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修伞】往生卷5-6

昨天在居委会帮忙了一天……忘记更文了,今天补上。


5

言毕,叶秋也不顾苏沐秋一脸的疑惑径直走出了房,留他一人独自对着那玉生着闷气。那玉之前虽是摔了,却没一丝裂痕,倒也看得出这玉是上等好玉,只不过那潦草的秋字却是有些贬了这玉。

苏沐秋叹了口气,食指反复摩挲着那秋字,心里却越发觉得熟悉。

他垂下眼凝神思考,却依旧想不出分毫。那记忆虽无,但骨子里却依旧铭刻下了那抹熟悉。

叶秋的屋中不透阳光,虽有夜明珠照耀也显得灰暗。铺在地上的被褥有一套被叶秋拿去清洗,这晚怕是难以入睡了。苏沐秋苦笑了下,捂住胸口感受着那乱窜的妖力。这妖力从小便伴着他长大,也是因为这妖力,儿时从未有人敢和他玩耍。唯有自己的亲妹妹沐橙伴着他,两人一同寄宿在一户人家中。可惜好景不长,随着沐橙一天比一天虚弱的身子,苏沐秋再也无力呆在他人檐下,兄妹二人独自打拼成长……直到现在。夜间吐血也不是一两回,有心请了大夫也查不出个所以然,之后一路过的算卦先生倒是不收分文给他算了一卦。

——天生命薄,后有大劫怕是无力回天。

当时他也只是微微笑了笑,命薄无妨,他怕是沐橙若没了他,依旧年幼虚弱的她一人该如何生活。

不知是过了多久,叶秋回到屋中,见苏沐秋一人一玉倒是无聊地紧,心里暗笑便坐在了他身边。

“有事?”苏沐秋抬起头望向叶秋道。

“没事。”叶秋摇了摇头道。

苏沐秋重新垂下眼,若是细看便会发觉他额头满是细汗,身子也不止地发颤。苏沐秋只觉心口疼得发紧,那妖力仿佛找到什么共鸣似得在他体能疯了般乱窜,心脏每跳动一下便是撕心裂肺搬的疼。

他倒是能忍,忍地叶秋也没看出他是怎么了。见苏沐秋无心搭理他,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要给沐橙封眼了,你去外面躲——”手刚刚接触到苏沐秋的身子,叶秋只觉一股力在撕扯着他和苏沐秋,那霸道的妖力竟是想借玉佩之力从苏沐秋身子里跑出来。

那妖力带着血气,怕是不知染了多少人的血才凝成这股子暗劲——但在叶秋眼里也是不值一提。倘若它跑出来,苏沐秋或许还会好些。叶秋想着,刚想顺手扯出那乱窜的妖力,却蓦然感觉到一阵异样。

三魂六魄。

人与妖,身子里都是三魂七魄,少一魂一魄都不能活命。少一魂,行尸走肉,少一魄,便无实体。这苏沐秋竟是少了一魄,却依然能有着实体……叶秋心下一片清明,怕是这股妖力,平衡了苏沐秋少了的那魄。

可这妖力竟是如此霸道,这几年一点点吞噬着苏沐秋的魂魄,也难怪苏沐秋夜里不安分。叶秋想了想,施了一咒便按捺下了那妖力,苏沐秋抬起眼看了看他,嘴唇无声地扯动了一下,便昏了过去。

 

6

“阿妈说你是妖物!你滚远点!”

年幼的孩子紧紧靠着树干,虽是怒吼但是免不了带着颤音。手指颤抖着指着那个脸色发白的孩童,却依旧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被指着的那个孩子虽是苍白但依旧不言不语,他身着一生白色的袍子,有些宽大倒是掩了他瘦弱的身子。他缓缓抬起头,那棕色的眸子不住地收缩着,最后竟是变成了猫瞳。

看见了异变的那孩子心下一寒,脚步一个踉跄便跌在了地上,胖胖的身子把尘土都掀了起来。那白袍孩童不言不语,重新低下头,静静地坐在门槛上不去理会那个吓得跌坐在地上的孩子。

“果……果然是妖物!你那个妹妹也是妖怪吧!肯定是吧!”那个孩子大喊着,像是给自己壮胆一般站了起来道,“阿妈说长这么漂亮的人肯定是狐狸精变的!你们都是妖怪!全部都是妖怪!我要阿爸来收了你们!”话还没落,身子就被狠狠地推到了墙上,那白衣孩童一步步上前,拽起那孩子的衣襟,浅黄色的眼瞳透着不止的诡异,他一字一顿道:“若我再听见你骂沐橙,不止是这么轻了。”

那孩子显然被吓得不轻,连身上的痛都忘了,嘴唇颤抖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白衣孩童看了他一眼,甩手像是扔垃圾一样把他扔到了一边静静地坐回了门槛。

那孩子真是怕了那白衣孩童,连滚带爬地往回跑,连衣服上的尘土都来不及擦。那门突然开了,一个瘦小的小姑娘撞撞跌跌地走了出来。那姑娘一眼看上去眉目干净,虽是只有六七岁眉眼还未长开,却是依旧漂亮可人,若再大几分,怕是全城女子也比不上她。

“哥……我听见了。”那姑娘也坐到了门槛上,小声道。

“沐橙你怎么了来了?”那白衣孩童一愣,连忙拉住那小姑娘的手,一洗之前的冷淡,眉眼间是藏不住的担忧,“你身子还没康复,乖,回去。”

小姑娘用手捂住嘴,咯咯地笑着:“沐橙没事。”

那白衣孩童拗不过她,无奈地揉了揉她头顶大发道:“听到了?忘掉吧。”

小姑娘突然就变了脸色,气愤地排开白衣孩童的手道:“哥,别再打架了!论他们怎么说都无妨!我不在意!而且你身子也好不到哪去!”

白衣孩童一愣,急急忙忙地拉住小姑娘的手道:“沐橙我不打架了,别气别气,哥哥不打架你别气好不好?”

“说话算话?”那小姑娘斜了他一眼,气鼓鼓地道。

“算话,算话!”白衣孩童一看有门,立刻点头道。

听了话,那小姑娘一卸气愤的表情,如释负重地笑了笑,和白衣孩童并排坐着,两人虽是无话,但是默契更胜于言,那是血缘为他们带来的不言而喻。

太阳渐渐下去,那小姑娘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道:“哥,我昨天看见有个人拿着你的玉佩来找你了。“

“玉佩……什么玉佩……?“那白衣孩童喃喃着问道。

“就是你一直带在身上的那玉佩啊……欸……那玉佩怎么会在那人手里……?”那小姑娘愣了愣,思索起来,那白衣孩童突然清醒了过来,疑惑地看着那小姑娘道:“什么玉佩?我从来没有过玉佩啊。”

“对啊……怎么会有玉佩呢……可能我做了一个梦吧。”那小姑娘歉意地笑了笑,拉着白衣孩童的手道:“回去吧,天要黑了。”

“好。”


评论(6)
热度(10)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