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凹凸世界/瑞金]警探先生和他的怪盗发小06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题目是 面具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心里很苦……。
着实久违的偷东西。
前篇:http://lianyuetianyun.lofter.com/post/275dba_11292466
正文↓
——————————————————————————
夜已深沉,月光毫无保留地铺洒在了寂静无人的街道上——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打破了这心照不宣的沉默。

“拜托了格瑞警探,到此为止了好不好?”少年拉着礼帽帽沿沿着街道奔走,即使微微侧过脸带着埋怨的语气向追逐着自己的人抱怨的模样也带着令身后人咬牙切齿的游刃有余。

“我绝对不会让你跑掉。”与这个白衣少年相比,身后身着风衣的少年警探倒显得有些狼狈——怪盗少年的体力好的出奇,又仿佛极其熟悉周边的地形一般利用转角和小路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但是比起抓住他,格瑞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个装出一副游刃有余模样的怪盗的面具,现在在他的手上。



阳光实在太过耀眼了。金伸手把眼睛盖住试图遮住从窗外倾泄而出的阳光,然后翻了个身伸手摸索不知道被自己踢到哪里去的被子想把自己裹起来免受阳光的侵害,重新和周公进行会面。

片刻后,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把被子踢到了地上——这是常有的事,于是懊恼地抽出枕头把脑袋捂了起来试图将就一下。

但他显然是忘记了什么,以至于他隔着枕头和房间门板听到自家发小的声音时愣了半响。

“金,该起床了。”格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但仔细听又能听见紧跟其后的叹息,“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你吵着要去游乐园的日子?”

……他确实是一时间没想起来。

“我没忘!格瑞我马上就起床!”金连忙拉开枕头,用力揉了把脸下床要去洗漱——然后被地上的被子绊了一跤,“嘶——疼。”

听着门内人倒吸口凉气的声音,格瑞又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意料之中的事情。

昨天难得他没有因为警局的事情耽搁,处理好了一桩案件的后续后就打电话告诉金自己可能会回家吃饭的消息——然后收到了电话另一段少年惊喜的叫声。

其实这也不能全都责怪格瑞,在这个城市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叫Golden arrow的少年怪盗之后,他的工作量明显得大了起来——虽然之前也因为种种原因夜不归宿,但那与真正的出动追捕犯人还是有着区别。

这个身着白色西装的少年强硬地挤进了他的生活,接踵而至的预告函和那些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被盗物品几乎占据了格瑞放学之后的所有时间——以至于和他一起生活的发小听说他可以回家之后都发出了惊呼声。

等到他回到家时,金刚刚将碗筷摆好,见他回来后手上的水珠也不擦就扑过去想要抱住他——然后被他按着脑袋推开:“把手擦干了。”

金抓了抓头发笑了下,然后随手把手在裤子上抹了抹抱住格瑞的胳膊:“格瑞你明天有事吗?”

格瑞抽了抽手臂,无果,也就任由金抱着:“没有。”

“那我们去游乐园吧!凯莉说这附近的那个之前一直在施工游乐园已经开始对外开放了!”

少年抬着头看他,湛蓝的眼里倒映着灯光,像是闪着微光的星空。

“看情况吧。”

格瑞抿了抿唇,思考了一下自己成功向警局请一天假的可能性有多大后道。金见状松开他的胳膊欢呼一声——他知道这对格瑞来说就是答应了。

回忆至此,格瑞也算是清楚自家发小的性格,既然想了起来也不用担心他会拖拉——毕竟是金想要去的,也不再过问便下了楼。

房间内金倒吸着冷气揉着自己的膝盖,那里给磕出一片乌青,显然是摔的不轻。他有些怨念地将被子团起来一股脑地扔上了床,然后挠了挠自己睡乱的金发打开房门去洗漱。

等金从二楼下来时,格瑞早就已经收拾妥当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刚刚送来的报纸。金咬着面包凑到他旁边挤过脑袋去看报纸上的内容,意料之中占据大块板面的是一个显然是监控拍下的背影——也就是格瑞近期的抓捕对象,怪盗Golden arrow。

“这怎么回事啊。”金叼着面包说话令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格瑞显然是听懂了他在说什么——他将报纸折叠起来随手扔到了茶几上后将金戴在脑袋上的帽子往下按了按:“不用管这个,走吧。”



格瑞并不喜欢游乐园——他并不喜欢太过吵闹的环境,但是金却毫不意外地对这些事物感兴趣。或许是无法拒绝他,格瑞跟在金的身后,确定自家的矮个子发小不会被人群挤散,他总是没办法拒绝金——尤其是当金望着他的时候。

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金被一个小男孩挤了一下,踉跄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稳住身子,却见格瑞已经从身后站到了自己身边:“站稳一点。”

“我没事的啦格瑞。”金发少年笑着弯起了眼,他的眉眼间都是遮掩不住的笑意。

“笨蛋。”

