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郑徐】郑&徐先生 06-07

6.

“或许你认为只有你们间有这样的困扰。”我翻阅着A4纸,思考着需要提出的问题,“但是我可以保证,几乎每一对来我这的夫妇……呃,都有这样的困扰。”

郑轩挑起眉看着我,轻笑了一下。

 

徐景熙闭着眼掰着手指算着郑轩此刻驾车距离家有多远,良久他睁开眼目光跟着挂钟的秒针走动了一圈,徐景熙舔了舔嘴唇拾起书本随手扔到了餐桌上站起身走向大门。

放在不远处的手机传来轻响,正在穿鞋子的徐景熙回头看了眼手机没有多理会便离开了屋子。

夜幕中李远靠在一辆轿车旁看着徐景熙蹦跳着出了单元楼不禁翻了个白眼,他打开车锁坐进了驾驶室等着徐景熙上车,等到他坐上后排才打了个哈欠发动汽车。

“哇哦,结了婚的人的气场就是不一样。”李远回头看了看正在摘戒指的徐景熙咂了两下嘴转过头继续开车。

“少说废话。”徐景熙将戒指小心地放进了盒子里,然后冷淡地说道,“我得在十点前回去,如果我没来得及出来就直接冲进来大杀四杀吧。”

李远看了眼右边让车换了条车道:“那样的话你就等着你那亲爱的丈夫去监狱看访你吧,我已经能想象他缤纷的脸色了。”

徐景熙侧目看着车窗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没有多搭理李远,后者在路边停了车又看了他一眼道:“半个小时,没问题?”

“没问题。”徐景熙拿起李远放在后排的大衣打开了车门,留给李远一个背影。

……

郑轩坐在包厢里调整着手里的枪械,时不时看一眼手腕上表,随着时间的流逝皱眉的次数逐渐递增。他稍微有些坐不住了,而旁边的宋晓像是看出了他的焦虑但什么都没有说——也可能是因为黄少天的声音已经接近了所以才没有冷嘲热讽身边这位已婚人士。

“我必须和你们说,这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好的军火。”随着包厢的门被打开,黄少天随着两位男士的进入后顺手锁上了门,朝两人转过来不可置信的脸闭上嘴露出一个微笑。

宋晓揉着手腕,在郑轩的上膛声中拧断了一人的脖子,而剩下一人也只比对方多活了几秒——郑轩甚至都没有看他就打爆了他的脑袋。

郑轩没等黄少天开口便看了眼表拍了拍衣服翻身从窗子离开了这栋酒店,宋晓探头看完郑轩安全着陆后开着车立刻走人连个背影都不给两人留后望向黄少天,后者捏着鼻子用脚踢了踢离他最近的一具尸体道:“恋爱的酸臭味。”

“他们已经结婚了。”宋晓拾起枪,拒绝对郑轩的行为做评价。

……

“你想领养一个孩子吗?”郑轩难得没有按照以往的时间出门,而是延迟到了徐景熙起床时还在为他做早饭。他用锅铲翻着平底锅里的荷包蛋,扭过头望着正因为没睡醒而揉着脸的徐景熙,“孩子们都很喜欢你。”

孩子们是不会喜欢一个把毒药当白开水递给别人的人的,徐景熙盯着面前的玻璃杯中的白开水试图把他和兑水的砒霜分别开来:“我不会喜欢他们的。”

徐景熙努力将昨晚遇上了隔壁邻居的事情锁紧脑中的潘多拉魔盒,不再让自己想起来。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回想自己用抱小狗的方式抱起那个孩子瞪大眼睛的表情,天哪,天知道郑轩是怎么看出那个孩子喜欢他的,想到这,徐景熙又用力地抹了把脸。

“压力山大。”郑轩将装有荷包蛋的盘子放到了徐景熙面前,满意得看见了徐景熙脸上写满了我终于吃上了热的早饭几个大字,“那么我们以后再谈吧。”

徐景熙用筷子拨了拨荷包蛋,在郑轩背过身时翻了个白眼。

孩子?他不太确定自己会不会没忍住把那个小鬼掐死在家门口。

 

7.

一场温馨的早餐时间被手机的来电铃声打断,郑轩听着那徐景熙常哼的歌曲朝对面正往嘴里塞荷包蛋的人挑了挑眉伸手拿过离自己不远的手机:“速食泡面?”

