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郑徐】陷入往事的天使

曾经看多了歌剧魅影的后果……

 

 

夕阳斜下,坐在观众席第一排早已经退场的郑轩眯着眼打了一个哈欠看着台上收拾道具的黄少天和宋晓。手里的可乐杯里没有融化的冰块随着他手部的晃动发出一声声富有节奏的声响,终于忍不住的黄少天趁着宋晓转身拿服装的时候把手里的剧本扔向郑轩,“靠啊老郑你烦不烦你退场了了不起啊赶紧上来帮忙搬东西啊你要累死我和宋晓还有队长啊啊队长你什么都没听见我什么都没说!”

郑轩把掉在地上的剧本捡了起来,短暂地叹了口气然后连忙望向朝自己走来的喻文州道,“队长你收拾好了?”

“恩。”喻文州微微笑了笑道,“那么郑轩,剩下的清点就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缺漏的话务必请你先把钱垫上,我和少天他们之后会凑换给你一些的。”

郑轩看着满满一个舞台的道具一脸悲痛地点了点头,心里默念着压力山大。

“那么拜托你了。”宋晓从舞台旁的楼梯走了下去,递给他一叠用50张稿纸订成的册子道,“需要的东西都记录在里面了,齐了的话就在旁边打个勾。下周就要开演了你也知道,如果道具有什么损伤的话就记下来吧。”

“压力山大啊……”郑轩点了点头一脸目送三人离开剧院。

 

郑轩蹲下身数着黄少天堆在角落的服装,每当在填得满满当当的册子上打了一个勾就念一句压力山大。出于对演出的负责以及无法抵御黄少天的唠叨,衣料被划破的地方也被他清清楚楚地标记好,等郑轩终于审查完毕所有的配件到服装再到背景时,月亮已经高挂在天空中了。

“压力山大啊……”郑轩擦了擦额头细小的汗水,抬头看了看开着暖气的空调不由得叹了口气,一边翻看着手里的册子查看是否有缺漏的物品,一边走向地下室的控制房。

本来就不怎么透光的地下室一到晚上黑得更加吓人,俨然有一种拍鬼片的气势在其中。郑轩叹着气按着电灯开关,却看见灯管中闪出了几丝微弱的灯光之后又灭掉了。“压力山大啊……”郑轩叹着气摸索着往空置房走去,当他终于找到控制室并关掉暖气时,一声清亮的歌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

郑轩一愣,推开控制室半掩着的门却看见最里面的一间房间里传来微弱的烛光。“压力山大啊……这是闹鬼的节奏啊……”郑轩抱怨着,却小心翼翼地走向了深处的房间,透过门缝望向那间房间内部。

微弱的烛火摇曳着,虽然是冬天但是那个背对着他的青年却穿着单薄的衬衫以及长裤,虽然背影看上去消瘦得像是一个女孩子,但是硬朗的背部线条证明了这是一个男的。青年缓步在房间里走着,高昂却带着如同女孩子一样清亮的高音在房间里扩散。

等到那青年终于侧过脸时,郑轩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那个青年的脸上戴着一副只遮住眼睛面具。

月光透过天窗打到了青年的脸上,让他显得更加不近人间冷暖。

对,像是上天派到人间的天使。

郑轩不由得将门推得更开一点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点,然而年久失修的门不适时宜地传来一声吱呀的声音。

青年的脚步一顿,望向有些尴尬的郑轩。

四目相对,郑轩瞥见青年被面具有些遮住的眼睛里透出警戒与惊慌更是乱了分寸,他退后一步,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沉默良久,却还是那个青年开了口,“你是谁?”有些苍白的嘴唇动了动,他的声音也同他的歌声一般悦耳干净,但也多了属于男生的感觉。

“……我是附近音乐学院的学生。”郑轩沉默了一会然后酝酿着措辞,“最近一直在这里排练歌剧。”

“这样啊……”青年侧过脸坐到了放在一旁的椅子上,郑轩这才看清楚,这间小小的房间虽然是一个储藏室,但是里面并没有多少东西,而更像是一个临时的休息室,“是那的学生啊……你叫什么?”

郑轩的目光落在了那张看上去是最近搬来的床上,“我叫什么不重要吧,你为什么在这里才是重点——你一直住在这里?”

