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凹凸世界/瑞金]警探先生和他的怪盗发小 07

感谢胧月月的脑洞!!不然我大概这期活动就请假了……。
题目是 条形码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一期题目比一期令人害怕。
bb太太的怪盗paro,已要授权
前文:http://lianyuetianyun.lofter.com/post/275dba_1134b4ff
正文↓
——————————————————————

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这微小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显得有些孤单。但坐在餐桌前的少年似乎并没有在意到这异样的气氛,把碗里最后两口饭扒拉到嘴里后用手抹了抹嘴然后放下了手里的碗。

他抬头看了眼时钟,确定距离预订时间后才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赶得上。”

等他将碗碟放入厨房的水池里时,手边的手机响起一阵来电铃声。少年手忙脚乱地把碗碟放下然后伸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接起了电话:“喂?凯莉啊……”

“金,别告诉我你现在还在磨蹭。”电话另一段的少女声音一如既往带着调笑的意味,但细听之下却能听出其中少见的严肃,“今天这次,不比过去。”

“我知道啊凯莉,这次真是辛苦你了。”金抓了抓头发,有些乱翘的金发被他抓得更乱。少年的声音通过手机显得有些失真,但凯莉依旧听出了其中少年发自内心的感情,少女不擅长表达感情,半响只能别别扭扭地哼了声挂了电话。

金见电话挂断后遍上了楼,路过旁边的一间房间时脚步顿了下,犹豫片刻后快步走进了自己房间——格瑞现在应该已经戒备好了。金将面具戴上时没来由地想着,作为活跃在第一线的天才警探,格瑞自然义不容辞地注意力全数放在了现今最活跃的惯犯身上——也就是近期总能荣登日报头条的少年怪盗Golden arrow。

当然,他自然是是没想到,那个总是在深夜中令他头疼不已的怪盗,会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金。

并且比起一般的小偷,少年明确的目标和矫健的身手,并非是那些普通的盗贼可以来相提并论的——更何况他盗取的目标,总是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过比起猜到金就是怪盗Golden arrow,他偷盗东西的理由更令格瑞想象不到。

金拉着礼帽帽沿往下按了按,确定戴稳了后才小心翼翼地打开窗爬下楼去和等候多时的凯莉会和。





这一次的目标正如金所说,着实令凯莉废了不少脑筋。

出其不意却显得有些夸张的登场是金一贯的风格,但在看似漏洞百出的登场之下,少年敏捷的身手和反应能力令保安和警察瞠目结舌,在瞬息间便逃离了围捕。

但这次不是这样就能随意糊弄过去的——这次的目标所在地一家私人的画廊,确切来说,是在私人画廊中的一个独立展览室里。

在这客流量可以说是较大的环境里,这副画只被允许由业界人士参观——他们被发放了专门的条形码以便扫描进入展厅,也就是说金如果想要不引起轰动而接近画作,唯一的方法就是弄到同样的条形码。

奈何凯莉家虽是名门,却与画家和收藏家谈不上什么边,自然是没有收到这份邀请。如此一来,两人面面相觑却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最终在这副画即将被运往欧洲的消息刺激之下,凯莉一口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

——第二天她便把印有条形码的卡片扔给了金,在少年的连番追问下少女翻了个白眼,只是说:“让一个家伙还了我个人情罢了。”

但条形码到手,接下来就看金的了。






金伸手扒着窗沿小心翼翼地往旁边挪着,三楼的高度对他来说还是有点勉强,他用余光撇了眼底下,四处晃动的电筒光亮仿佛下一刻就要照了过来。

他定了定神,皮鞋踩着墙壁用力一蹬,连带着手上用力,顺利地翻上了窗沿。熟练地弹出折叠小刀,刀刃顺着窗户和窗台的缝隙挑开了插栓——金抬起窗户,顺势钻进了美术馆内。

存放目标画作的三楼只有两个独立的展厅,所以格瑞在三楼部署的人员远远大于了一楼。金四下看了下,侧身躲到了一个转角处,按着帽沿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去看那里的情况。

意料之中的,格瑞亲自把守。

“真是一本正经。”金撇了撇嘴,虽然是意料之中,但是并无对策,“只能引开他了。”

已经潜入了美术馆内部,金倒也不慌不忙,反而靠在墙上一本正经地开始思考引开格瑞的计策。

正当他把目光从门口向屋顶上移动,身后不远处突然响起一声洪亮的男声:“什么人!”

糟了。

金回过头去,却被强光手电筒晃得不由得伸手挡在眼前后退两步——这两步令他全然暴露在了自家发小的眼皮底下。





“怪盗Golden arrow!”格瑞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往自己的方向追来,金倒吸口凉气,抬步就往另一侧长廊跑去。

身后紧跟着格瑞和举着手电筒的警察,金绕着四处的展柜试图和他们拉开距离——似乎有一点用,但是情况依旧不容乐观。最终金像是发现了什么,侧身闪进一道门中侧身抵住门,快速地落了锁后四下大量起展厅。

如果没猜错,他现在位于三楼唯二的展厅之一的一间中,门外的踹门声越发清晰,金明白能供自己思考的时间并不长了——月光透过窗户倾洒下来,金抬起头,视线落在了一个不久前才看到的东西上。

并无多久格瑞就撞开了门,但迎接他的只有寂静无人的房间,微风顺着大开的窗户吹拂起窗帘,格瑞冲到窗边四下看去却并无发现。

“该死——”心底涌上一股不详的预感,格瑞转身对跟来的警察道,“回展厅!”

但等他回到展厅时,大开的门面像是在嘲笑他又一次被这个少年怪盗耍了的事实。格瑞皱了皱眉,伸手拿过警察的手电迈步踏进了漆黑的展厅。

偌大的空间里只有他的脚步声,怪盗Golden arrow并无动作,自然没发出什么声响。“你是从通风管道逃走的是吗?”格瑞沉声问道,紧靠窗外朦胧的月光和手电他无法分辨少年的位置,“你是怎么打开门的。”

“就这样进来的哦。”怪盗Golden arrow的声音在远处响起——手电照了过去,少年靠在窗边伸手挡住了脸眼,“别那么生气嘛格瑞警探。”

月光照耀在他的手上,被卷起的画作提醒格瑞对方已经得手的消息:“你是怎么拿到进门的条形码的?”

对方顿了顿,然后笑了一声:“我才不要告诉你呢,我先走一步了,格瑞警探。”

“站住!”

回应他的只有风吹起披风而挂出的声响。



格瑞回到家时灯已经暗了,此刻已经步入深夜,金睡了倒也正常。他轻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眉心,意料之中地看到了餐桌上被透明保鲜膜封住的晚饭。

“那个家伙。”他按开灯正无奈,又看见桌上摆着的纸条。

格瑞我先睡啦,你回来之后把饭菜热一下就能吃了,工作辛苦了!

“笨蛋。”

格瑞撕开保鲜膜,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少见的笑容。

评论(3)
热度(218)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