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郑徐】追逐6

我只能用战斗拖字数吗……_(:з」∠)_


职业选手有夏休期,但是训练生并没有。

徐景熙咬着一个白面馒头一脸不爽地盯着电脑,像是要把技能锁定的那个人物给盯出一个洞。他现在还不是职业选手,操作的角色是灵魂语者丝毫没问题,而宋晓因为已经报给了记者所以不能用涛落沙明,作为一个准职业选手,宋晓在耳机那头不断地抢着郑轩的口头禅。

“再说下去你就和郑轩没两样了啊。”徐景熙翻了个白眼,叼着着馒头含糊道。

“你说什么?”宋晓在那里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显然是熬夜打游戏没睡好。

“我说,你和郑轩快没两样了。”徐景熙拿下馒头吐槽道。

“你……”宋晓听着耳机里传来的笑声在心里立下等回去一定要虐徐景熙个十七八盘的誓言。

“开个玩笑,别较真。”徐景熙给前方的一个剑客拉了一点血后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样?”

“什么?”宋晓把BOSS从中草堂那里拉到蓝溪阁的精英队前问道。

“接下来,面对方锐,下得去手吗?”徐景熙打了个哈欠。

“大概吧,还是别碰上比较好。”宋晓道。

“哦,那你加油。”

“要加油的是你吧。喻队说于锋挺不错的,说不定等第六赛季就拉他入队,你呢?还有两年,那么多治疗选手,你行吗?”

“不行也要上啊。等等你这话怎么都是嘲讽啊。”徐景熙皱了皱眉,与其说宋晓是在嘲讽他,更不如说宋晓的语气严肃到可怕。

“没和你开玩笑。”BOSS又被嘉王超拉了过去,宋晓控制着输出试图把BOSS拉回来,语气中也带着点焦躁,“比你强的和你一样水平的训练营里都是,没有几年就要换新人上了。但是你还不行,不仅仅是年龄还是操作,你都无法满足治疗替补的要求。你得加把劲啊不是吗。”

“这话不像你说的啊,喻队说的吧。”

“……这个时候就别拆台啊。”

“行了,我知道了。”灵魂语者把一个治愈术加到了宋晓的小号上,徐景熙捏紧鼠标叹了口气,“我想……和他站到一个高度啊……”

“仰望真的太困难了。”

“恩,你说什么?”BOSS血红时发出的大招音效盖过了徐景熙的声音,宋晓疑惑地问了句。

“没什么,我训练了。”

 

地图上还剩下三个人。

一个守护天使,一个流氓,一个剑客。

灵魂语者还剩下9%的血量,同队的流氓还有不到5%,剑客还有18%。

“GG”

公共平台上,流氓打出了两个单词。

徐景熙眉宇皱了起来,却无奈地看着那个流氓退出了软件。一个血量18%的剑客和一个血量9%的治疗……徐景熙叹了口气打上了GG也退出了软件。

其实他还可以给那个流氓拉血,然后利用地形磨掉剑客的血量。他们队伍有他一个治疗是优势,他的蓝还有节省下的一部分……

“即使是我们两个人的血量加上去也不敌对方!但是我可以拉稳你的血线啊!”徐景熙有些憋屈地朝着不远处的那个学生道。

“你的蓝也就那么点了,全部用完也加不到18,连15都不一定会到吧!”

“就算没到15%我也可以战斗啊!”

“你一个治疗就省省吧。”

 

“别吵了。”教练看了两人一眼后道,“在赛场上最怕的就是内讧,队友不信任你,对手要攻击你,左右都无法保全。蓝雨最不缺的就是团结和信任,队伍中最不可缺的就是团结和信任,而且……”教练顿了顿,道,“而且不战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胜负。”

徐景熙垂下眼,看着电脑屏幕摇了摇头。

这样下去该怎么办。

这么多比我要强大的人。

努力了啊。

我的确努力了啊。

不够,还是不够。不是每个人都有天赋,但每个人一定有长处。

“我们再来一把。”徐景熙朝那个操作流氓的学生道。

“恩?”那人一愣,然后深深看了徐景熙一眼后重新点开了软件。

还有一天就是训练营的淘汰赛,团队赛6V6,谁输谁滚蛋,怨不得别人。

他才不要做那个滚蛋的一方。

他要赢,他要能够站到那个他曾经不敢去看的舞台上。

宋晓和郑轩的话无不刺激到了他,他到底在磨蹭什么呢,没有人会停下自己的脚步去走向他,只有他不顾一切地去奔跑,追到自己想要追逐的人。

所以他要去追。

追上放慢脚步等他的人。

然后并肩,最后超越。

别想太多,需要做的就是努力胜到最后。

 

淘汰赛还是到了,徐景熙和于锋分到同一组。

狂剑士真的是一个令治疗烦恼的角色,卖血还是真的迫不得已被砍到掉血真的是令人烦心的问题。但是如果问治疗最不喜欢的是哪个职业,他们的回答只有狂剑士。偏偏好战的于锋就是用狂剑士——当然这个角色很适合他。

