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硫立]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答案

最近很努力地在写郑徐已经积累到1w4000+了,然后基友推荐了我这个番说追了之后都不知道什么叫羞耻度x

硫立tag首杀我的!?

标题和文章无关不要信


[1]

粉色外壳的手机放在桌面上,屏幕上跳出一条又一条的新短信像是提醒已经不在位子上的主人赶紧安慰一下一下那些因为他的不回话而有些闹情绪女孩子。伴随着因为开了震动而发出的许些响声,指尖轻敲着计算机的响声也与其交融在空旷的教室中。

“啊!”不小心按错了一个数字,鸣子硫黄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宇,目光随之扫向打扰他思绪的罪魁祸首,“阿立还是真是忙啊。”轻笑了一声像是想起自己的那个朋友,一脸兴高采烈又有时候会朝自己抱怨预约实在太多连周末都没得放松——当然他完全将其视为炫耀。

伸手拿过那个手机,短消息几乎都是同一个女孩子发过来的,鸣子硫黄有些无奈地抱怨了一下好朋友的魅力,指尖却划开了解锁键,随之出现在屏幕上的自然是输入密码。

不是藏王立的生日。

“应该是某个女孩子的生日吧。”鸣子硫黄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又把手机放回了旁边的桌面上。

这个时候只需要欣赏那家伙之后匆慌安慰女朋友们的表情就行了。

可是手机震动而发出的声音依旧在耳边回响,无理由的躁动而又一次按错了按键。

“真是麻烦……”


[2]

“硫黄你居然不帮我回短信!”不知道去了哪里的藏王立在下午第一堂课的前几分钟踏进了教室就听到了好友一脸事不关己地表示他可能又要被甩了的噩耗。

等等,为什么要用又?

鸣子硫黄一边记录着新的利润,左手敲着计算机的按键头也没有回地便回答了:“反正你肯定是设了密码,我又不知道。”

“怎么这样!”果不其然手机屏幕上那个女孩子的短信轰炸的怨念几乎要透过手机把他捻灭成渣渣,藏王立一下子垮下了脸,报了一串明显是生日的数字后不忘凑到鸣子硫黄那再一次提醒,“听到了吧?下一次要帮我回啊!”

“是是是。”记录下最后一个数字,水笔在指尖转了一圈跌落到桌面,“反正过不了多久又会换掉吧。”

“我可是很受欢迎的啊!”

“我知道啦。”

无论你换了多少个密码,我都不会去记住。因为我想看到的那个数字,大概永远不会出现在你的手机上。

鸣子硫黄,今年17岁,第一次体会到了有钱也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情。

如何处理自己莫名其妙的感情。


[3]

“喂硫黄!你听我说话了没有?”藏王立把手机在他的面前晃了晃,皱着眉看着一脸严肃的鸣子硫黄又凑过去看了看他面前的电脑的图像,“没有跌钱啊,倒不如说是又上涨了吧。喂你不会是算钱算傻了吧?”

“啊抱歉抱歉,你说什么?”看着那头粉毛凑到自己面前,鸣子硫黄才反应了过来,推开了那个挡着自己视线的脑袋。

“你果然没认真听啊……”藏王立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算了,你刚才在想什么?”

“不,没有什么。”鸣子硫黄垂下眼,摇了摇头显然是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藏王立放下手机,仔细地看了他两眼后又把目光移到手机上,屏幕上的那个女孩显然不是上次那个短信轰炸的那位,到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生日密码的正住:“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啊。”

“是吗?我觉得还好。”鸣子硫黄敲击着键盘,看着折线的趋势稳定上升后才回答道。

“明明很明显。由布院前辈都问我你最近怎么了。”他突然停下了发短信的动作,凑到了鸣子硫黄的脸前认真地问道,“你是不是失恋了?”

“哈!?”不仅仅是因为脸太近,还有他说出来的话都让鸣子硫黄不由得瞪大了眼,明明以前都不曾注意过的细节,现在却意外地在意,他连人带着椅子退了一段距离后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弯着嘴角像是看着一个说了笑话的孩子一样,“怎么可能,要说恋爱,我只有可能和金钱谈吧。”他把目光移到了门口,“金钱才不会像女孩子一样背叛自己哦。啊对了,你手机密码还是上次那个女孩子的生日吗?”

殊不知,他的表情在藏王立的眼里倒像是隐瞒了自己的难过而强颜欢笑一般,听到了他那个类似于转移话题的出乎意料的问题有些发愣:“上次,你说哪个?”

鸣子硫黄熟练地报出了一串四位数字,不是说他有多在意这个生日密码,倒不如说是他对于数字的敏感。

说不定还有自己的那份见不得光的感情的催促。

“啊,不是了。”这次倒是意料之中,藏王立摇了摇头道,“早就换掉了。”

“所以你当初为什么要我帮你记密码啊。”鸣子硫黄无奈地斜了他一眼,“明明很快就会换掉的吧。”


[4]

“那么这次换一个不会换又好记的吧。”

藏王立突然一脸认真地说着。

“哦?对我来说好记的?”鸣子硫黄挑了挑眉,把目光集中到电脑屏幕上随口道,“1217吗?”

“恩,挺好。”

几乎是一秒都无法坐在椅子上,鸣子硫黄用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眉宇几乎要拧在一起:“你开玩笑的吧?”

“才没有啊。”藏王立却不看他了,因为发箍的束缚而翘起的发尾对着鸣子硫黄,声音里带着一些连他都说不清楚的感情,“我是认真的。”

“是这样吗…你是认真的吗?”

“你好烦啊!”藏王立几乎是从桌上跌了下来,紧紧揣着手机快步往教室门口走,“当我就是开玩笑吧!”

心里的失落谁会去在意呢?明明平时是那么风流的一个人,女孩子追求的预约短信几乎要撑爆手机,却偏偏要一点一点地接近那个家伙。

那个视金钱如命的家伙,虽然和自己在意的不是一个方向却意外的合拍的家伙。

手臂被人抓住,不用想也知道会是谁。

“我说。”鸣子硫黄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道,“你觉得我怎么样?”

不同于上一次在美男选举上为了拉票的诱惑,而是非常认真的平视着他。

“我……”那个女孩的短信依旧发了过来,但他却丝毫没有在意,整个教室像是只充斥着鸣子硫黄的一句,他像是将一切压在了一场赌局上的赌徒,用着迫切地想要知道骰子的大小但又怕知道后自己一无所有的口吻说着,

“我喜欢你。”


评论(26)
热度(128)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