“是啊。”青年的表情在面具下看不见,而郑轩却能感觉到他的一丝失落。

“我叫郑轩。”郑轩默念一句压力山大后道。青年转过头望向他,漂亮的唇弯起一丝弧度,“郑……轩?好普通的名字。”

“压力山大……我不指望我的名字有什么独特。”郑轩一脸压力山大地看着青年,“你呢?你叫什么?”

“猜对了就告诉你。”

郑轩扯了扯嘴角,走上前想要摘下青年的面具却被青年一把抓住手腕,“警告你不准动啊。”他的语气里带着笑意,手上的力道却越发使劲。

郑轩皱着眉看着自己青了一圈手腕然后无奈道,“那我叫你什么?”

“你干嘛叫我?你回了学校又见不到我。”青年松开了郑轩的手耸了耸肩道。

“你……其实挺无聊的吧。”郑轩望向桌面上的稿纸轻声道,“不告诉我你的名字,那么我叫你天使怎么样?”

“不怎么样。”

“压力山大……那就这么定了。”

 

从此郑轩每天排练完都最晚离开,当黄少天问到他的时候他都只是微微笑着回答:“我去见一个带着面具的天使。”弄得黄少天整天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最后自觉地不再问了。

两周很快就过去,迎来演出的前一个小时郑轩同往常一样提早到场,第一时间去储物室找那个青年。

青年一如既往地没有摘下面具,看见他来了也笑着和他打了一个招呼。“今天我们演出,你来看吗?”郑轩看了看表然后望向青年,笑了笑说,“如果你来,说不定我压力会小一点。”

“哦……”青年移开视线望向那个窗口突然开口,“今天……圣诞节。你说过,圣诞节,陪我的。”

哪怕看不见他的表情,郑轩也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一丝迟疑。

接触得久了,郑轩感觉这个天使,并不近人情。他会把所有的话语藏到声音里,别扭的,不开心的,难过的,还有寂寞……统统都包含在了他的声音里。

郑轩笑了笑,然后道,“你来看我演出,我就陪你一天,划不划算?”

“一言为定?”他抬起头望向郑轩,眼睛里闪烁着郑轩看不懂的光芒。

“压力山大啊……一言为定。”郑轩笑了笑,正准备离开突然回头望向了那个还看着他的人,“我们说定了啊,天使。”

青年微微一愣,没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演出的是格林童话中的《乌鸦》,而和郑轩演对手戏的那个公主要到剧末才出现,郑轩上台后虽然心不在焉地寻找着“天使“的声音,但也异常认真地演唱着歌曲。

台下很安静,郑轩却一直找不到“天使”,正当他心灰意冷时,广播里却传来了一阵不对劲的声音——那个饰演公主的女孩的嗓子唱哑了!

最近因为演出的原因,演出的人员每一首歌都反复地唱,反复地练习。那个女孩因为天气冷很快患上了感冒,但是嗓子并没有什么大碍此时此刻却也上台了——但是又有谁会知道,她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哑了嗓子!?

台下渐渐传来喧哗,有人已经听出了声音的不对劲。转眼间公主就要上场了,他们又怎么可能让已经哑了嗓子的演员上台唱高音呢?

正当郑轩闭上眼准备等着失败时,一阵熟悉的高音传来。他蓦地睁开眼,望向声音的来源。一束聚光打在了观众席的后方,那个穿着拖地长裙的“少女”缓步向前。“她”的高音清澈嘹亮,似乎没有顶端一般不断向上攀登。即使是戴着面具令人有些疑惑,但这完美的高音令所有人为之震撼。

“天使!?”郑轩震惊地看着那个从阶梯上走来的人。

拯救我的人—— 一定在此——!”“她”唱完歌词后朝郑轩微微一笑,用只有他们两个的才听得见的声音道,“我说过,我会来看。只不过,没想会是这样的出场。”

“呵,我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出现。”郑轩无奈地笑着,演唱着设定好的歌词,“这身衣服哪搞来的?”

“你猜到我就告诉你。”“她”朝他眨了眨眼,却意外地唱错了歌词。

那么我的王子——

请问你为何——

这么晚才来?

郑轩一愣,对面的人似乎也知道自己唱错了词,但这是现场演出,没有重新来一说。

对不起我的公主

这回轮到“她”一愣,郑轩却一步步走近,将错就错修改了歌词。

但是为何——

“她”一惊,脸上突然传来一阵冷风,郑轩的手里拿着他的面具。

我的公主、你竟戴着面具?

