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偶像梦幻祭/星北」不知餍足 01

其实一开始十二月的时候是打算跨年一发完结的,但是字数爆的比我想的要多得多而且至今没什么进展……。

就当过年贺文吧,希望过年写的完……。应该这篇写完就写abo了(……。

可能算是个小中篇?开车看心情。

更新随缘(???

和上一篇北斗生日同一时间线,前篇走这里:

http://lianyuetianyun.lofter.com/post/275dba_11d91ea0

正文↓

——————————————————

新年的第一天比起之前意外的是个好天气,太阳像是想起还有这么个城在市在这几日未被照顾到,终于从云层中露了个脸出来——毫无阻拦地倾泄而下的阳光虽不至于驱散冬日的寒冷,但却有着能让人能脱口而出一句“好温暖啊”的魔力。

随着开锁的一声轻响,迫不及待的橙发少年推开门就冲了出去——经过一年之前的「SS」以及夺得优胜的大肆宣传,他与互相扶持的队友们已经是无论是年轻人还有长者之间热烈讨论的对象,但他却依旧和过去一样毫无遮掩自己的模样的自觉——如果在平时早就引起过路人的视线了,只不过因为现在的时间太过于早,街上并没有什么行人,所以也就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过于耀眼的偶像。

似乎是夜晚刚下了场小雪,昨日已经被清扫出来的道路上又铺上了薄薄的一层,紧跟着少年跑出来的柴犬异常兴奋地上面留下了一串完整的梅花印。

“慢点昴流。”穿戴整齐的女性拿着钥匙紧跟其后走出家门,锁上屋子时也不忘提醒自己过于活跃的儿子,“到时候到了人家家里要记得礼貌。”

“好——”明星应着声半蹲下给大吉扣上牵绳,刚刚洗完澡的柴犬在雪地上抖了抖毛,蓬松的毛发显得本来就吃得圆滚滚的家伙更大上了一圈。明星拍了拍大吉身上被蹭上的雪然后伸出双手揉了揉它的脸,一本正经地凑上去叮嘱道:“不能把自己蹭脏了啊大吉,不然会被小北赶出去的。”

“汪!”也不知道大吉究竟听懂了没,柴犬凑上去舔了舔明星的脸颊叫唤了一声,翘起的尾巴来回地晃着似乎是十分开心。见状明星也不由得笑起来,也不顾雪水就伸手把大吉抱到怀里:“如果小北嫌你脏的话就这样和他撒娇吧,别看小北平时那样子其实可心软了!”

“别总是麻烦人家北斗。”明星妈妈走到他身边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脑袋,“快起来吧,你不是等这一天很久了吗。”

“啊说的也是!”明星连忙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不出所料衣服上被大吉蹭上的个雪水印子。不过明星倒也不在乎,他拉了拉牵绳意识大吉他们即将要出发了,随后伸手揽上母亲的手臂朝一直用心抚养自己的女性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妈妈我们快走吧!”

距离那日流星下的告白已经过去一年有余,季节由冬入夏,最终又到了新的一年冬天。两人一如既往地在校园里吵吵闹闹,但如果说两人之间多了什么,那可能就是在无人的时候紧紧相牵的手和蜻蜓点水的浅吻,还有因小事而起了争执后孩子气般地有了独属于恋人之间的冷战——到最终还是明星凑上前去服软,再固执冷漠的话语也被用唇堵上,消散在缠绵的唇舌之间。

先发现两人之间的那点不一样的气氛的是隔壁B班衣更的幼驯染,嗜睡的少年顺口向衣更提及,在队友的追问之下北斗最终叹着气干脆将两人的事向剩下的游木和杏开诚布公。

比起杏一脸“我就知道”的了然表情,反而游木看着明星拉起北斗与自己十指相扣的手亲啄了一下后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样捂住自己的胸口,声音中带着些泫然欲泣的感觉:“明星君你是要离开呆瓜组合了吗,你要抛下我了吗。”

“唔哇当然不是啦阿木!我们永远是最棒的搭档哦☆”

“这样吗!那我就放心了!”

