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郑徐】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就当是复健好了.

……写的糟的我不敢看.难过的想哭.文力和成绩一起去死了.


我今天收到了一封信,一封来自我看着成长的孩子的信。我现在的心情激动得不行,但我依旧克制住了去拨打电话的冲动而来叙述这封信的过往的背景。

我年轻的时候在一家俱乐部当经理,那时还是键盘游戏的天下,没有全息立体,没有以假乱真的感官。那家俱乐部叫做蓝雨,是当时非常知名的一个游戏战队所属的俱乐部,里面的人都很和善,也包容过我年轻时的一些莽撞。

我似乎有些偏题了?但是不要紧,我相信你们不会嫌弃一个已经退休的女士的唠叨,不是吗?

我想说说一个孩子,他的名字叫徐景熙,是蓝雨队长从训练营中提拔出来的一个孩子。当时的蓝雨名气很响,有数不清的孩子想要踏上和他们一样的道路而来到了训练营,试图让正式的职业选手看见他们。

那个孩子是其中一个,虽然不是很显眼,但是他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这么说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的确是在蓝雨队长之前先注意到他的。

那个孩子——非常抱歉,即使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人了,但我还是不能改掉这个习惯,他笑起来很清爽,我知道这个形容词有些奇怪,但是我想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那个笑容了。半夜不睡偷偷来训练室训练的孩子不止他一个,但是被我抓到现行的只有他一个,他面对我时吐了吐舌头,表情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无奈。

“对不起经理小姐,下次不会了。”

“别把我当做你们老师一样糊弄,即使是下一次你依旧会这么干。”我双手抱胸,努力想要摆出一个严肃的表情,很无奈我失败了,我没忍住嘴角延伸出的笑意,最终在他的目光下笑了出来,“那么可别让我逮到第二次。”

“好的!”他的眼睛在窗外的灯光照耀下,明亮的吓人。

 

后来我发现他和郑轩认识,(郑轩是蓝雨蓝与俱乐部旗下的另一名职业选手,每天像是都没有睡醒一样打不起精神,我真的非常好奇这样的人是怎么愿意听着一个孩子不住的念叨的)我不止一次在处理文件时思考过他们认识的过程,但这点小八卦不适合我去探索,我也就将其弃之与一旁了。

再次燃起这份好奇的时候,是在徐景熙进入蓝雨战队之后。

郑轩对他关爱有加,这听起来就像长辈对一个晚辈的感情,而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我撞见他俩在茶水间的拥吻。

我不能把当时的情景太好的展现在文字上,也不能表达分毫我当时的震惊。我并不歧视这个性向的人群,我对天发誓如果我看见一对男女在那时我也是这个反应——我在他俩的目光中有些尴尬地后退了一步,然后说了句抱歉飞快的走了,虽然我不知道当时我的表情是如何的,但我相信一定不怎么好看。

再后来徐景熙和郑轩就绕着我走了,我有些无奈,但也不想多说些什么。这种感觉很奇妙,我并不明白正确与否,但我决定保守住这个秘密,不想与他人诉说。

 

可是我没想到我重新想起这件事,是面对那个哭红了眼的孩子。

郑轩退役了,每个职业选手都会有的结束,没有人会避免,即使是斗神叶修。徐景熙对此没有多表示些什么,他好像刚刚步入20岁,又好像没有,我记不太清。他坐在没有人的楼梯口抹着着眼泪,脸颊都被他的衣服所擦红了。

“别这么难过。”我拍了拍他,试图安慰他却找不到更好的语言。

他没有回答我,我看着他不再流泪的反应叹了口气,但他始终没有开口。

最终是我选择开口打断了这段沉默。

“几个月前的事……恩,我很抱歉。”我明白徐景熙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他的身子僵硬了一下,然后他好像笑了下说:“没关系,反正现在没关系了。”

我不记得当时我是怎么离开的,我的心中充斥着难过和伤感,好像那个和恋人分手的是我一样。我想起了过去那个孩子发亮的眼,我不知道等到他面临退役后他会表达些什么。

或者是什么都不说。

几年后他就那样退役了,我看着这个我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发布会。我又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现在想想我当时真的是嘴笨的可怕,但是一切都不会因为过去我说了些什么或者我什么都没说而改变。

如果我能知道现在发生了些什么,我绝对不会对于我没能安慰他而难过许久,而是从心底祝福着这两个孩子。

 

我知道你们最想知道什么,他们说将会来接我,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很奇妙不是吗?他们还记得我,这个为他们保守了一个秘密的小经理。

现在门铃响了,我要去迎接这两个孩子了。


评论(18)
热度(37)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