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郑徐】郑&徐先生02-03

2.

即使现在说起几年前与徐景熙见面的那一天,郑轩也无不在感叹能遇见徐景熙真是太好了。无论是于情,还是于理。

应该是罗马尼亚,徐景熙记事总归比他要强——当然了,只不过是郑轩嫌麻烦所以干脆选择性地遗忘了很多事情。当时的郑轩刚刚异常漂亮地完成了一项不久前才被下达的任务,他将拆分后的枪械零件全部装进了事先在楼顶放好的背包里,然后任由其随着不远处大楼的爆破的轰鸣声消失殆尽。

他甚至能想象到那个嘴总是闲不住的话唠同僚在耳机那一端不住地想要他描绘当时爆炸时的场景。平心而论,郑轩觉得当时的爆炸是他当上了特工后见过最完美的爆炸。没有遗漏人员,没有同僚的话语,更不用解决一些莫名其妙的目击者。

当然了,似乎当地的警方并不觉得那很完美。

当郑轩解决掉染上硝烟的衣物和枪械回到居住的旅馆前台准备好好喝一口伏特加压压惊时,门外传出了警车的鸣笛声。

压力山大,不会就这么暴露了吧?郑轩扯了扯嘴角,放下酒杯准备乘着闯进旅馆的警员没有注意到他时溜上楼。

正当他已经准备起身离开,一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妈的。”郑轩控制住了自己用手捂住脸的动作,没有控制住已经脱口而出的话语。而警员显然听不懂中国话,明显是欧洲人的五官因为怀疑而有些纠结,嘴一张一合地说着郑轩听不懂的语言似乎是在询问着他什么。

郑轩发誓如果旁边没有那么多尖叫的人或者他还有他在旅馆前厅的意识,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再面对着这个警员他就会产生自己已经被警方逮住正在进行审讯的错觉。

“Well…”郑轩有些焦急地皱起了眉,如果自己再说不出什么话就真的有可能被逮进局子里了。正当他有些焦虑地看着还有着些许伏特加的酒杯时,听到了熟悉的母语夹杂着别国语言在向他的地方靠近。

“nu sunt opersoană.(我不是一个人)哦,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前厅的少年朝着正喋喋不休地询问他的警官说出了一句话后向郑轩露出一个满怀歉意的笑容,顺便伸手揽住了他垂在身侧因为紧张不知道该怎么放的胳膊。

迎上警官询问的目光,郑轩扯出了一个有些尴尬地笑容然后扭头对那个正在询问那名不认识的少年的警员道:“He is with me.”

“Year.”少年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在郑轩脸侧轻啄一口然后弯起笑眼望向两名警官。而后者则互相看了眼,好像听懂了两人的英语,最后有些不放心地皱着眉看了他俩一眼最后离开去审问去了他人。

 

“好了。”郑轩任由少年拉着自己进了对方订的房间,然后关上门挑着眉看着那个已经不知道去翻找什么东西的人道,“你现在应该感谢我们不是在俄罗斯。”

“别那么生气嘛,不过还是谢谢你了。”少年站起身弯着笑眼看着靠在门背上的郑轩,“我叫徐景熙。”

“……郑轩。”有那么一瞬间郑轩想报上假名,不论是哪个都好,甚至是那个烦人的同僚的名字也好,最后他还是琢磨着把自己的真名说了出来。

徐景熙也不知道塞了些什么东西进了床头的柜子里,他坐在了柔软的单人床上看了看表抬头向那个不知底细的青年道:“饭点到了,我请你?”

郑轩皱了皱眉,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叹了口气:“压力山大。”

 

餐厅提供的饭菜满足了郑轩有点挑剔的胃口,但他并没有吃太多,而是有些狐疑地看着身旁那个吃的一嘴油水的少年:“你几岁了?你家人放心你一个人跑到外国?”

徐景熙随手拿起纸巾擦了擦嘴,不知道想起了些什么翻了个白眼道:“我成年了,谢谢。而且他才懒得管我……不过也不知到算不算的上家人。”下半句话埋没进了突然响起的音乐里,徐景熙被吓得一愣但看着郑轩依旧是那副表情后明白他没有听到那句被音乐覆盖的话语——即使他们坐的相邻。

“嘿。”徐景熙又一次擦了擦嘴,看着端着酒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郑轩,“你在想什么?”