听到格瑞的声音金有些不服气,他鼓着脸四下望了下后将目光定格在了不远处的城堡上——

他来这里的目的可不仅仅是想要和自家发小享受一下难得的休息日——虽然这样的想法占了绝大部分,但他至少没忘他原本的目的。

金回忆着早上看到的报纸内容,确定了自己记忆中的这个装修成城堡的小型展览馆的夜间开门时间。那张被大篇幅地描写怪盗Golden arrow的报纸上,有一处小板块印上了这间小展馆的开馆日期和时间。

今天晚上八点,金眨了眨眼然后露出一个让身侧的人觉得有些意义不明的灿烂笑容。

怪盗Golden arrow的下一个目标,早已经拟订好了。



回家后格瑞照例打开信箱查看信件,意外的看到了一张无比眼熟的卡片。他将卡片翻过来,所见的文字印证了他的想法——这是怪盗Golden arrow的预告函。

金想要凑过来看眼却被格瑞推开,然后十分大度地一挥手:“没事的格瑞,你快去忙吧。”

格瑞似乎还有些不放心,但金却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眼中满是无条件的信任:“早去早回。”

“好。”

目送着格瑞打了辆出租离开后金才松了口气,他摸出家门钥匙进屋后直奔自己二楼的房间——这是连他最信任的发小格瑞都不被允许进入的地方。

说是不可告人也确实如此,金打开衣柜从中拿出了一件折叠整齐的衣服抖开——如果格瑞在这里一定会第一眼认出来,那是他如今追捕对方怪盗Golden arrow的标志性白色西装。

——那个占据了报纸大部分版面,在夜色中将格瑞耍得有些恼火的死对头怪盗Golden arrow,就是他最亲密无间的发小,金。

比起视他为死敌的格瑞来说,金更加享受这其中的角逐关系。——身着白色西装的少年怪盗,被那意气风发的少年警探不可控制地吸引着。



怪盗Golden arrow如约而至。

少年怪盗轻巧地躲过几个警察的围捕,朝着那几个被绊倒在地的警察扮了个鬼脸:“略——”

他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并不恋战地转身往其中一个展柜跑去——

早上摔出淤青的地方隐隐作痛,金微微皱了皱眉侧身躲过警察,虽然他对自己有着自信,也表现得一如既往的游刃有余,但心底却少不了有着些许的慌张。

紧接着他最后的去路被人堵住了——白发的少年警探站在他的面前,几个小时不见他们之间的身份从亲密的发小直接调转成了互相伤害的死对头,着实令人唏嘘。

格瑞前进一步,金就后退一步。少年盘算着时机,在格瑞即将动身之时先一步冲了过去——他原本想要像之前一样灵活地侧身躲开格瑞想要抓住他的手,但现实却印证了他心底隐隐的慌张。

格瑞抓住了他的披风,借势向后一拽伸手就要去摘金的面具。

不要。

金瞪大眼睛,他知道面具摘下后他的模样曝光在格瑞的视线之下将会迎来什么。他赌不起,他更不敢去赌。但情况不会顺着他的心意发展,金感觉到遮掩在脸上的东西被无情地揭去,慌乱中他伸手用力将披风一拽让其扬起,然后借着势头背过身压低帽沿就往窗边跑去。

“站住!”格瑞看着手里金色的手工面具愣了片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去追赶那个仓皇逃离的怪盗。



——他可以看到他的样子了。

心脏在胸膛里跳的飞快,不仅是因为剧烈的跑动,更是因为无比亢奋的情绪。格瑞紧盯着身前的身影,却依旧被对方甩开了距离。

该死。

还差一点。

“拜托了格瑞警探,到此为止了好不好?”前面的少年压低帽沿,阴影之下的眉眼令人看不清楚。格瑞清晰地分辨出少年的声线之下少见的焦虑——再怎么厉害,他也会慌张啊。没来的,格瑞这样想到。

“我绝对不会让你跑掉。”格瑞紧跟在他的身后,手中的面具被手心的汗水弄得有些令他抓不住——怪盗似乎有些发现了什么,突然加快了脚步和格瑞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飞快地侧身闪进一条小巷子里。

——等格瑞追过去,怪盗早已没了影子。

又跟丢了。

格瑞伸手锤了下墙壁,些许的墙壁的碎渣掉了下来。然后他将紧揣在手心的里面具拿到眼前端详——做工有些粗劣,一看就是手工制作,样式倒也是少见。

“该死。”



金躺在平顶房上大喘着气,他今天确实是累惨了,再加上腿脚的不便,若不是看见在巷子里接应他的凯莉,他怕是已经被自家发小给逮到了。

那场景光是想象一下,就令他毛骨悚然。

“所以你的面具被格瑞抢走了?”凯莉抱着胳膊坐在旁边,她身边还盘着一串绳子,那是她抛下接应金爬上去用的。

“对……抱歉啊凯莉。”

见少年满脸歉意,少女大度地挥了挥手:“反正是你自己做的,你就当给你发小一个念想好了。

可没有下次。”

评论(5)
热度(240)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