郑轩有些诧异地“她”,清秀的脸上没有任何值得用面具遮掩的瑕疵,“她”皱着眉一步步后退,最后竟然直接跑下了场!

郑轩想拉住“她”,最后也仅仅扯掉“她”的一只手套罢了。郑轩垂下眼,将手套连同面具一起扔在了舞台上。

他还记得他要干什么,他是现在这个舞台唯一的主角,哪怕错,他也要一错到最后!

临时编的歌曲并没有原先设定的那么流畅,但也足够谢幕。郑轩匆匆地从舞台上下来,不顾黄少天和宋晓的阻拦和疑问,披上外套直接跑出了剧院。

寒冷的冬风刮着他的脸颊,郑轩顾不上外套的单薄,迎着寒风愣是把整个剧院周围找了一个遍。“混蛋……”郑轩咬着牙在剧院外奔跑着,除了离开的观众之外哪里有没有那个熟悉的人影。

他不是骂着那个抛下整个音乐剧跑掉的“天使”。

是骂着他自己。

为什么要多此一举?为什么要摘下的他的面具?为什么……

郑轩扶着墙喘着气,呼出的白烟逐渐飘散在空气中。他不懂天使看他的目光,喜悦中带着那种不知名的感情。

不,或许是他根本不想去懂。

“今天……圣诞节。你说过,圣诞节,陪我的。”

他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郑轩迟疑了一下,然后跑回剧院走向地下储物间。那个房间还是亮着烛火,而坐在桌前的不是天使,而是喻文州。见他来了,喻文州放下手里的烛台微微笑了下,“我就知道你会来。”

喻文州将面具放到了桌上,然后叹着气道,“我早就应该想到,你说的那个天使,就是景熙。”

“景熙?”郑轩皱着眉思考着这个有些耳熟的名字。

“他叫徐景熙,本应该和我们同班。”喻文州笑着说道,“但是啊,他从来没有来学校上过课。天使,很多人这么称呼他。”喻文州看着那扇唯一的窗陷入回忆,“而他却和我说‘天使?我不过是披着天使外表的魅影而已。’”

“为什么……他为什么说他是魅影?”郑轩看着那个面具,心中一阵阵绞痛,他不知道,当他称呼他为天使时,他的心中是多么的痛。

“陷入过往的天使,会收起翅膀,陷入沉沦,化身为地狱的魅影。”喻文州缓声道,“他束缚了自己的歌声,自己的自由。他不再是纯净的天使,而是带着凡心的人类而已。”

“堕落的天使,会成为魅影,也会成为凡人。”喻文州突然起身,走向了郑轩将面具递给他,“究竟是魅影还是人类,看你了。”

郑轩愣愣地接过面具,他不知道,那所谓的天使,究竟在这面具后流过多少泪水;他不知道,那沐浴在月光下的天使,却是逃避于世的魅影;他不知道,那天使的美好,早就仅仅只属于他一人了。

郑轩捏紧了手里的面具,朝学校跑去。

 

外面已经纷纷扬扬地下起了大雪,郑轩走进校门径直走向了学校后院。在种着一排排的枞树林里,那个穿着单薄的衬衫长裤的青年站在树林中仰头望向枞树顶端的五角星愣神。

“徐……景熙?”郑轩扶着树干,有些迟疑地开口。

青年一愣,慢慢转身望向郑轩。他神色诧异地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良久,他慢慢闭上了眼睛,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滚落。

“我不是什么天使……我是已经堕落的魅影,我只不过是披着天使的外表的魅影罢了。你也不要再叫我天使了!我根本不配!”徐景熙咬着苍白的下唇,低声道。

“压力山大……”郑轩快步上前拽住徐景熙的手腕,力道甚至比他们第一次相见徐景熙的力道还大,“对,你不是天使。”

徐景熙蓦地抬起头,正想要说什么,郑轩却继续道,“你也不是什么魅影。”徐景熙正要说的话却被郑轩硬生生堵了回去。

“你不是天使,也不是魅影。你只是徐景熙。”

郑轩凑近徐景熙贴着他的唇喃喃道,“笨蛋天使,我喜欢你啊。陷入往事也好,堕落成魅影也好,我可以一定会把你拉上来啊。”郑轩弯起嘴角笑道,“不过你可是要拉着我啊,不然我会压力山大的啊。” 


评论(8)
热度(24)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