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郑徐】郑&徐先生 14-15

14.

郑轩看着卧室墙壁上窟窿,里面整齐排放的枪械全部被收走,只留下空着的架子像是想要刺激郑轩这个后到者。

“妈的。”郑轩扶着已经被砸开的墙壁,瞪着已经被清空的仓库扶着砖块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着白,“徐景熙你个混蛋。”

站在门口的宋晓挑了下眉,没理会郑轩的咒骂径直离开了房间,整栋房子都已经被先一步来的徐景熙全部搬空了,连冰箱里的食材都没放过。

而在客厅和别的房间寻找信息的下属之间的议论逃不过宋晓的耳朵,郑轩带着宋晓还有别的下属来到这栋房子时还拜访了一下隔壁邻居,那个小娃娃抱着郑轩的胳膊有些含糊不清地说着吵架了就要道歉,而郑轩少见地没有念叨那句口头禅,而是轻抚着孩子的头发向那位年轻的女士道歉。

宋晓回头看了眼卧室,突然想起了黄少天。

“也不知道现在黄少和喻文州到底怎么了。”他打了个哈欠,觉得自己不是很理解这些谈恋爱的人。

 

“重点调查目标履历。”徐景熙双手抱胸在不大的房间里踱着步,有些烦躁地皱着眉,“电话卡,信用卡,语音扫描。”

“拿什么扫描?”李远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望向故作镇静的徐景熙。

徐景熙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李远,片刻后拿出手机调出手机录音放到李远面前。“我晚上八点回家,不用等我吃饭了。”李远的目光从徐景熙身上转到了手机屏幕上,又移向了徐景熙:“看不出你有这种兴趣爱好啊。”

“查询数据库。”

“查什么?郑轩?”李远反问着,但是手下动作却丝毫没有停顿。

徐景熙放下手转而扶着椅子靠背,指甲卡着皮垫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或许是有但是被打断了,背对着徐景熙的一人转过来挥着手招呼着徐景熙:“小徐,我们好像找到他了。”

“哪里?”徐景熙的指甲嵌进皮垫,他没控制好自己声线的颤抖引得周围排查信息的人不由得侧目。

“这里。”那人转过身重新面对着电脑屏幕,键盘的敲击声不绝于耳,“热传感器感觉到有人靠近,正在进行扫描楼栋。”

李远望向身侧的大屏幕,被他短暂忽略的手机好像想要重新找回存在感一般,响起了来电铃声。李远愣了一下,徐景熙的反映比他快一点——他俯过身拿过桌面的手机,目光没有从来电显示上移开过。

郑轩。

徐景熙深吸一口气,划开了接听键:“郑轩?我不是说过别来我的办公室来见我吗?”

“你现在还是我的合法伴侣。”郑轩的声音透过手机有些失真地传出来,他的音调甚至还有些上扬,“小心点景熙,我一个动作就可以让你们全部去见马克思。”

“我就算给你一张这里地图,你也找不到我。”徐景熙说着,却没有再看手机屏幕而是望向了屏幕,手机里郑轩的声音带着笑意丝毫没管徐景熙的嘲讽:“我最后劝你一次景熙,你不会想死的。”

“D区无人。”机械的电子音不带任何感情地汇报着正在进行的工作。

徐景熙盯着正在显示进度的电子屏幕,没有任何的动作:“你不会希望我翻身装死的。”

“我们结婚三年了景熙,你应该了解我。”

“是四年。你也应该理解我。”

“C区无人。”

徐景熙闭上眼深吸了口气,握住手机的手有着细微的颤抖:“我不会逃的。”

“压力山大啊……”

“发现入侵者。”

“OK立即撤离。”徐景熙后退一步,将手机连同身边最近的一叠文件甩进焚化炉,再抬头时屏幕上已经闪出了文件全部备份结束已经删除的字样。徐景熙伸手在焚化炉按上启动的按钮,跟着已经结束备份工作的众人离开。

李远匆匆扫描过了虹膜,攀着绳索率先滑下了楼栋。最后一个抵达的徐景熙站在窗边低头看了眼一个接着一个滑下去的队友,在天花板的通风管道被踹开的声音中回过头望向拿着枪的郑轩,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我说过,我不会逃。”

徐景熙的身高和郑轩差不多,甚至还稍微比他高上了那么一点。

他舔了舔嘴唇,想起了第一次见面后的那个吻。

“我也不想死。”徐景熙贴着郑轩的嘴唇,没有咬上去,也没有舔舐。只是相贴着,轻微翕动着诉说这有两个人听得见的话——虽然不是什么情话。

郑轩看着徐景熙攀住最后一条绳索向后踩空,彻底离开他的视线。

他始终没有开枪。

 

15.

“你是说你有机会杀他,可你连保险栓都没拉开?”

黄少天夸张地张开手臂看着面前正在撬开焚化炉的郑轩继续道:“我可以提供任何武器,可你告诉我你杀不了他?现在他可能随时过来报复你,这就是你想看到的?”

