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郑徐】郑&徐先生 16

将近三千字.我有点方了.

不管了.晚安.


16.

电梯缆绳因为爆炸的原因而断裂,没了提起电梯的支持力这个铁皮箱子从七十楼起擦出一路火花最终在底楼的地下室彻底报废。

正缩在柜台后打着小游戏的前台小姐一震,低头疑惑地看了眼脚下也顾不上电脑页面上的游戏,转而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徐景熙瞪大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他的大脑有一瞬间仿佛随着屏幕的雪花闪出而短路了一般无法接收信息。他拍了拍脸望向李远问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李远眨了眨眼,低头看了眼放在键盘上的手又望向徐景熙道:“不是你说要引爆炸弹吗?”

徐景熙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得动作一顿,然后将耳朵上别着的耳机扯下来扔进垃圾桶也不顾李远的阻拦跑出这间办公室。

可当他走出了办公室,他才明白他连该做些什么都不知道。

李远出来拉着他的手臂意示他赶紧回去,而他看着面前来往的工作人员不知所措。

他该下去看看郑轩死了没吗?

看到了尸体后他该说些什么?

……他该下去吗。

徐景熙有些焦虑地朝李远露出一个苦笑,表示自己没问题。

而前台小姐拨打的电话和办公室里由雪花变回监控最终瘫痪的这一幕,被追出来的人们抛在身后。

当然他们自然也没有看见当屏幕闪回监控时,郑轩看着镜头一脸若有所思。

 

酒店里播放着轻柔缓和的音乐,而侍者端着盘子经过一桌桌的宾客时不由得驻足去打量一着这个独自坐在桌前喝酒的男人。

徐景熙看着面前高脚杯中盛着的透明酒液心里五味陈杂,他想叹口气,想给自己这四年的婚姻一个评价,可嗓子像是噎着什么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反而把自己噎出了眼泪。

徐景熙想抬起手摸上脸侧把眼泪抹干净,一只手覆上他的脸颊替他抹去了泪水。侍者俯下身时的气息打在徐景熙裸露的颈脖上,而徐景熙突然笑了。

“你又摆了我一道。”郑轩直起身将占着泪水的指尖放在唇上轻抹了一下,然后走到了徐景熙对面朝他笑了一下,“这是我刚刚想到的一句话。”

徐景熙就像刚刚流泪的人不是他一样,抬起头他看着郑轩熟悉的脸然后开口道:“你决定了些什么吗?”

“我决定了。”郑轩将徐景熙面前的酒瓶拿到自己面前倒了一杯酒,“我要和你离婚。”

“非常好。”徐景熙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道,“这里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的地方,这真是太适合了。”

郑轩没有对他这句话发表什么言论,反而拉开他对面的椅子问到:“我可以坐这吗?”得到了拒绝的答案后郑轩坐上了椅子,顺便将面前的餐巾垫在腿上。

“要来一杯香槟吗?”郑轩秉着“侍者”的态度朝徐景熙笑了一下,顺便晃了晃手里的酒瓶。

“香槟是用来庆祝的。”徐景熙垂下眼,伸手按上了腰间放着毒针的盒子没有去看郑轩的表情。

郑轩转过头看着旁边聊得正欢的几桌宾客,像是没话找话说一样:“你这身衣服很好看。”

“我在服丧呢。”徐景熙下意识接道,他看着自己黑色的西装有些说不出话,他过去可不太喜欢黑色。

“你应该常穿黑色,你很适合它。”

“谢谢,我明白了,我不会再穿。”

郑轩丝毫没有像被拒绝了一样,他回头看着不远处舞池里不知道是由谁打头但已经有不少人在里面随着音乐的旋律踏着舞步:“要来跳一支舞吗?”

徐景熙终于抬起头打量着郑轩,眼底压抑不住的好奇和嘲讽郑轩看的一清二楚:“你会跳舞?”

“既然大家都清楚对方的底细了,这点小事也算不了什么。”郑轩拉着徐景熙搭在桌面上的手也不顾那人有些诧异地想要缩回手的动作,即将走进舞池时一个用力将徐景熙甩到了自己身子另一侧而那人因为惯性而条件反射地抓住了他的衣服,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郑轩一眼。

郑轩和徐景熙相握的手改握成了食指相扣,郑轩凑到徐景熙耳边轻声问道:“你觉得我们之间的结局可能是皆大欢喜吗?”

