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MHA/轰出]You are my hero 02

*轰出only

前篇走这里→http://lianyuetianyun.lofter.com/post/275dba_1156b970

想要写轰出从相识到相恋最后相伴终生这样的故事,应该是个大长篇x

不定时更新x

希望感情能自然地从文字中流露出来,我想要评论呜呜呜,求求你们和我玩!!

正文↓

——————————————————————

02、

高三对于每一个学生来说都是一个有些愁苦的名词,而对于英雄科的学生来说更多了一层寓意——他们即将踏入社会,作为已经被预定的英雄助手也好,满大街地拿着简历寻找英雄工作室也好,他们即将成为自己最为憧憬的那个角色——英雄。



对于雄英三年A班的学生来说也是如此。但比起那些普通学院里在为将来发愁的学生们,早以凭借在当年面对敌联盟的优异表现被各个工作室预定的学生们倒显得有些普通学生面对高三的模样了。



绿谷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讲台上老师的复习课,笔记本上的文字写了又涂,最后他似乎终于发现这个行为太过于的没意义,无声地长叹一口气瘫倒在桌上。期末考的时间日渐逼近,同时也代表着分别的日子即将来临,恍惚间他还是那个面临中考的无个性少年绿谷出久,成为英雄的愿望如同幻想的肥皂泡一样一戳及破,破碎的泡沫强迫他面对残酷的现实。



但他确实不再是了。从遇见了欧尔迈特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从那个和电视机屏幕上有着强健肌肉的男人完全相反的消瘦男子那里继承到了强大的个性,接过了传递到了他手中的圣火,惴惴不安却又无比兴奋地踏入了雄英中学。



然后在接下来痛苦不堪的日子里,真的如同传递圣火般地,肩负下了“正义的象征”这一称号。



“绿谷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午夜似乎实在受不了绿谷一副明显就是神游的模样,拍了下黑板让这位欧尔迈特的继承人回神。



“啊,是!”



底下传来一阵善意的笑声,绿谷有些尴尬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站起身回答问题。得到了回答正确并且可以坐下的指示后他才松了口气,但当他正要坐下却意外地感觉到了有谁依旧在看着自己——他有些茫然地侧头看了一圈却毫无发现,正要回头之时余光瞥到了后排正认真听课的轰焦冻。



说起来,不知道轰君毕业后准备去哪个事务所啊。



绿谷将视线重新投到了黑板上,但午夜复习的知识点他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上次见到轰炎司的时候还是高三上学期的体育祭,不,倒不如说是每一年体育祭都能见到对方。虽然轰焦冻绝大部分时间对他采取的是无视的态度,但对方似乎自说自话地将自己立为轰焦冻一生的竞争对手这一点让他依旧有些头疼——毕竟他和轰君能说是关系非常不错的朋友。



想起对方强硬的教子态度绿谷不由得缩了缩肩膀,轰君还真是不容易啊。



说起来他是怎么和轰君成为朋友的呢?



绿谷垂下眼看着自己握笔的右手,指骨的微微扭曲和手背上醒目而粗糙的伤疤提醒着他高一那年体育祭发生的事情。说不后悔是假的,躺在医疗室的病床上哭泣的记忆还刻印在他的脑海中,但即使时间回溯他也不会放任那样的轰焦冻折磨自己。



“他的背影看上去很悲伤。”



——那无声的悲戚是最令人痛心的求救,多管闲事也好不经大脑思考也好,绿谷出久以绝对强硬的姿态插足进对方黑暗的人生,用已经折断的手臂硬生生将他从仇恨的泥沼中拖拽了出来。



迷茫也好举棋不定也好,那是在黑暗中独自度过了太久突然见到了光明而产生的些许失神。



当时的绿谷出久还不明白,自己从心的举动为对方带来了多大的希望。人类总是向往光明,即使是常年住在洞穴中的人,只要无意间见到了一次阳光,就再也不想回到那样的黑暗中去了。



啊说起来,确实是那次事件之后啊。



那次体育祭结束之后过了一个周末,再次回到学校时绿谷意外的遇上了在班级门口等待自己的轰焦冻。当时自己手上的绷带还未全部摘掉,对方望向自己手臂的那双异色眼眸里满是歉意和自责,但是令他感到高兴的是对方的神色中卸去了如同他右半边的个性一般的冰冷,取而代之的是一丝难以察觉的柔和。



即使那份柔和还很少,少到只有直面过对方的那份压抑多年的强烈的负面情绪的自己才能分辨出来,但他也确确实实地在为对方高兴。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她总是以泪洗面。』


“我去医院看望了她。”


『“你的左半边太丑陋了。”母亲这样说着。』


“她一开始看到我非常惊讶。”


『把开水浇在了我的头上。』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她哭着露出了笑容并原谅了我。”



轰焦冻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放轻,绿谷却能从中听出一丝如释重负般的轻松感——于是他笑着对他说道:“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了,轰君。”



面前的人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点头应了一声。



从那之后起,他们之间的距离无声地被拉进,甚至在某天丽日问起的时候他只是稍微愣了片刻,然后笑着回答她道:“轰君是我的朋友啊。”



轰君……轰焦冻是我的朋友。



绿谷看着黑板上午夜写下的词句又低下头盯着课本,扶着脖子的手向上抓了抓自己有些蓬乱的头发。



朋友……吗?



仅仅只是想成为朋友吗?



绿谷被自己突然冒出想法惊了一下,连忙晃了晃脑袋试图将那莫名其妙的想法甩出去。但即使克制自己不去探究那奇怪想法的来源,耳根却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



“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我和轰君只是朋友关系而已没错我们是朋友不过除了朋友之外还能发展成什么关系啊这个想法可真是奇怪难道是临近毕业我太过感伤了应该不会啊……”



即使绿谷捂着嘴,这一连串的低声自言自语显然是吸引了周围一圈人的视线,等发声者终于反应过来有些慌乱地抬起头,直面迎上班里人那再熟悉不过的视线后也不由得红透了脸。



“抱,抱歉!一个不留神就……”绿谷慌乱地伸手比划着,最后像是放弃了一样把通红的脸埋进手心里。



“噗。”最先笑出声的是芦户,异形的少女笑得肩膀直抖,“应该说真不愧是绿谷吗,不过好久都没有听到绿谷的自言自语了反而有点不习惯了。”



“啊真是的……”见周围人连同午夜都轻笑起来,绿谷有些无可奈何地四下看着试图阻止他们。真是的就连轰君都在笑……诶?绿谷愣了下,一晃而过的视线里的男生嘴角勾着不是很明显的弧度——但确实在笑,但和旁人笑得伏在桌面上试图压下自己的笑意的模样不一样,有着白红两种发色的少年轻笑着注视着自己,没有笑得伏在桌面上或是别的什么,而是另一种样子……



绿谷突然感觉自己脸上烧得更加厉害了。



不过轰焦冻倒也没有给绿谷继续观察自己的机会,在再一次对上他的视线后就移开了目光,转而伸手捂住了嘴似乎也在忍笑。



要说实在没有参与这出无伤大雅的小闹剧的人,也只有坐在绿谷前面的爆豪了。不过在听完了绿谷的自言自语全过程后他倒是翻了个白眼,即使这一举动显得他的三角眼更加凶狠:“哼,无聊。”

评论(3)
热度(66)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