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郑徐】我爱你01

Part.1 十岁的小郑轩


就这样好了……接下来只是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宣布退役就够了……自己也到了可以退役的岁数了不是吗?


徐景熙闭上眼,嘴角一直保持的弧度越发显的僵硬苦涩。此时此刻蓝雨训练室一个人都没有,那是当然的——今天是全联盟唯二的第四赛季选手,郑轩退役的日子,此时此刻他也应该正在准备一会的回答吧……徐景熙歪着头靠在椅背上,看着电脑想着,当他退役后,大概只会剩下喻文州一个人吧……然后再过几年,曾经的黄金一代也只会成为一个传说。


正想着,耳机里传来了喻文州熟悉的声音,徐景熙微微愣了下,然后苦笑着把目光移向电脑屏幕。五个主力成员,一个接替郑轩位置的少年已经全部落座,而郑轩旁边的第七个位置却空着,徐景熙知道,那个位置是给他的,他本来应该和所有人一样不舍而又无奈地看着郑轩用那无所谓,却带着依恋的口吻宣布,他,郑轩,宣布退役。


“为什么不去呢?”一个声音突兀地在耳边响起,记者还没发问,耳机外的声音虽然被阻隔但是依旧能模糊地传来。


谁?


徐景熙转过头去,却看见旁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小少年,那张脸确是意外的熟悉……不过,应该不是他吧。徐景熙皱了皱眉,又看了看电脑上正在播出的发布会,郑轩依旧是没精打采的模样,却又异常认真地一一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那少年微微笑了笑,望向了电脑屏幕,对于他来说,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唯一一次看见了那个,可以说是未来的自己。摄像机正好给了郑轩一个侧脸,连他都能看出他嘴角的弧度是多么苦涩。


那是失去了心头之人的苦涩。


“请问郑轩选手,为什么您的发布会上少了徐景熙这位主力选手?”


“景……徐景熙是我很好的……”郑轩闭上眼,“朋友,接受不了的退役也是情理之中。”


朋友……吗?也是,大概他们之间的定义……已经只剩下了朋友吧……


倒是手机此时不看情况地响了起来,徐景熙自嘲地笑了笑摘下耳机,划开接听键,“孙翔?有什么事吗?”


徐景熙和孙翔是同一赛季出道,两人的关系自然会比别人好上一些,徐景熙有时候听着黄少天说孙翔二的时候也只是觉得他只不过是缺根筋而已,之后又听说他和唐昊在一起了后也没有多大的惊讶,倒是觉得这件事是是注定,不过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孙翔倒也是真的不会看情况。


“你怎么没有去发布会?对了,刚才郑轩他说你们只是朋友……”


“对,我们已经分手了。”徐景熙道,“我们,只不过是朋友罢了。”


不顾身边小郑轩惊讶的表情和孙翔在电话那头不可思议的询问,徐景熙快速地关了直播,瘫坐在椅子上道:“我和郑轩,在他告诉我他决定退役的那天就分手了。”


“怎么会这样……”对面隐隐约约传来唐昊的声音,对此徐景熙只是苦笑了下然后平平淡淡地告别后挂了电话。看了天花板片刻,徐景熙直起身,望向那个一直没有多说什么,乖乖坐在一旁的小郑轩。和之前直播中的郑轩相比,这张脸显得格外的稚嫩。


“你叫什么?”


“郑轩。”


“……那你的,生日时多少?”


“六一儿童节啊。”小郑轩看了看他,笑了笑。


听到回答,徐景熙无意识地扬起了嘴角,不是苦涩,是带着温柔的笑意的笑容,脑海中回忆起了那年他无意地问起了郑轩的生日,那人没精打采地回答:“啊……是六一儿童节啊……真是压力山大……”


“真是……压力山大……”


毫无意识的,徐景熙的语调像极了郑轩的口吻。


已经不知不觉中,记忆力已经填满了那人的身影……


任何事都能激起那些自己以为已经尘封了的记忆。


蓦地,想起了上午,他是整个队伍中最后一个知道郑轩下午宣布退役的决定的人,他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思维就仿佛和屏幕上跌落木桩的灵魂语者一样定格住了:“你……说什么?”


“我已经快30了……差不多可以退役了。”


那是多么陌生的语调,陌生的表情。


徐景熙有些诧异于郑轩淡漠的表情,良久终于知道无法挽回后低下了头,喃喃道:“我随便你吧……”看不见郑轩眼中流露出的心疼,和伸过来想抚摸他的脸却因为他的下一句话僵在在半空中的手。


“那么……我明白了,分手吧。”


已经想离开了吗?


行啊。


退役就退役,分手就分手吧。


良久,郑轩的回答只有轻叹的一口气。


 


指尖轻抚着灵魂语者四个字,并不是特别好看的字却因为是郑轩写的而一直珍视……罢了,既然已经不想再这样过了,就分开吧。


再不相欠。


再不相依。


最后是……再不相见,直到淡忘彼此,这几年已经深之入骨的爱恋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烟消云散吧。说不定在以后的路上再次相见已经彼此成家,相见也只会觉得对方眼熟罢了。


又怎么还会记得曾经相爱得那样深刻过?


这又谈何容易?


徐景熙强忍住要滑落的泪水,把手背盖在眼上喃喃着……


“至少……我可能做不到啊……”


 


小郑轩就跟着徐景熙进入了宿舍,理所应当的在郑轩已经空掉的床铺上坐下了。被提拔的少年和卢瀚文分到了一个宿舍,郑轩的床铺也这样空了下来。


小郑轩对于荣耀的热衷甚至还不如一本简单的电竞杂志,徐景熙看着他认真的脸,想着每次看到郑轩难得认真的表情后的心情。


“你为什么想知道我的事?”小郑轩抬起头,看了眼徐景熙。


“因为啊……我不能陪着他一直走下去了,所以我只想去多了解一下他……他的过去。”哪怕,那仅仅只能留作回忆也好。


至少在将来,他可以还记得郑轩,还记得他对他的爱。


“你就相信我真的是他吗?”


