讶,但却没有放慢脚步。

“站住!”

“才不要,略——”少年似乎吐了吐舌头,这样有些孩子气的行为令格瑞有些恼火。

深夜的街道寂静无人,有的只有他们两个的脚步声,月光毫不吝啬地打在他们身上,格瑞这才看清这个少年怪盗的背影。

单薄的身子和白色礼帽下的金发,加上之前莫名的熟悉感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个人。

那个会抱着他大喊“格瑞你真厉害!”的人。

不,怎么可能会是金。

这个时候金应该已经睡了……吧?格瑞愣了下,他知道自己不该在工作时间开小差,但是他却不由自主地想念起那个和自己同居的少年,他上一次回家看到金是什么时候?

太久之前了,但他还依稀记得金发少年眼底的失落和强撑起来的笑容。

“没关系的格瑞,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一个人在家会害怕。”就像是怕他不放心一样,他又补充道,“你就放心地去警局吧!”

那样的笑容一点都不像他。

格瑞张了张嘴,却将话咽回了肚里沉默地离开了。

紧接着格瑞停止了脚步——白衣怪盗灵活地攀着水管爬在了商店的屋顶上,他站直身子回头望向格瑞。

他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他用食指和拇指捏住那个东西举到眼前,嘴角勾起的笑容有些意味不明。

“我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

你好呀格瑞警探,我是怪盗Golden arrow,今后的日子请多指教。

——而这个,我就先收下了。”

然后他转过身,披风顺着他的动作划过一道弧线,然后消时在格瑞的视野里。

怪盗Golden arrow?

格瑞皱起眉记下了这个名字。

这个人的出现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他就像个随性的演员,突然出现在剧目之中,抢占了主角的风头。

可也是因为如此,他显得无比的夺人眼球。

紧接着他看着空无一人街道,突然有了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因为追赶而亢奋的情绪逐渐消退,留下的只有啃噬着他的神经的疲惫。

他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回的家,听到开门声过来的金被他的模样吓了一大跳,连忙将他扶到沙发上躺好后又止不住地发问——看见自家发小脸上肉眼可见的疲惫后又住了嘴,抱了毯子给他盖好后轻声道了晚安。

意识在躺上沙发时就已经模糊了,格瑞在昏沉中甚至记不清自己究竟有没有和金说晚安。


第二天的生物钟无情地把他从难得的睡眠中拖了起来,在沙发上睡了一夜导致他浑身上下酸痛得不行,他揉着脖子拉开摊子坐起身,却听到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他低头望向地板,被切割均匀的钻石在阳光之下闪着耀眼的光芒——这是那个商人的钻石,也就是那颗被怪盗Golden arrow盗走的那一颗。

为什么会在他的家里?

格瑞的视线在四周转了转,最终停在一个从摊子的折边里露出的一个白色的小角上。

——他将卡片抽了出来。

致格瑞警探
这颗钻石我就先还你啦,仅次此一次哦。
下一次见面,我就不会放水了。
                        怪盗Golden arrow♡

除了花哨的签名,上面甚至还恶趣味地画了一个爱心。


怪盗Golden arrow。

格瑞看着黑板上白色的粉笔笔记,心思却无比混乱——或许并不是混乱,而是根本不懂对方行为的意义在哪。

但是不可否认对方的出现,像是给他的一桶令他清醒的冰水。

他太想查明父母死亡的原因,太急于复仇,却忽略了太多的东西。

尤其是金的感受。

这个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不断努力让自己看见他的成长的人。

站在屋顶上的少年怪盗身着白色的西装,金色的面具之下是一双令人看不太清的眸子。他的白衣如此显眼夺目,让他甚至怀疑对方是天上落下的星星,因为看不惯他样子过来和他作对。

否则他怎么会在自己最彷徨迷茫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自己盲目向前的时候把自己拦住。

他被复仇的线索冲昏了头脑,比谁都要拼命地追查着那些陈年的案件,试图从那些悬案中寻找到自己父母丧命的线索。

他太过急于求成,以至于被打断了步伐后发现自己的行为是那样的荒唐。

他究竟在做些什么啊。

和一些破解不出的悬案死磕到底,即使再有天分,用彻夜不眠的头脑去想那些东西也只是原地踏步。

冲动这个词似乎在格瑞的字典里根本不存在,但只有他明白——或许和他一起长大的发小金也明白,那被压抑在平静到冷淡的外表之下的汹涌暗流。

他是冲动了。

他本不该如此。

他伸手捏了捏眉心轻叹了口气,隐约有些期待下次和那个白衣怪盗的相遇。

“我绝对会抓住你。”

他会抓住那颗星星。

金伏在沙发上轻声唤了两声格瑞的名字,见沙发上躺着的人能够回应他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后才松了口气。

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绕到沙发前将事先已经写好的卡片和放在口袋里的钻石轻轻地放在了格瑞的身上,然后蹲下身看着格瑞的眉眼。

“对不起啦格瑞,因为我太想你了,所以擅自就这么做了。”他露出一个有些傻气的笑容轻声道,“我也想帮上你的忙,哪怕是用这样的方式。

所以,好好休息吧格瑞。

不要那么拼命了。

晚安,明天见。”

熟睡的少年并不知道,那颗看不惯他冲动行为的星星正在他面前悄声和他倾诉——如果他睁开眼睛一定能看到他的笑容,那般的熟悉,是他从小看到大的模样。

“期待下次见面,格瑞警探。”

评论(7)
热度(302)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