“哦,是一个烦人的客户。”徐景熙接过手机含糊不清地道。

“别给客户起绰号。”郑轩用手撑着脑袋保持着这个姿势看着徐景熙,对面的人把身体的重力都靠在椅背上皱着眉用德语和对方争执了一会儿然后妥协似的放松下眉眼有些不满地用中文说了句“随便你”便挂了电话。

郑轩饶有兴致地看着徐景熙用着他听不懂的语言骂人,然后意味深长地道:“你和那个客户挺熟络的嘛。”

听到了这话后徐景熙停止了嘴唇的翕动,抽动了两下脸部表情露出了一个郑轩看惯了的笑容道:“吃醋了?”

“压力山大啊……”郑轩放下手伸了个懒腰,伸手将徐景熙盘子里半个荷包蛋塞嘴里,“恩,吃醋了。”

徐景熙瞪大眼睛看着郑轩,也不知道是为了郑轩的话还是那半个荷包蛋,片刻后他放下手里的筷子让自己摆出郑重的表情道:“我得出门一趟,大概有好几天,机票已经订好了,我下午就出门。”

“好吧,不过记得回来前给我打个电话。”郑轩咽下嘴里的荷包蛋,走到徐景熙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正想离开又想到什么似得俯下身给那个还坐在椅子上的人一个亲吻。

……

郑轩摸着手指上因为握枪而产生的茧,回头确定正在准备午饭的徐景熙没有望向自己后走向了卧室。

卧室还是那个样子,自己枕头上放着今天的晨报而徐景熙的床头柜上还放着那本没有看完的呼啸山庄。郑轩环视了一周,然后移开了墙角边的书柜露出了嵌在墙壁里的密码锁。

婚后徐景熙搬到这间房子里后从未注意到过卧室后有一间屋子——当然了,这间屋子所占的空间并没有大到令人起疑。郑轩输入了密码后看着自动打开的门第一次庆幸徐景熙没有提出贴墙纸的建议。

……

徐景熙把玩着手里的水果刀看着正在煮汤的锅子,回头看了眼厨房的门确保郑轩不会进来后将烤箱搬了下来,看着流理台里面藏着的金属箱子升上来自动在瓷白的台面上平铺开露出里面满满当当的试管和药品。

徐景熙用手指轻戳着玻璃制的试管,又回头看了眼门口才放下心抽出藏在箱子最底下的匕首放在自己外套的内兜里。

“这也不是我想骗你嘛。”徐景熙轻抚着隔着一层布料的匕首,将烤箱搬回了流理台上。

 

郑轩侧过身避开交谈甚欢的宾客,手里的托盘上最后一杯香槟都被擦身而过的宾客拿走。他看了眼身侧穿着上万元的礼服西装的宾客无声地说了句压力山大,他将托盘夹在身侧往另一侧人流量相对较少的走廊走去。

郑轩走到走廊的尽头,扔掉了手里的托盘,扔在地上而发出的声响引来了电梯口的警卫的注意:“别发出声,我的压力会很大的。”郑轩象征性的扬了扬嘴角,衣袖里藏着的匕首稍显寒光便割断了警卫的气管。郑轩随手将匕首甩到了角落,将警卫的配枪从其腰间取下又掂量了两下便持在手里。

电梯很快就从三楼上升到了五楼,郑轩在电梯开门前躲在了旁侧看着保安带着疑惑的表情探头进来看,带着疑惑的表情倒在了电梯和走廊之间。

郑轩踩着尸体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辨别着房间编号找到了那间住着自己刺杀目标的房间。片刻后郑轩保持着站在门口的动作微微皱起眉,作为一个活人他已经太久没有动静了。他伸手按上了门把,意外的没有锁。

“怎么回事?”郑轩仿佛已经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任由门随着惯性越开越大,直到露出房间里那具被捅了一刀的尸体。

郑轩挑起了眉看着那个本来应该由自己杀掉的人,走进了房间后目光转到了躺在床上的那具口吐白沫的女性尸体。“死的真难看……”郑轩匆匆扫了那具衣衫不整的尸体一眼,走到了大开的窗边并不意外地看见了挂在了阳台边上的细线。

“喂黄少,活被人抢先了。”郑轩侧目望向电视机旁的摄像头,拉了拉手上的手套后将手枪扔在地上离开了房间,“记得清理掉监控记录前调处这间房间的监控记录……不过我觉得也不会有了。”


评论(6)
热度(26)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