“恩。”徐景熙微微点了点头,“你和他有同样的感觉。”


“你就不好奇我是哪来的?”


“……我问了你会说吗?”


“压力山大啊……”


 


“徐景熙。”喻文州拍了拍徐景熙的肩膀,有些无奈地道。“郑轩他要我带句话给你。”


“什么话?”正要去夹菜的徐景熙的动作一顿,垂下眼道,“队长,你知道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他说‘我会一直等你’。为什么呢?你们明明还是相恋的不是吗?”


“还是……相恋的吗?”徐景熙搁下筷子,垂下的刘海的阴影遮住了表情,“那为什么他最后才告诉我他要退役?怕我不让吗……我还没那么软弱……连他要退役都接受不了……我的确,还……爱着他但是……我们啊……大概……真的不可能了。”


无论他的过去是多么丰富多彩,那都是他无法参与的曾经。


“因为他要离开?”


“不是……”徐景熙慢慢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了……等我真正发现的时候……已经无法跨越了……”


“因为关系太过亲密而忽略了对方的改变吗……到最后发觉的时候已经,再也不可能了对吗?”


“大概……差不多吧……”


“不能再试试吗?”


“已经……没机会了。”


已经分手了,郑轩也已经退役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话已经出口,怎么可能还有挽回的余地?更何况,分手是他提出来的。


 


 


“我真是一点都不明白你在搞什么。”小郑轩坐在床上,晃着两条腿看着徐景熙。


“你需要懂什么啊……”徐景熙摇了摇头道。


“可是妈妈告诉我,把心里话说出来会好受一点。”


“你从来没说过啊……”


“爸爸告诉过我场面话和真心话不能混为一谈。”


“压力山大……”


小郑轩,跳下床,一脸认真地看着徐景熙,“不要让你的未来留下这么大的遗憾好吗?”——扬气的笑容是那样的熟悉。


“谢谢你,那么,再见了。”


 


“景熙,起床了。”


郑轩叹了口气,推了推那个睡得并不安分的人。徐景熙松开紧皱的眉,慢慢睁开了眼。入眼的是郑轩的脸。


“郑…郑轩!?”徐景熙睁大了眼,“你不是退役了吗?!”


郑轩一愣,低下头沉默良久才道:“你已经知道了啊……”他抬起头,伸手想去摸徐景熙的脸却被躲过,看着落空的手,郑轩苦笑了一下道,“我本来想再过一会告诉你的……今天下午就要召开发布会……”


“你说,你今天下午召开发布会!?”


“啊……对……”


徐景熙拍了拍脸,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得叹了口气,下了床走向卫生间,留下郑轩一个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徐景熙空着的床铺。


不要让未来留下这么大的遗憾吗……


无论他的过去多么丰富多彩,那都是他无法涉足的曾经。


既然他无法存在于他的过去,那么就让他存在与他的曾经吧。


荣耀之神……原来真的存在啊。


 


“我,将来可能无法再和蓝雨的大家一起走下去了……”郑轩看了看身边的空位,露出一个苦笑。果然还是在意的吗?“压力山大啊……”


“请问郑轩选手,为什么您的发布会上少了徐景熙这位主力选手?”


“景……徐景熙是我很好的……”郑轩闭上眼,“朋友,接受不了的退役也是情理之中。”


中途退场的喻文州在后台轻轻拍了拍徐景熙的肩膀,“场面话而已,别在意。”


“我知道。”徐景熙耸了耸肩,“可以了吗。”


喻文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先一步走出了后台,在记者的一阵喧哗中拿起搁在自己位置上的话筒道:“虽然很不舍,但是我还是祝愿郑轩之后能更好地生活,还有的一个消息就是,我们队的治疗选手徐景熙,决定退役。”


“为什么……”郑轩不可思议的看着徐景熙,声音淹没在相机快门声中。


“是时候,该走了。”


徐景熙拿起话筒,看着台下的闪光灯微笑道。


 


“所以啊,你为什么要退役啊……”郑轩叹了口气,接过徐景熙递来的水杯,“压力山大……你明明还能继续打啊……”


徐景熙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我说了啊,是时候该走了。”


“其实上午你离开后……我还以为你……”


“我要和你分手?”


“恩……”


“我不会的。”徐景熙摇了摇头,“再也不会……”


“怎么了?”郑轩挑了挑眉,拉住徐景熙的手,“莫名压力山大了起来啊……”


与此同时,徐景熙搁在一旁的手机响起了起来,郑轩顺手拿了过来后递给徐景熙,“孙翔。”


“喂?”


“徐景熙你怎么宣布退役了?”唐昊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关于孙翔的电话是唐昊打来,唐昊的电话是孙翔打来的这种事徐景熙已经见怪不怪了。闪一次是被闪,闪几次都是闪,反正都瞎了。


“说了啊,是时候该离开了。”


“那是场面话吧?”这次说话的换成了孙翔。


“场面话和真心话不能混为一谈。”徐景熙道,“我说真的,我是时候该退役了。”“照这么说我是不是也应该退役了?”“说什么鬼话你还可以再打十年!”“十年太久了点吧!”听着另一端两人的声音,徐景熙无奈地笑了笑,说了句也不知道他们听到了没的告别后挂了电话。


“我是认真的。”徐景熙抬起头望着郑轩好心情地笑了笑,“你都离开了,我留着干嘛?我会和在训练营一样,一直跟着你的脚步。”



评论(7)
热度(35)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