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郑徐】郑&徐先生 12

12.

“我敢发誓我听见了手枪上膛的声音。”

徐景熙在李远的目光下顺时针转着无名指上的婚戒,却也只是单单地反复这个动作没有下一步的行动——比如摘下这枚戒指。

李远盯着他往复这个动作许久,终于移开了目光望向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所以呢?说不定他和你结婚都是计划内呢?就是为了最后杀了你。”

徐景熙动作一僵,终于停下了令李远止不住翻白眼的动作,嘴唇翕动了几下又最后索性一抿嘴不去搭理李远的话语——但他不能否认李远的话和脑海中往复的画面与声音像是打磨过的战术刀一样,将包裹着他心脏的肌肉组织一点点割开,剔除,最终将那颗鲜红跳动的心脏暴露在空气中,众目睽睽之下。

徐景熙打了个哆嗦。

而另一边的李远没注意到徐景熙的小动作,自顾自地翘着椅子思考郑轩从一开始就是怀着目的接近徐景熙的可能性有多大:“你说他和你上床时在想什么?”

“闭嘴李远,你绝对不想让我在你身上试毒。”

李远轻哼了一声稳住椅子,眼底流动着的机敏与算计让徐景熙不禁有些皱眉:“你又想干什么?我和你说这是我家……”

“家务事?你觉得郑轩会这么觉得吗?”李远朝徐景熙露出一个笑容,嘴角分明的调笑让徐景熙有些气节,却又找不到言语反驳。比起李远的话,徐景熙觉得自己已经默认了李远所说的一切的这件事才更令他绝望。

他们所谓的婚姻是建立在四年前的罗马尼亚宾馆里的第一眼上——也是建立在他与郑轩相遇的第一句谎言上。

每当徐景熙侧过脸编着谎言去欺骗那个人时,免不了心底烙印上抹不掉愧疚。

但是当他明白自己欺骗郑轩的同时,那个不由得和自己错开目光的男人也同样编着他听不出的谎话。

他们的爱情是由一句位于异国的谎言打下的地基,再由层层叠叠的谎言逐步添砖加瓦,最终得到的不过是一份摇摇欲坠的婚姻,而现在已经坍塌了。

“不过你现在算是自由了吧?”李远望着徐景熙,语调的轻快和徐景熙的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用掐着点收拾东西,或者来不及时翻窗回家,或者在对方开门时把刀具踢到床底下。”

李远看着徐景熙有些纠结的表情,想起什么似得慢悠悠地补上一句:“也不用为了领养孩子的问题烦恼了。”

“我从来没有对最后一件事烦恼过。”徐景熙试图控制自己不再去看戒指,也不去想郑轩,“一个乐于把毒药当饮料给别人喝,或是会用刀比划着该割哪条血管比较好的父亲?别开玩笑了,我一定是那些被大人用来哄骗孩子睡觉的恶魔。”

“哇喔?我已经可以想象孩子长大后问你们‘我为什么没有妈妈?’这样的问题了。”

“这个问题建立在没有发生现在这样的烂事的基础上。或者说我和郑轩依旧活在数不胜数的谎言中而且我没有拧断那个孩子的脑袋的基础上。”徐景熙让自己看上去像是冷静地否认李远的话,但是他明白自己失败了——从他声音逐渐产生的颤抖中可以听出。

因为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如果他们这四年的生活都建立在谎言上,那么郑轩吻他时轻诉的爱语是否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后写在计划书中的一条?

你不能爱他了。

徐景熙睁大眼睛,无助地任由这些话侵占他的大脑。

“那么,要不要来吃一碗速食泡面?”李远舔了舔嘴角,将目光移向墙角,“欢迎回归单身的行列。”

在李远看不见的死角,徐景熙深吸一口气,将无名指上的戒指慢慢取下,紧握在手心里。

你得杀了他,徐景熙。

你不爱他了。

你不能爱他了。


评论(20)
热度(26)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