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全员】迷境21-22

21.迷茫

迎上了喻文州的目光,叶修刚想说什么掩饰一下,前者却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关切地询问起身边人的情况。见喻文州无心询问,叶修也懒得多说什么,重新打开手电筒观察起整条甬道。

甬道并不长,手电筒的光很快就照到了一个转角。叶修回过头望向身后几人道:“前面有个转角。”

“有转角就有转角,难不成人家一条道通到底啊?”黄少天没好气地瞪了叶修一眼,显然是对他说话留一半的性子很不满。

叶修再一次无视了黄少天道:“我们兴欣的人先去探路,你们留在这里。”

有人冒险去探路众人当然是求之不得,于是叶修给剩下的五人留了一个手电,开着苏沐橙的手机带着兴欣众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好了,我们也走吧。”等叶修走后,黄少天直起身道。

众人一愣,回头望向黄少天,眼里尽是不解和疑惑。“他们走那条路,我们走另一条路。我们去找卢瀚文。”黄少天打开了叶修给的手电筒,一一扫过众人的脸,最后光束集中到甬道顶端。

“为什么要和叶神分开来走?你故意的吗?”宋晓上前拍了拍黄少天,皱着眉问道。

“别问比较好,你只要记得我是你副队长,我不会害你们就行了。我隐瞒的事……”黄少天的眼中划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但是很快被他掩盖掉,“你们也没必要知道。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着。我们分开走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再然后,黄少天好像还说了什么,但是他们听不见了,因为他们原本依靠的那堵墙,突然下沉,巨大的响声掩盖了黄少天的声音。

随着门的下沉,众人却没看见那堆令人作呕的百鬼,而黄少天也没多大的惊讶,平淡地走出甬道回到楼梯上。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跟上了黄少天的步伐,喻文州叹了口气,跟在队伍的最后走着。听到叹气声,黄少天的脚步一顿,看了眼喻文州却发现那人并未看着自己又不甘心地别过头继续往前走。

宋晓回头看了眼喻文州,放慢脚步跟他们的队长并肩而行:“黄少一定有什么苦衷。”

喻文州没说话,他很想说我相信少天,少天一定会告诉我说实情。可是他害怕——他很久没有怕的感觉了,他快要淡漠了那种感觉,黄少天的一举一动,那个被“郑轩”枪毙掉的,死前还带着那个熟悉的笑容的黄少天,让他无法相信身边的一切。

恐惧如同黑暗一样笼罩他,可是那个曾经一直是他光源的人一直在身边,可他却无视,他害怕,一切只是海市蜃楼,一切都是梦,只有触及到了才知道是假的。他与真相之间隔着一层砂纸,一碰即破,但他怕,他不敢,他不愿意去面对真相——哪怕那个黄少天是真的。

他像是一个赌徒,把自己的一切放在了赌盘上,却不敢知道胜负。

一个回答,会让他心如死灰。

宋晓想了想,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拍了拍喻文州道:“队长,别多想。你们总是喜欢把事情复杂化。”说完他也不再多话,重新加快脚程跟上大部队。

 

楼梯不是没有尽头,那尽头就是一件房间。黄少天用打火机点燃了离他最近的烛台——那蜡烛显然是很久没有燃烧过了,打火机一直烧到滚烫那蜡烛才点燃。黄少天合上打火机,甩了甩手后径直坐在了喻文州旁边,和从前一样。

“文州……抱歉,我知道我做得不对但是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黄少天也不管旁边的喻文州听了没听,委屈地靠着墙壁继续道,“我不是你们战术大师,我也不会什么精打细算排兵布阵,我是个机会主义者,最保险的方法我想不出,所以——”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被身边的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文州,抱歉。我只能带着你们走这条并不保险的路。”黄少天闭上眼,回搂住喻文州。

 

短暂的休息后,黄少天重新打起精神道:“这个房间我来过,卢瀚文也是在这个房间开始和我们走散的。”眼中闪过的暗淡没有逃过喻文州的眼睛,他默默拉紧了黄少天的手,仿佛这样能给他更大的动力。

“那你们是怎么走的?”刘小别眼睛亮了亮,显然这里能找到卢瀚文的踪迹的概率很大,这使得他的心情也好了点。

“要走奇门遁甲。“黄少天难得简洁了一回,他重新点燃了几盏烛台,微弱的光芒却渐渐笼罩了整个房间。这时他们才看清了整个房间的格局。四面墙壁上各开了两扇门,那门做得异常精致,但却透着一股寒意。

五人大眼瞪小眼,看着那八扇门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众人相互看了几眼,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正在沉思的喻文州身上。“喻队,你有什么办法吗?”李远正对面的就是一扇门,门上竟是雕刻着数以万计的骷髅,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李远越发觉得那玩意看上去像百鬼。

“奇门遁甲的八门分别为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惊门和死门。少天,你们上次走的是哪一扇?”喻文州上前,轻轻地拂去了他对面的一扇门上落下的灰。

“我们上次走的是李远对面的那扇……不过可能机关变过了,虽然门一样里面的通道不一样了。”“黄少天迎上众人不解的目光后一愣,道,”怎么了?“

“通道改变可以说是很不利于整个地下室的格局,而且通道那是应该怎么改变?还有,黄少你是怎么知道里面的通道改变过?”宋晓拍了拍黄少天问道。

“这里我和徐景熙他们走散后又来过……”黄少天叹了口气,“原本我们走进去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迷雾,结果我第二次走的时候看见的是一条漆黑的通道。我知道你们现在怀疑我,但是我这些话绝没骗你们。”

那就是说之前你刚回来说的话都是扯淡对吗……

可是现在的他们,不信也得信,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

22.崩塌

郑轩和徐景熙的声音似乎是被切断了一样,没有丝毫音讯。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没多说话,奇门遁甲这种东西说实在的现代人真的没有几个会去好好研究——谁会在自家大院里弄个这玩意出来?