“还请你们不要因为这个事而放心啊……”北斗无奈地伸手扶住额头,不去看两人又开始有说有笑地讲着相声。

之后的训练一如既往地在明星和游木的笑语声中结束,无奈之余北斗还有些欣慰——杏和游木还有衣更的接受度比他想象得还要高一些,被牵绊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友人们听闻他们两个的事情后并没有谁流露出厌恶或者反对的情绪。

正这么想着,运动服的衣角被人轻轻拉了下,正喝水的北斗回过头去就对上了制作人的那双写满了欲言又止的眼睛。

“怎么了杏?想说什么就说吧,不用藏着掖着。”北斗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正在和累趴在地板上的游木玩闹的明星听见——即使进行了高强度的训练也不见倦色的人蹦跳着跑过来给了身材娇小的杏一个热烈的拥抱:“怎么啦怎么啦,小杏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啊!”

没等北斗制止他的举动——杏被这一下撞得脚步还没稳住,明星大叫一声后又自顾自地扶着女孩的肩膀摇晃了起来:“该不会杏你暗恋小北吧!不行哦是我先告白的小北是我的!”

似乎是自己的举动引起了什么奇怪的误会,嘴笨的少女在被摇晃之余急忙摆手否定明星的猜测,免得对方为了宣誓对于北斗的主权做出什么事来。

虽然明白明星并没有恶意,但北斗还是叹着气招呼在旁边休息的衣更将两人分开。还没等他把明星的手从少女瘦弱的肩膀上掰开,那人就换了个目标改扑上身侧的恋人——双手紧抱住北斗然后将脑袋凑在他脸旁边胡乱地蹭着,就像是大吉撒娇一般。

“小北是我的,就算是小杏的话我也不会撒手的。”明星小声嘀咕的话语因为脸颊相贴的姿势无比清晰地传入北斗的耳中,他伸手安抚性地揉了揉那人细软的橙发,不服帖的头发翘起扫得他脸颊有些发痒:“好了好了,先听一下杏要说什么。”

“我不太清楚你们将来的打算,但是这件事是不能公开的……你们是知道的吧?”杏揉了揉太阳穴确定自己没有因为被明星晃得眼花,才垂下手捏着衣角开口道,“你们做好要一辈子隐瞒这件事的准备了吗?”

——忽略的话题被翻出,赤裸地摆在他们的眼前需求答复。

听到杏的话语后明星抱着北斗的手一紧,接着他松开手时想说什么却对上了北斗欲言又止的眼神——他的恋人抿了抿唇,见他看了过来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我有想过,但是……”

但是想要顾及你的感受,不能想过去一样一厢情愿地为我们的将来做打算。

明星从北斗那双静谧的深色海洋中读出了他未道出口的顾虑——他的恋人总是用着沉着冷静的思绪作为队长来带领他们面对路途上不断的挑战,但也是因为这种性格而喜欢在这种方面钻牛角尖。

但是北斗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他比谁都要明白这一点。

“没关系哦。”明星笑着拉起北斗的手,五指顺着指缝扣住了那人因为体寒而冰凉的手轻晃了晃,弯起的笑眼里没有丝毫的不满,“小北是想隐瞒吧,这次我听你的话。”

“但是这对你不公平。”北斗动了动被握着的手意识明星不要再晃了,恋人的体温通过肌肤相贴的形式而清晰地传来——那是无论拥上多少次都不会嫌烫的温度。

“诶——但是小北也是一样的吧?”明星歪过头看着北斗,湛蓝色的眼里满是无所谓的笑意,“这样想的话咱们扯平了哦。”

杏捏着衣角看着他们无声地叹了口气,从默默无闻到如今站在最高舞台之上,她是一路地看着他们成长,一路屏住呼吸在舞台旁边看着他们在灼热的聚光灯下挥洒汗水——而在这样长久的陪伴之下,她再迟钝也看出了两人之间不知何时突然明朗起来的不同寻常的气氛。