“我该怎么办?”徐景熙朝于锋晃了晃手里的号码牌道。

于锋自然是知道徐景熙的烦恼,但是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他的问题:“看情况。”

看情况,含糊到了不行的回答。

但是却是唯一他能回答的答案。

“行,看情况。”徐景熙无奈地摇了摇头,刷卡进入软件。

紧张地不行。

徐景熙觉得他的手指越发僵硬,甚至连弯曲都困难。

冷静下来,你只需要在后方拉血就可以了,和往常一样就可以了。

夏休期没回家的喻文州此时此刻正坐在中心控制的电脑前,用上帝视角观看着三局对战。因为治疗角色偏多,多以一队多奶的情况有不少,但是血是拉足了,火力不够怎么办?

没办法。

徐景熙他们队的对手就是一个双治疗队伍,两个元素法师一个枪炮师,唯一近战的还是盗贼。不过反观徐景熙的队伍,情况也好不到哪去,一个治疗一个狂剑士,一个机械师一个魔道学者,一个拳法家一个术士。

抽检结果总是那么让人心寒。

随机的地图是一个雪山坡,没玩过这个地图的人自然不知道它的一个隐藏属性——会雪崩。当然游戏里的雪崩肯定不是音效的大小而决定的,研究过这个地图的职业选手表示,是由技能输出而决定的。

至于输出值嘛……

是随机的。

当然这12人是没玩过这个地图,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个隐藏属性。

角色加载进了地图,徐景熙看了看一望无垠的雪地默默叹了口气,扳正麦道:“这个雪地会留脚印的啊,怎么办?”

“直接切中路。”

没办法中的办法,因为会留下脚印所以无法用战术包围,况且这个满是雪的地方又怎么会有地方躲藏?

一个电子眼悠悠地飞了出去,徐景熙一愣,这才发现于锋等人已经在队伍窗口讨论起了战术,因为没有固定的领导,用麦会更加不方便,于是他们只能讨论出大体的作战方案后再用麦交流。

机械师用电子眼去寻找敌方,但是不能飘太远——一望无边的雪地很容易让一个人分不清方向。

电子眼飞到了视角看不到的地方,于锋的声音传了出来:“看到另一队了没?”

“没。”机械师的操作者是个妹子,声音脆生生的但又不腻,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

“电子眼再往前飞点就找个隐蔽点的地方躲起来,如果没有就让它飞高点别让人看见。我们去地图中间。”术士道。

“好。”

 

起风了。

徐景熙一愣,扭动了角色视角,之间天地间的白色纷纷扬扬地飘动了起来。有些地图还有NPC,起个风不算什么大事,不过这倒是把他们的脚印盖住了……但是对方的脚印也没了。

真是麻烦……

刚想着,突然拳法家的声音喊起了起来:“有敌人!”

山坡上的雪抖落,露出了两个不大的缝隙。不远处又传来了陷阱扣合上的声音,徐景熙心里一寒,要被包围了。

铺天盖地的重火力朝他们袭来,有枪炮师的技能,也有元素法师的技能。

于锋冷哼一声,锋芒慧剑就顶着重火力朝枪炮师跑去。这是要卖血,徐景熙心里下了结论便拉起了拳法家的生命,那个盗贼放的是毒云陷阱,虽然中了陷阱的只有拳法家一人。

“电子眼你放哪了?”于锋问道。

“在空中!”机械师朝那两个治疗的方向放了一个机械追踪和捕猎者,然后用机械旋翼躲开了元素法师划过的冰线。

“寻找盗贼的方向!治疗掩护我!”术士保持着先攻击治疗的理念朝一个正在读条牧师放了一个六星光牢。

“在……在……”机械旋翼的时间快到了,机械师挑了一个攻击较薄弱的地方落了下来查看电子眼的屏幕,“在拳法家的五点钟方向!”

“拳法家拖住!”术士的吟唱很快就开始了,死亡之门出现在两个牧师身后。

徐景熙操作着灵魂语者到了术士的身边,一边拉着别人的血线一边观察着情况。敌方的枪炮师很快就遭到了技能冷却,已经被锋芒慧剑砍杀了20%左右的血量,而锋芒慧剑因为顶着重火力,所以血量还要比枪炮师少5个百分点。但是狂剑士的血量低于50%后,输出显然能将那5%的血量的差距给掩盖掉。

元素法师和魔道学者离众人较远,影响不到现在战局又无法支援,显然是脱离了队伍。敌方的盗贼试图使用潜行逃脱,但是拳法家的偶像显然是韩文清,根本不给盗贼潜行逃脱的机会。

局势虽然不是非常乐观,但是胜负几乎已定。

但是,上天总爱和你开玩笑。

这句话从来没说错。

每个人的耳机里都传出了一阵闷沉的声音,徐景熙还在辨别着是什么技能还是别的什么的时候,有着电子眼,更加轻松的机械师的喊声盖过了那声音。

“雪崩了!”


评论(6)
热度(30)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