“皆大欢喜?”徐景熙冷哼一声,跟着郑轩踏着舞步道,“那一定是因为我们之间还没到结局。”

郑轩随着音乐顺势拉着徐景熙转了个弯,将徐景熙腰间别着的盒子摔倒了一对情侣的桌下。徐景熙控制着自己不被郑轩扔到地上,两人相握的手之间有些些许汗水,让徐景熙有些不太舒服。

他蓦地松开了手蹲下身,撩起郑轩的裤腿将其的匕首扔到了墙角,然后任由郑轩将他拎起来继续进行着舞蹈。

“你觉得我们的婚姻为什么会失败?因为我们直接的骗局,谎言?甚至因为是同性?”徐景熙回忆着过去学习的舞蹈,他甩了下脑袋,想要把粘在脸侧的头发甩下来。

“我有了一种新的构思,刚刚想出来的。”郑轩搂着徐景熙顺着人流选择走向的方向,而怀里那个人轻哼了一声道:“我不介意听一下。”

“是你毁了我们的婚姻。”音乐一顿,徐景熙凑到了郑轩脸前有些无所谓地道:“真是骇人听闻。”

郑轩侧过头,没有多理会徐景熙的评价而是继续着自己的话语:“你把婚姻当做了任务,计算着接下来的每一步,排查着每一个细节可能影响到的未来。”

“而你在逃避它。”徐景熙没有否认郑轩的话,即使他清楚自己并没有这么做。

“如果我只是你身份的一个掩护,你怎么会在意我。”郑轩带着徐景熙转了个方向,语气中带着不轻易察觉的失落。

“谁说你只是一个掩护。”

“难道我不是?”郑轩微微仰起头,将两人相握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那我对你来说是什么。”良久,徐景熙才开口询问。

郑轩盯着徐景熙的脸,突然将他撞在了舞池一旁的柱子上,徐景熙吃痛地轻叫了一声,刚开口想骂人但那人的嘴唇直接就覆了上来,将他因为疼痛而产生的呻吟抑制在了唇舌中。

两人相握的手已经松开,郑轩捧着他的脸毫无绅士态度地咬着徐景熙的嘴唇,不知道是谁先张的嘴,舌头强占着对方的口腔,舔舐着口腔的内壁,吞咽着掠夺着对方口腔里的一切。

这像是一场战争,一点都不像接吻。

双方吮吸着对方的嘴唇,分泌出的唾液被舌头搅动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相贴的嘴唇下流下的唾液顺着徐景熙脸部的线条滑落进衬衫衣领中。

最先受不了的是徐景熙,他涨红着脸去推搡着按住自己的人,当两人的嘴唇终于分开后他也不顾舌尖扯出的银丝和嘴角的唾液大口呼吸着空气,吞咽下嘴里的唾液——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郑轩的,或许都有。

“混蛋……”徐景熙弯下腰抚着膝盖大口地喘着气,泛红的眼睛和嘴边反着灯光的唾液看的郑轩想把他按到墙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这个家伙的所属权。

好像之前提出离婚的不是他一样。

徐景熙看上去有些犯迷糊,他伸手用西装袖子抹了下嘴角推开旁边想拉他的郑轩道:“我去趟厕所,酒喝多了。”

“那里可没有出路,景熙。”郑轩舔着嘴唇,不忘向那人“好心”提醒道。

冷静点郑轩,他是个骗子。郑轩看着卫生间的方向,提醒着自己。

你得冷静点,谁知道他之前有没有和别人上过床。

就在他警告着自己的时候,人群突然尖叫起来四下散开,又不由自主地往安全出口的方向涌去。

郑轩看着冒出烟雾的卫生间,嘴角上扬了起来。

他回过头,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了人群像是在等他一样,被咬得有些红肿的嘴唇上扬着,像是在嘲笑他。

郑轩追着人群中的徐景熙挤到了酒店的外面,可那人却是没了身影。郑轩有些焦急地捋了一下额前的刘海,而身侧的一位女士有些奇怪地四下看着,最后将目光集中到了郑轩身上。

“你的身上有响声。”

郑轩诧异地摸上自己穿在衬衫外的黑色马甲,然后有些粗暴地将其扯了下来也不顾纽扣洒了一地——反正衣服不是他的,谁管呢。郑轩将马甲扔进酒店门前的喷泉里,炸弹爆炸时的冲击让水溅到了大部分人的身上。

郑轩也不顾那位女士被吓懵的样子,有些粗暴地推开她然后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然后他当着受到了惊吓的人们的面将路边停靠的一辆轿车中的司机拽了出来,然后坐进了驾驶室。

“借用一下。”


评论(5)
热度(23)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