默契的舞步和歌声,舞台上对着全国转播镜头的加以的热切拥抱,还有小声抱怨着的黑发少年那泛红的耳根。

从树下的真正相识到舞台上相拥的欢笑,他们之间跨越了多少阻碍和矛盾才站在了一起,但仅为了所谓社会舆论就要将那因为相伴而产生的耀眼而温柔的情感永远深埋,不得见光。

——何其残忍。

“我能理解小北的想法,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似乎是杏脸上有些流露而出的悲伤表情太过明显,明星连忙上前向她解释,“我们首先是偶像,其次才是我们个人。”对上少女有些苦恼的眼神,明星轻轻抱住她拍了拍她消瘦的背脊,似乎是向她给予安慰:“谢谢你愿意理解我们。”

“…………我可是你们的制作人啊。”

半响,杏才开口小声道。

所以关心你们,心疼你们,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喂喂喂我和真也没有反对你们吧,怎么只感谢小杏一个人啊!”似乎是意在打破练习室里稍许哀伤的气氛,衣更突然用力拍了下明星的背然后朝他和看过来的北斗露出一个不见丝毫疲惫的笑容,“我们是一个团队吧,既然是一个团队的话这些事我们都要一起面对。无论是公开还是隐瞒,我们都会无条件地支持你们,对吧真!”

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从虚脱的状态下回过了神,游木坐在地板上用手抓了抓有些翘起的头发接过话茬:“那当然啦,无论将来发生什么都让我们一起面对吧!”少年脱下眼镜用手背揉着眼睛,有些尴尬但是真诚的笑容比任何话语都要令人受用。

但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一点他们本该心知肚明。恋爱中的人一言一行都有着不同于旁人的微妙感觉,两人在对自身处在热恋之时的氛围毫无自觉使得这段感情终究被家人发现。

不过应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吧,两人之间的秘密仅是被家人发现。

当冰鹰夫妻对外冷静地保持着自己的形象并紧赶慢赶处理完一整天的工作后才风尘仆仆地回家准备找自己儿子兴师问罪时,这个捅出了天大的篓子的儿子正在客厅里和祖母聊天。

北斗作为他们基因的继承人,从小就被冠以「有着优秀血统」的偶像继承人的头衔,无数的镜头和相机想要捕捉他是如何紧跟着父母脚步一举成名的那个契机。从出生就被人们热切关注的孩子,这份头衔伴随着他的一路成长,以至于抱着相机话筒妄图寻找到一丝漏洞的人们甚至忘记了自己关注的究竟是冰鹰家的独生子还是一个有着偶像程序的机器人。

只要出名了就好了,无论是你是优秀艺人的孩子还是默默无闻的路人。即使是天生身处高位的你跌落了云端,我们也不愁没东西写——倒不如说,还有着不少报刊杂志期待着这个天生头戴王冠的小王子伤痕累累地滚下台阶的那一刻。

仅仅为了博人眼球。

在演艺圈这样的染缸中拼搏多年的冰鹰夫妻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身为孩子的北斗还能被梦之咲的老师,还能被作为父母的他们所保护。但倘若在毕业之后他真正一脚踏入圈子后被那层层的人群剥皮剔肉,生生从骨头中发现些许可以被大肆报导的情报,那才是真正得迟了。

毕竟过去同样身处于最高位的那位旧友,也因此而跌落,甚至至今被羞辱耻笑——连带着那位继承了他的一切的儿子。

可如今那两人,被誉为带有优秀血统的孩子和因为父亲被人耻笑的孩子,竟是以恋人的身份在相处。

如果被发现了端倪怎么办,如果被揭露出去怎么办,汹涌的骂声会将几分理解悉数淹没,毫不留情地扼杀他们所有的未来——他们将会因此再也无法踏上舞台半步,留下满目的骂声疮痍。

