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郑徐】对不起这只是个摸鱼.

我来除草了!

我来除草了!

我来除草了!

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没错我又干起了老本行xx

大概过两天还有一篇……?


如果有一天他离开了,你会表达些什么?

这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无法用言语表述的问题,或是哭泣,或是撕心裂肺的呐喊,但是都是徒劳。

——他们很清楚这一切。


“战争已经结束了。”他微眯着眼,风夹杂着迎面的风沙让他不能看清面前的人影。

[我知道。]

他好像是在笑,笑的仿佛是一个从未见过生与死的孩子,一个不曾亲眼见过队友离世的军人。

“队长和黄少他们也已经退役了……我可能……”他微垂着眼,良久还是慢慢吐出了那句听过百遍的话语,“啊……压力山大啊。”

风镜被他提在手上,他微微侧过头任由仿若是来自地狱嚎哭般的风将他的衣服吹的沙沙作响。

“东西,也该还给你了。”


——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明白……

——他已经死了。

——我明白,队长。


是的,我明白。

可是为什么我越来越像你了?


风止了,留下的不过是一块只潦草刻有名字的墓碑和快要跌落在地的风镜。


“我来看你了老郑。”黄少天拍了拍墓碑扬起一个并不好看的笑容,“让一个孩子跟你一起陪葬可不是军人该做的啊。我知道啊是他自愿的。

“连阻拦的权力都给我和队长呢。”


碑前的草长得很高了,风镜也不知道跌落后被风吹去了哪里。

是的,碑。

两块名字已经被风沙磨去的无名墓碑。

评论(17)
热度(21)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