众人见喻文州也没想法,也自觉地闭上嘴思考接下来的事。

“阿轩,已经过了多久了?”徐景熙的声音突然在整个房间里回荡。

喻文州一愣,回头望向了分开坐的几人,在他们的脸上找到了相同的表情的喻文州这回知道了,这次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听见了。

“距离我们和黄少走散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周了……压力山大。”郑轩的声音一如既往地透着无力感。

可是接下来,除了黄少天,别人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着诡异的齿轮转动的声音,面对着喻文州的那扇门缓缓被推开一条缝隙。

再然后,喻文州就看见一个吃力地用肩膀靠着左边的一扇,双手用力让那条缝隙更加宽阔。然而喻文州已经不用再看就知道那里面的人是谁了,郑轩和徐景熙。

“你们两个终于出来了!”黄少天第一个冲上前,帮着他们把那扇门往后拉。众人这才看清郑轩和徐景熙的模样,尘土和血渍糊满了两人的手臂和脸,郑轩倒是毫不关心地用手背抹了抹脸,然后拉起把整个身子靠在门上的徐景熙。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快不行了,手忙脚乱地把两人放平后开始检查起伤口。两人身上的队服早就被撕成条状,充当绷带包扎伤口了。和徐景熙相比,郑轩的伤更为得严重,从右眼角一直划到下巴的伤口看得人心惊肉跳,深可见骨的伤口在两人身上简直是随处都是——天知道他们是靠多大的毅力才推开那道厚重的铁门爬出来的。

因为没有药品不足,又或者是徐景熙把药都分摊给了伤得更严重的郑轩,虽然徐景熙伤口比郑轩少,但是已经化脓的几处伤口看上去恶心至极。

显然意志力这种东西是无时无刻会出来提醒他的存在感的,郑轩是扶起了徐景熙后直接倒地不起,吓得高英杰还以为他不行了。

 

“老徐你搞什么鬼呢伤成这个鬼样子郑轩看见一定会嫌弃你的好吗?”黄少天碎碎念着,用火烫过的刀剑挑破徐景熙胳膊上一出已经化脓的伤口,顿时恶心地他直皱眉头。这种伤口他见得不算少,倒还真的没人伤得和徐景熙一样恐怖。

没有麻醉的条件,已经溃烂的肌肉组织给黄少天眼睛都不眨地割掉,徐景熙却仿佛已经没了疼的感觉,麻木地由着黄少天割着自己的肉。已经昏迷的郑轩的伤口倒是处理地不错,黄少天给徐景熙的手臂上并不美观地随意包扎了一下后拍了拍手就去围观宋晓的伤口处理现场。

现在也不是嫌弃黄少天的包扎方法的时候,徐景熙用完好的左手拿着矿泉水一点点给郑轩灌水的时候心想。

 

郑轩转醒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黑色的天花板,还没等他愣住就听见黄少天的声音响了起来:“队长队长队长!郑轩他醒过来了!”

好吵……

郑轩刚想起身,眼前一黑,温暖的手心覆盖在自己眼前,徐景熙虚弱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休息休息,别去理黄少。”

郑轩勾了勾嘴角,闭上眼继续闭目养神。

但是上天似乎并不满意于他们的相遇,耳尖的黄少天似乎听到了什么,把目光投向了地面。一条巨大的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开来。

甚至没人出声,所有人就跌进了那黑暗。

 

细小的碎石打落在刘小别的头上,他动了动手臂慢慢坐了起来。短暂的茫然过去,记忆如同海啸一般卷来。他们之前发现了推开门出来的郑徐二人,然后呢?好像没过多久脚下的层面就碎了。再然后,就跑到了这里……

身边的石块动了动,一个绿色的身影从碎石堆里爬了起来。高英杰,也只会是高英杰。“他们人呢……?”看清了身边的人后,高英杰揉了揉摔疼的额头到。

“没看见。或许掉到别的地方了。”刘小别拍了拍手上的灰,也没有理睬那些被碎石划伤的细小的伤口。

“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的……”高英杰叹了口气,拍了拍脸上的灰起身道,“我们走吧。”

“去哪?”刘小别愣了愣,问道。

“去找喻队他们和一帆啊。”

 

“景熙,还好吗?”

徐景熙眨了眨眼,确定面前的人是郑轩后慢慢点了点头,刚站起身左手就像撕裂一样地疼。他皱着眉望向左手,洁白的绷带上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血渍,显然是落下的时候撕扯开了伤口。

“找到刘小别和高英杰没?”宋晓望向从黑暗处走了回来的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人对望一眼,摇了摇头。

“好不容易找回两个,现在又丢了两个……啧。”黄少天揉了揉原来就有些凌乱的头发道,“老徐,伤口还好吗?”

“没什么事,就是扯到了而已。”徐景熙道。

黄少天和喻文州走回四人身边,脸色不太好:“前面都是一片黑,我和文州不敢贸然上前,不过大概也只有那一条路,可能刘小别和高英杰掉到了另一个地方吧。”

李远摸了摸墙,疑惑道:“欸,队长,这里是哪里?地下二层?”

明明是一个学校,可是偏偏有一个庞大的地下室,而且地下室下面还有一个空间。说出去根本没有人会相信。可是事实偏偏如此。

李远曲起食指,轻敲两下墙壁,瓷砖的脆响传来。“这里应该是人为建造而不是擅自挖掘的……这里还铺着瓷砖呢。”

徐景熙皱了皱眉,望向一旁的郑轩,后者朝他摇了摇头。

不可思议的事太多,他们都无法相信这是不是梦。


评论(13)
热度(38)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