“黄少别和疯了一样。”郑轩蹲下身从炉中翻出一部已经焦黑的手机,看了眼后随手扔到了身后。黄少天躲过那块焦黑的板砖缩了缩脖子,但依旧没有止住他不断吐出的语句:“你就快把我折腾疯了,而你在一堆烧成灰烬的纸张里翻找着就和疯的也没什么区别。我给你杀掉徐景熙的时间还有多久?34个小时?还是33个小时?”

“18个小时多一点。”郑轩甩了甩手,将没有完全烧尽的纸小心翼翼地拿出来放在桌面上。

“你只剩下18个小时,然后就由我接手杀了你?”黄少天睁大眼睛,然后抹了把脸,“天哪我受够了,你必须得把他杀了不然我迟早得疯。”

郑轩又从炉中找到一张没有被烧尽的纸张道:“压力山大,别教我如何杀了我的合法恋人。”

“他不再是你爱人了,是你的敌人而且说不定他现在就在外面看着我们策划下一步该如何整死你。”

郑轩叹了口气,在尚且完好的碎片里寻找着什么。黄少天皱着眉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郑轩的一句话止住:“找到了。”

黄少天翻着白眼想要咒骂纸张焚化的气味,目光顺着上面零星的文字寻找着郑轩所说的重要消息——最终他的目光止在了一个名字上面。

“你确定?”黄少天张了张嘴,良久憋出一句。

“这里面全部都是他们那里的文件。”郑轩将纸片放在灯光下,看着黄少天少见的差异的表情意外的有些好心情。良久黄少天才将表情调整回来,做着深呼吸试图调整自己的心情:“我一定要杀了这个家伙。”

暖黄色的灯光下,纸张的碎片上签着一个有些潦草的名字。

喻文州。

 

“你好这里是蓝雨出版社,我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前台小姐有些好奇地盯着面前这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但也止于好奇看,她的目光微微向左偏移,余光可见柜台深处放着的一把已经上膛的手枪。

“没有,我找个人而已。”

“请问有预约吗?”

郑轩看了她一眼,侧目望向电梯处道:“没有,但他不会在意的。”

……

徐景熙看着监控上那个靠在电梯内壁上没有因为电梯的停顿而有分毫惊慌的男人:“郑轩,我最后一次劝你,逃命吧。”

“你不会逃,我也不会。”郑轩抬起头望向监控,歪了歪头表示自己的无所谓。

徐景熙用眼神意识身边的李远排查出郑轩所在的电梯,他俯下身看着屏幕,仿佛这样镜头那一边的人就有可能看见自己:“你现在困在一个处在七十米高空的铁箱子里,底下空无一物,你觉得你有什么出路吗?”

“这么说这是一个陷阱喽?”郑轩侧过头没去看监控,轻笑了一声,“压力山大啊。”

徐景熙没去看郑轩,转而望向了李远的屏幕,上面的四号电梯打着着重符号:“郑轩你真的不逃吗?”

“景熙。”郑轩扬起了嘴角,伸手扶住了电梯内壁面对着摄像头道,“你不知道我是谁,你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少能耐。你总是在低估我的能力,我亲爱的妻子。”

徐景熙听见监控那端人的笑声不由得红了耳根,他伸手摸了摸发烫的耳朵瞪了旁边憋笑人们一眼然后道:“彼此彼此。”

郑轩收起笑容,看着那个反着光的监控机器眯起眼:“压力山大啊,那么——”他故意拖长了音,他有把握镜头对面那个人会因为他的话语而紧张,“聚能炸弹装在平衡缆绳上面?还有两个在第一和第二闸门上?”

“也许吧?”徐景熙深吸了口气,身侧的李远看了他一眼道:“啊,他都找对了。”

看见监控里郑轩重新露出的笑容,徐景熙瞪了李远一眼道:“没错,谢谢。

“不过你在主缆绳上找到了另一个炸弹了吗?”徐景熙重新将目光移到了屏幕上,试图让声音平静下来。他看着镜头里有些疑惑地看着电梯顶部的郑轩,扬起嘴角露出郑轩见惯了的笑容:“离开这座城市,否则我就引爆炸弹。”

郑轩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片刻后他抬起头看着四周擦得可以当镜子用的电梯内壁像是放弃一般地摊开了手重新望向监控。

“那么就引爆炸弹吧。”

徐景熙张了张嘴,像是大脑没组织好语言而身体已经有了反应,他用手撑住台面盯着监控,一字一句地道:“你什么意思。”

“我认输。”郑轩保持着摊手的姿势道,“你引爆炸弹吧。”

“你以为我不敢吗?”徐景熙微微眯起眼,看上去有些困惑地歪过头问到。

郑轩收回手,将手背在身后,笑容中有着异常刺眼的挑衅:“我认为你舍不得。”

徐景熙直起身长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开始倒数了。”

李远不禁侧目望向那个因为紧张而舔着嘴唇,却故作镇静地倒数的同僚。

“五,四,三,二……你有什么遗言吗?”

“新窗帘很难看。”

徐景熙动作顿了顿,他咬着嘴唇看着监控最终开口:“再见了,郑轩。”

回答他的只有电脑屏幕上闪出的雪花。


评论(25)
热度(24)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