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周江周/百花花语2】紫萁 沉默

 @德玛西亚·毛 写了篇周江周……_(:з」∠)_

依然前半段任务后半段感情


“喂?周队?”方明华捡起被人扯掉的耳麦,心有余悸地看着消失在拐角的黑影,耳麦联系的那个人一直没有出声,只有细微的呼吸声告诉方明华对方在听他说话,“刚才有一个人往楼梯的方向去了,很厉害,要小心。”

“恩。”周泽楷听着手枪的上膛声,靠着安全出口的大门的转角等着那个人的过来。夜视镜里的事物都异常地清晰,周泽楷除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再没听见任何声音。

躲起来了?周泽楷皱着的眉宇慢慢舒展,但并不是放松。后背撞上了一个人,周泽楷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子弹就穿透了那人的肩膀。

和他一起来的只有方明华,而他又在楼下等候接应,所以能在这里的,只有敌人。

既然是敌人,那就要杀。

身后那人咦了一声,周泽楷透过夜视镜看着那个枪伤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左手的手枪上膛,子弹却打中了墙壁发出一声闷响。

身旁传来风声,周泽楷连忙闪身但依旧没有躲过那抹寒光。不知道是划破了动脉还是静脉,血不要钱似得往下流。

“居然躲过去了……”那人无不遗憾地说了一句,却躲过了周泽楷的两发子弹,扔下手里的凶器就跑向了拐角。周泽楷没有犹豫便追了上去,拐角处却毫无一人。他微微皱起了眉,不管方明华在那一端喊了几声他都一个字都没有回应。周泽楷蹲下身捡起那人扔下的凶器,是一把不错的短剑,上面刻着一个徽章。

贺武……贺武是道上并不知名的一个队伍,人力和轮回相比也差得多——轮回今年加入的新人周泽楷已经被道上成为今年的最强打手。那人看上去似乎和他实力差不多,但是——没等他思考出一个答案,一阵剧痛从后背传来。

“轮回队长可不能乱动别人的东西哦。”

这是周泽楷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哈罗,你就是轮回队长周泽楷啊。”周泽楷撑开有些酸涩的眼皮,听见了对面传来了一个满载笑意的声音。他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个穿着贺武队服的青年,手里拿着一瓶还没开封的矿泉水,笑得人畜无害地看着他。

如果忽略一下他左肩的枪伤,周泽楷会认为他只不过是贺武的一个小队员。他皱了下眉,背后的疼痛已经轻了很多,胸口粗糙的感觉应该是绷带……

“没关系啦,你的刀伤我已经给你上过药缝合好了。”对方毫无诚意地笑了笑道。

周泽楷没说话,看了看四周,这里比起关押俘虏的囚室更像是一间卧室,他张了张嘴,嗓子的干涸让他的声音听上去并不好:“这是哪?”

“贺武啊。”对方摊了下手道,“显而易见不是吗。”

“你……”周泽楷皱了下眉,后者仿佛知道他的心思一样把手里的水拧开,慢慢凑到了他唇边:“我叫江波涛,贺武队队员。”

周泽楷小心地用水沾湿了嘴唇,喝了一小口润了下嗓子就闭了嘴不说话。

“你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不是监狱或者审讯室?”江波涛仿佛知道周泽楷在想什么一样,保持着那抹愉悦的笑容道,“你是我偷偷弄出来的,他们不知道。”

他们,指的是贺武的人,还是轮回的人?

周泽楷干脆闭上眼不去理会江波涛,伤是他砍的,人是他带的,谁知道他接下来会搞什么鬼。周泽楷不擅长社交,他的话少得令人发指。倒不是他性情冷漠,而是过渡的内向让他无法主动融入人群。

哪怕被动也无法接受。

但是这个叫江波涛的人,却从他一个动作看出他想说什么……不可否认,这种感觉很不错。像是一个习惯行走在黑暗里的人,突然得到了光明一样,得到了就无法放手。

江波涛没说话,静静地看着周泽楷睡下后才慢慢叹了口气,不知道贺武的人知道他私藏了轮回队长周泽楷后是什么脸色呢?江波涛突然很期待。

周泽楷再次醒过来时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他挣扎了一下坐起身,背后基本没了疼痛,可能是伤口已经愈合了。

等等,已经愈合了?

他睡了多久?

“周队你醒了!?”似乎是照例来探病的方明华推开门,看见已经坐起身的周泽楷后一愣,然后扔下手里的东西快步走到了他的病床前,“周队你感觉怎么样!你是怎么回来的?我们还以为你……”

难道江波涛直接把他送回了轮回吗?

他为什么……?

“没事。”周泽楷摇了摇头,看着方明华谈不上好的脸色后朝他安抚性地笑了一下补充道,“很好。”

“周队你可别忽悠我。”方明华嘴上说着,脸色却缓和了下来。他回到门口拾起了扔在地上的东西后,突然道,“周队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

周泽楷闻言一愣,心里突然升起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你睡了三个月……手下的几个势力虽然现在好不容易压下去了,但是还是不行……周队你醒过来了还好,但是武力镇压也不是个事……”方明华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手下的不少人都有造反的心,很早以前的一次火拼不过是因为新来的周泽楷直接当了队长而借题发挥,后来被周泽楷的武力镇压后即使有心也不敢,结果周泽楷一失踪就是几个月,找回来还躺了三个月,身不残脸不废地躺了这么久,已经有不少人听了传言当周泽楷醒不过来了,三天一火拼,两天一暗杀的事情多得数不过来。

“轮回还是不成熟啊……得去看看别的队伍里有什么人选呢……”

“江波涛。”

“恩?”听到周泽楷的话方明华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江波涛?江波涛是什么东西?