到那时,舞台上闪闪发光的偶像也会因此暗淡被推入尘土,再也无法起身动弹一下。

还没等他们开口责问自家儿子怎么一声不吭就闹出如此大的事之时,年迈的妇人不满地呵斥他们坐下,才安抚性地拍了拍孙子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

就如同当年自己抛下Trickstar后的彷徨无措之时,祖母通过短短几行书信便给他传递来的勇气一般,与老人的手相触的皮肤一点点地将安心感传入心中。想到这,北斗低下头摸了摸鼻尖,父母正为自己的将来和奶奶说着什么,但他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他想起了那个在山顶上的夜晚,如同太阳般灼热耀眼的人抚着他的脸给予他内心的救赎。

那个人和奶奶一样重要,而他迫切地想要见到对方。

想去拥抱,去感受温暖——去向他露出自己发自内心的温柔笑意。

他是如此深爱着那个家伙。

最后在祖母难得的强硬之下,夫妻两个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无奈地答应了这可以说是胡闹的做法。在那场代表梦之咲角逐出「SS」代表的比赛之后,他们清晰地感觉到了一直盲目跟从他们的儿子身上发生的变化,虽然在得知名为Trickstar的队伍中有那人的儿子后本身就有了些许的猜测,但是被证实并且被告知了更惊人的消息后又不知道该对此说些什么好。

或许是因为正如年迈的母亲所言,他们从来都缺少对于儿子的关心和爱护,以至于如今他们也无法再有什么立场去责骂孩子的做法。

又或许有着对于旧友的怀念和惋惜,这样的情感悉数被他们施加在了那个失去父亲的小男孩身上,以至于听说他与自己儿子相恋的事情后第一反应不是因这异于大众的性取向来逼迫他们分手而是因为他们的将来而担忧。

一向面对摄像机镜头临危不乱的夫妻二人最终是不知道该对自己这个爱钻牛角尖的儿子说些什么,只能妥协地叹着气叮嘱他们千万不能暴露分毫的迹象。

——完完全全是意料之外的妥协。注意到北斗惊讶的眼神,冰鹰妈妈侧目对上他的视线笑了一下:“很惊讶我们会那么快接受吗?”

“是……”

妆容精致而不见丝毫因工作产生疲惫的女性优雅地将脸侧垂下的头发撩到耳后,灯光下弯起的笑容是恰到好处的弧度:“你本来觉得我们会说些什么?把你关起来不让你上学去见那个孩子,还是用人脉胁迫梦之咲的老师们将你们分开?”

被戳中心事的人有些尴尬地别过了头,见状母亲轻笑出声,伸手拍了拍正和奶奶交流的男人意识他来回答自家儿子。男人回头望向自家儿子,男孩皱着眉有些困扰的模样像极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模样,他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眉心道:“这样做只会把事情闹大,对你们个人和组合都会带来极其不良的影响。我们本身就担心你们的关系会被外界发现,所以更不会随便地告诉别人,别有用心的人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

听到丈夫的回答后冰鹰妈妈又没忍住笑出了声,对上了父子俩如出一辙的困惑表情后随意地摆了摆手:“不过话说回来,这是小北你自己选择的道路,走到了死胡同的话也得自己解决哦。”

自家儿子从小别扭的性格究竟是遗传谁这点不言而喻,明明是在变相地向儿子妥协并表示关心,说出的话却像是一个只关心偶像事业的经纪人一般——他们太久没有进行过这样正经的交流了,以至于那些因为忙碌而忽略的亲情如今表露出来反而有些生涩。

“……这是当然,不会麻烦你们的。”

北斗有些别扭地别过头去,没有对上母亲弯起的笑眼。

发现这个秘密的其实是明星的妈妈,在为工作而奔波之余她也隐约发现了儿子身边带着的恋爱气氛。最终在几次三番的旁敲侧击下,不愿再向母亲隐瞒的孩子终于将自己隐瞒的感情向最亲近的人全盘托出。

