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林方/百花花语4】白色桔梗 一生只爱你一个

·第一次尝试写林方……


啪的一声脆响把林敬言的思绪从新来的文件上绕了回来,一回头便看见身边的张佳乐一脸不爽地把黏在嘴边的一圈泡泡糖扯了下来。

“张佳乐你也不怕韩队和张副找到你。”林敬言无奈地推了推眼镜,阳光照在镜片上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不怕不怕。”虽然嘴上说着不怕,但还是乖乖地吐了糖。张佳乐瞥了桌上的报告一眼,笑嘻嘻地把胳膊搭在了林敬言的肩膀上道,“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刺杀海无量?怎么没照片?”

“的确没有照片,林敬言你去一趟近郊的集市,里面有一个倒卖情报的人,问问他‘海无量’是谁,有没有照片。”张新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扬起了手里的一叠纸道,“张佳乐,新的任务。”

张新杰都发话说没有照片,看来是中介人没有照片。张佳乐朝林敬言吐了吐舌头,背着手走出了休息室,留下林敬言一人看着桌上的报告久久不语。


夏天的集市不仅仅是闷热,更带着药材和家禽混杂的味道,令人不禁直皱眉头。林敬言面不改色地往着集市的深处走去,白衬衫早就已经贴在了后背,鼻尖上已经有了细小的汗珠。

“诶哟这不是林前辈吗?今天怎么来逛集市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侧传来,林敬言脚步一顿,不可思议地望向那个小铺子。熟悉至极的人正挂着熟悉的笑容,穿着短裤衬衫坐在店里的美人榻上,仔细看还能看见店里有台空调正在运作。

推开木门,挂在门口的风铃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室内和室外简直是两个世界,凉爽的气息让林敬言不由得舒了眉宇,好好地打量起了这个店铺。

集市这种地方自然不会少了古玩,但是像这样开了家小店做生意的倒也真没几个。大到青花瓷瓶山水屏风,小到玉佩玉戒,虽然不是各个真品但也值不少钱。

“方锐,你知道这个集市有什么情报倒卖的人吗?”林敬言端起方锐倒的一杯茶,抿了一口道。

方锐和他曾经都是隶属于呼啸的杀手,但是自从他转去霸图之后,方锐也少了音信,到最后是彻底断了消息,不过,看来他似乎过得还异常地惬意。

“林敬言你这回是找对人了,我就是那个卖情报的。”方锐愣了下,咧出一个笑容道。

“你?”林敬言一愣,望向方锐并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味的笑容后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怎么又……唉,洗白了,好好当个铺子老板不好吗?”

“那不适合我。”方锐摇了摇头道,“林敬言你要问什么?我是按题目收费的。”

“你知道海无量吗?”

方锐一愣,眼中飞快地掠过一丝感情又转眼消失:“知道,曾经是临海队长,现在洗白了。”

“我问的不是这个海无量,有别的人的代号是海无量吗?”

“有……兴欣新加入的杀手。”

“有信息和照片吗?”

“抱歉,没有。兴欣是一个新队,除了叶修苏沐橙之外没有一个人的一个人的信息是全的,他们似乎都是叶修从野地里捡来的。”

“噗。”林敬言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道,“消息一共多少钱。”

“你没问到你需要的,不用付钱。”方锐摊了下手,朝林敬言露出一个笑容,“欢迎下次光顾,林大大。”

送走了林敬言,方锐一扫笑容,有些丧气地瘫坐在了美人榻上,任由着冷风扫过脸颊。眼角滑下一抹湿润,良久他才反应过来那是泪水。方锐直起身,桌面上自己的倒影和林敬言只喝了一口的茶水,慢慢叹了口气。

“林大大……战场再见。”

桌子下有一张未被林敬言发现的纸张,上面仅仅只有五个字和一张照片。

击杀冷暗雷。

照片上的那人,才刚走不久。

眼泪流到嘴里,是咸的。

还有点涩。


“没有问到?”张新杰看了眼推门进来的林敬言问道。

“恩。”

“消息人是谁?”

“方锐。”

张新杰皱了皱眉,良久才慢慢叹了口气。


当林敬言看见门口走出来的那个人的时候,千万的感情言语只化作了一个苦笑。

为什么他没有想到,方锐听到海无量时的沉默,低沉的心情,还有……放在古董后的几把崭新的匕首枪支。

方锐不仅仅没有脱离黑道从此洗白,更是一如既往地在这深潭里沉浮。

准星已经瞄准了方锐,只要扣下扳机就行了。

但是林敬言他的手在抖。

方锐已经发现他了,手里的手枪没有举起,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他开枪。

“林敬言,开枪啊。快点完成任务回去报告啊。”

还是那个语调,说出的话却让人心痛。

“为什么……方锐你……”

“林大大,我说了的话又能怎么办?死在你手里……”方锐低下头,慢慢道,“老子乐意。”

林敬言知道如果这次再不开枪,他永远都无法再挽回这局面。但是……天不如人意。红色的光点缓缓移到方锐的眉心,林敬言立刻知道了那是什么,他甚至是不顾一切地上去推开了方锐。

枪声早就已经响起,子弹擦过方锐击中林敬言。

“老林!”

方锐甚至没有时间发楞,他举起林敬言的狙击步枪就朝那方向开枪。也不知道射中没有,他彷如脱力一般跌坐在地上,手碰上了一股温热,他发着颤,慢慢望向地上,殷红的血液慢慢地扩散着。

“老林!老林你还行吗!?”方锐扔下枪就扶起林敬言,子弹打中了他的脖子,大概的静脉吧,血液已经染红了衬衫。

林敬言缓缓摇了摇头,突然一把抱住方锐道:“方锐,我爱你。”

方锐一僵,不知道过了多久,无力地搭在他身上的那只手臂突然一松,方锐却突然一把搂住了只剩下余温的身子,把头埋进他的颈窝无力地颤抖着。

为什么不早点说?

为什么不告诉我其实并不是我一个人在暗恋。

为什么……我们要为敌……

为什么……你要死!?


林敬言的尸体方锐没有交给霸图,也没有交给兴欣的上级,他用着不多的钱财火化了他的尸身,买了一个墓地,一个字都没有刻上的墓碑孤零零地立在那里。没有人会知道那是一代杀手唐三打,冷暗雷,林敬言的坟墓。不,也只有那一个人知道。


风刮过了方锐日益消瘦的脸颊,手里的一捧花束被他放在了墓前。

“老林啊,这是你最喜欢的花啊。”

“白色桔梗……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它的花语?”

“老林……你与我,是一样的。”

我是你一生唯一的爱。

同样,你对我,也是。


评论(16)
热度(22)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