“贺武的江波涛。”周泽楷加上了队名重复了一遍。

哦,感情是叫他去挖那人呢。方明华刚刚感叹了终于和周泽楷的脑神经接上后,突然觉得有点不对……贺武的江波涛?周泽楷怎么会认识他的?

“周队,你怎么会认识贺武的江波涛的?”方明华觉得自己还是把问题问出来比较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他救我。”

啥!?原来把他们家队长送回来的就是这个贺武的江波涛?

“打扰任务,也是他。”

任务?

“那个黑影是……!?”见周泽楷点了点头,方明华睁大了眼,他完全没想到那个身手不错的人居然是贺武这种不见闻名的小队伍里的人,更想不到的是那个人阻止他们任务甚至杀了不少喽啰的人居然会救了周泽楷,“他怎么会救你?贺武知道你的事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没有很好地理解周泽楷的意思的方明华无力地叹了口气:“那我去找找那小子,周队你好好休息。”

令周泽楷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方明华就带着江波涛来找他了。

“哈罗小周,伤怎么样了?”江波涛还是挂着那副笑容,毫不生疏地和周泽楷打了个招呼。

“好。”周泽楷点了点头。

“好了就好。”江波涛满意地点了点头。

方明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周泽楷会要他找来江波涛了,因为江波涛翻译周泽楷的话毫无压力啊。这样一来,不仅仅是武力,连口头的威吓力都能提升一档次。

“江波涛,关于我找你这事……”

“小周已经和我说了,我答应来你们轮回。”


两周后,周泽楷的伤完全好了之后便带着江波涛转了一圈轮回的所有势力,惩罚和清理好了反水的一伙人之后,方明华带着他们两个去了广西的瑶族做客。

“欸?小周你说你母亲的祖辈是瑶族人?”

“恩。”

“小周你还记得那的礼仪吗?”

“恩。”

周泽楷点了点头,揽过江波涛吻了吻他的眉心,在后者愣神的目光下扬起一个帅气的笑容道:“礼仪。”

方明华坐在前座默默撑住了额头,他把江波涛挖过来后轮回的灯好像不怎么需要开了啊……

瑶族的人显然对于游客并不陌生,好客的性格让江波涛小声感叹了一句小周的血统里怎么会有这么热情的基因。

周泽楷用力地捏了捏他的手没说话。

三人到了寨子的时候已经进了黄昏,等休息好了之后已经入夜。江波涛拍了拍床铺正要睡下,突然听见了一阵乐声。瑶寨里入了夜便是异常得静,这一声乐声却丝毫不突兀地融入了这漆黑的夜色中。

江波涛起身走向窗口,已经有不少木楼的窗口亮起了灯,姑娘们探着身子看着江波涛的楼下。江波涛愣了下,低头便看见周泽楷手里拿着芦笙,那乐声就是从那乐器中发出的,甚至还有不少姑娘跟着乐声唱着他听不懂的歌。

“叫他上去啊!快啊!”一个姑娘把双手环在嘴边朝江波涛喊道,“快啊!”

“呃……”江波涛本能地觉得不对劲,但是依旧从窗口探出半个身子朝周泽楷喊道,“小周!你上来!别在楼下吹笙!小心着凉!”

周泽楷微微一愣,然后点了点头。不少楼里传出了姑娘懊恼的叹气声,江波涛没理解到底是怎么了,那个叫他让周泽楷上楼的姑娘朝他微微一笑,熄了灯。

“小周,你怎么大半夜地来我楼下吹笙?”江波涛往里靠了靠,给周泽楷留下一个躺人的位置。

“不困。”周泽楷从善如流地躺上了床,伸手把江波涛搂进了怀里。

“恩……小周你知道为什么我会砍你一刀之后又救你吗?”江波涛在周泽楷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躺好后道,“我从看到你第一眼后就喜欢上你了,你可能对我没印象。那天是贺武和轮回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合作,我作为训练生随队一起去,你在轮回队伍的最后,话很少,话里的字数更少,但是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之后我想找你聊天,结果得知你是轮回队队长周泽楷,我不能见……”

“现在能。”周泽楷把下巴抵在江波涛的头顶打断他的话。

“恩……我知道。”


第二天傍晚,瑶族人举行了宴会,江波涛坐在篝火旁小口小口地喝着酒,周泽楷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跑哪去了,问了方明华他说他也不知道。

突然一个碗和他手里的碗撞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音。江波涛一愣,抬起头便看见周泽楷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一个盛了酒的碗。

“喝了。”周泽楷把碗塞到他手里,拿过江波涛喝过的那一碗一饮而尽。

江波涛心下虽疑惑,但是也学着周泽楷饮尽了一碗酒。这酒和之前那碗不同,很淡,但余味很足。

“你喝了?”江波涛附近坐了一个姑娘,见他喝尽了碗里的酒一愣。

“恩哼~怎么了?”

“呃……你喝了这碗酒,就是答应了对方一个请求。”那姑娘解释了一下,见江波涛依然一脸疑惑后无奈道,“就是你答应了他的求婚了啊。”

“小……小周!?”江波涛手一抖,差点连碗都拿不稳,一脸震惊地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撇过脸坐在他身边,低低地问道:“不答应?”

他怎么敢不答应……

江波涛心里吐槽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朵花塞到了周泽楷手里:“这花是我之前见到的,叫作紫萁。花语啊……”

“是什么?”

“沉默。”江波涛弯起眼笑了笑。

你的沉默我懂得它的含义,我能读懂你沉默的爱。

这是仅我一人能懂的沉默。


评论(10)
热度(38)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