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儿子看到自己的反应后有些消沉的眼神,斥责的话语到了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她最终是坐立不安地打给了北斗的母亲电话告知她这个消息。

电话那端的人似乎是刚刚结束了一段拍摄,片场的吵闹声透过电流变成了不甚清晰的杂音传入明星妈妈的耳中。冰鹰妈妈似乎对于明星妈妈的突然来电感到有些意外,毕竟她们之间的电话交流很少会有对方主动打过来的时刻——正疑惑着,那端的女性用略带哽咽的声音颤抖着将之前不久儿子所说的话语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那位女艺人。

似乎是被震惊到了,一向随便了事的女艺人也一时间没找到可以用来表达自己心情的话语。半响后她似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轻咳了两声后似乎是对助理说了什么而换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再重新开口:“我个人来说我并不是很在意,小北的话随他怎么样都行,不过你是怎么想的?要求他们分手的话我也能理解就是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为什么会是你们家孩子。”似乎是有些不解,明星妈妈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问道,“你们已经够关心我们家了,如果昴流今后还要麻烦你们的话我会很过意不去的。”

“哪里的话啊,我反而觉得是小北在麻烦你们家孩子啊。”冰鹰妈妈叹了口气,似乎是对自己正处在叛逆期的儿子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无奈,“他那个个性平时一定给昴流添了很多麻烦吧。”

明星妈妈没有应声,比起麻烦她记得更清晰的是每次自家儿子提起同队的搭档时的模样,那双遗传了已故丈夫的湛蓝色眼睛里满是闪闪发光的热忱,清晰地流露而出的爱意早已将那份不可告人的感情摆在了明面上。

“你反对吗?”半响,冰鹰妈妈突然开口。她似乎是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一般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是为于一次又一次反抗父母意愿的不省心儿子而叹息。做事一向随着自己心情做的天才型女演员终究是在自己儿子这里碰了壁——倘若人生要给予评分的话,光是说起为人父母这一项,在北斗这十七年的人生中他们估计可以被打上不及格的赤色印章。

所以补偿也好,关爱也罢,她认真地反思了过去的作为,选择在这一次久违地聆听孩子的意愿——更何况明星昴流这个孩子也没什么不好的,几次的邀请做客之下她也算是对这个与过去的明星前辈如出一辙的孩子有了点了解——那般单纯美好的孩子一定是真心实意地对待北斗的吧。

在他们作为父母却遗忘了陪伴,遗忘了名为冰鹰北斗的孩子是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人的时候,是那个耀眼的孩子兀自地拉着他的手将他带入了人的范畴,教会了他该如何发自内心地去向往光明,露出真切的笑容。

——那原本是作为父母的他们所应该做的,所以在事后看着手机上转播的「SS」比赛现场北斗露出的自然笑容时,他们无比感谢那位旧友的儿子。

她又怎么能再狠得下心在那场名为「DDD」的梦幻祭之后再次生生切断他们之间的联系。

“反对吗……”明星妈妈在电话沉吟片刻,才慢慢开口,“毕竟是两个男生在一起,一般人都不会轻易接受吧。

“但是我想尊重昴流的想法。”独自一手带大儿子的母亲的言语中带着细不可闻的叹息,那是在为孩子所选择的未知将来所担忧,“北斗那个孩子,对他来说很重要吧。”

冰鹰妈妈笑了声,似乎是认同了她的想法:“好啦就当我们彼此都多了一个儿子嘛,没什么不好的。”

事情似乎到此为止,是一个完美的happy ending——双方家人都选择接纳了彼此,即使有些无奈也好但也算是认同了这段特殊的感情。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故事说不定就到此结束了,但说是意料之外——仔细一想倒也是情理之中的是,两人之间因为这件事又爆发了争执与冷战。

-tbc-

评论(12)
热度(47)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