“在想怎么把你遣送回国。”郑轩朝他笑了下,目光回到了酒杯上。

徐景熙摸着下巴看着郑轩,然后然后拉开他端着酒杯的右手咬上了那人摩挲着酒杯杯壁的唇。

不是吻,是咬。

郑轩推开那个少年后抹了抹嘴唇,果不其然地看见手背上一抹殷虹。徐景熙舔了舔嘴唇,嘴角弯起的弧度其中的含义有驳于他的年龄。

“所以我说,你得感谢我们不是在俄罗斯。”

 

3.

“我没有听错吧郑轩!你在那里被灌输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在手机另一端的黄少天几乎克制不住自己的差异叫了出来,“你才和他呆了一个星期!只有一个星期!我和文州也是认识了两年半才准备结婚的,你真的没有被突如其来的爱情冲昏了头脑吗!?”

“嘿黄少,你前几个月刚和喻文州分手,也没有结婚。”宋晓在他旁边打着电玩指出他言语中的漏洞。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刚想说什么电话那头的郑轩突然没了声,隐约间听见了几句模糊的交谈。黄少天也没管郑轩是否在意自己,他响亮地吹了声口哨后道:“看不出来嘛郑轩,挺利索啊。”然后像是想起之前自己想说的话后继续道,“婚姻需要以互相了解为基础,不然的话很容易破裂哦。”

“我还真不知道一个星期没见,黄少你变成了情感专家了啊。”郑轩歪着头看着徐景熙试图把自己藏在被窝里的举动轻笑了一下,“压力山大啊。”

“真是的……你都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黄少天嘟囔着,有些心疼自己的越洋电话费后挂断了电话。

“他是一个射击俱乐部的教练。”徐景熙坐在座位上眨巴着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人,清了清嗓子道。

喻文州有些无奈地微皱着眉宇,洁白的瓷杯里盛着的咖啡随着他手腕的幅度而轻微地晃动:“那么你说了你什么样的职业?”

“唔……”徐景熙眨了眨眼睛,朝喻文州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我说我是一名药剂师,为蓝雨私立医院工作。”

喻文州的神色僵了僵,然后喝了口咖啡像是想忘却刚刚徐景熙的话语:“你的意思是我得重新为你伪造一份身份文件?”

“抱歉啊队长,毕竟他是突然问起来的。”徐景熙揪着发尾,脸颊上写满了无奈。

喻文州叹了口气,他觉得他迟早要被手下的人气进医院——如果不是因为他天生的脾气好的话。身后的门被礼貌的敲了三声,徐景熙耸了耸肩挂断了视屏通话,放任自己陷在旅馆的椅子里闭上眼补眠。

“身份简历上是这么写的,姓名是郑轩,工作也是某家挺知名的俱乐部的教练,现在似乎是在休假期间。”李远翻开手里刚刚打印出来还带着余温的A4纸道。

“就像郑轩说的一样,徐景熙,蓝雨私立医院的药剂师。背景清白干净,连考试作弊都没有。”宋晓滑动着手机屏幕对旁边因为叼着棒棒糖而难得不说话的黄少天道,“他在客户里还挺受欢迎的。”

“他经常出差,为了一些烦人的客户。”郑轩想了想,替徐景熙拿了份蛋糕后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黄少天,“和我‘一样’。”

“他休假挺多的,但也不是没有出差的日子。而且他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呆在俱乐部里而已。”徐景熙飞快的编辑了条短信,思考片刻将收件人从喻文州改成了李远。

“你们顶多半年就玩完。”黄少天恶狠狠地戳着手机,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当然他的不满也只有宋晓感受得到,而他也懒得管。

“真是羡慕你,回家后有人开着灯等你。”李远飞快地回了短信,几秒后徐景熙又收到了另一封来自李远的短信,“你知道我的公寓里有着什么吗,黑暗和速食杯面。天哪我真对我的生活感觉到悲哀。”

我也是。徐景熙弯了弯嘴角,最后没有把这条短信发出去。


评论(18)
热度(38)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