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郑徐】郑&徐先生 17-18

写到两人打架的时候起来去客厅找水喝,完美的一头撞上了墙壁.

痛的我蹲下来抱着头嘤嘤嘤[其实并没有

然后端着水杯看到文档才知,这就是命,这就叫报应.

下一章就有肉了你们激动吗.

反正别对我抱希望.我自己都不激动.

晚安.


17.

徐景熙握着方向盘的手从紧握到五指张开,然后又重新握紧方向盘,如此往复。节骨分明的纤长手指在车窗外几乎要将黑夜照耀成白天的灯光下印衬得更加苍白,他盯着面前的道路无意识地舔着嘴唇,盯着眼前已经没有太多车辆的道路。

挂在耳边的耳机传出流行乐曲的声音,徐景熙僵了僵,然后轻笑了一下拿起放在副驾驶位置的手机划开了接通按钮:“嗨,我是徐景熙。”

“你这是第二次准备杀我了。”郑轩的声音从耳机里穿出,经过电子的处理显得有些失真。

“还会有下一次的,别着急啊。”

郑轩顿了顿,似乎是没想好接什么话——直到徐景熙想要挂断电话时他才开口:“等着我回去就烧了那个窗帘。”

闻言,徐景熙皱起了眉宇冷哼一声:“谁先到还说不准呢。”言毕他看了眼右手拿着的手机,暗骂了一句挂断了电话。可还没等他踩下油门,那个刚刚被他甩到了一旁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徐景熙听着那首音乐第一次想要掐死那个歌手,握住方向盘的手指指骨因为用力而泛着白色,最后他像是放弃了一样扯掉耳机单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拿着手机放到耳边:“郑轩你已经到家了吗?小心我报警说你蓄意纵火。”

而电话那端的人却一言不发,徐景熙当然没蠢到认为他真的怕自己报警,他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等着郑轩开口。郑轩的呼吸声透过手机传达到了徐景熙的耳朵里,每一声的呼吸近的就像是在耳边,徐景熙能控制住自己不在大马路上把手机扔到马路中央让车辆将其碾成粉末,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回想起四年里的时光,好的和不好的,争吵和拥吻。

过去的一切就像是刚刚发生一样。

他甚至都没有想到自己能记得这么牢,连郑轩说话时的语调都记得一清二楚。

“你到底想说什么。”

最终熬不住的,永远都是徐景熙。

 “我想问你,我们当初第一次见面时,你在想些什么。”

最先妥协的,也永远只是郑轩。

徐景熙没有想到郑轩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他想过如果郑轩问他为什么要干这一行,他该怎么回答,但他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或许想过,但是没有得出答案。

和每一次的争吵一样,从来都没有结果,或者说是结果都在郑轩深夜回来后将根本睡不着的自己揽到怀里亲吻时消散在两人的心照不宣中。

“你先说。”徐景熙一瞬间有将车停在路边好好思考这个问题的念头,然后飞快地被他打散掉。他得控制住自己的声音试图让郑轩听不见其中的颤抖。

他记不得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他。

为何向他露出笑容。

为何明明生涩而又紧张却依旧要凑上去亲吻那第一次见面的人的嘴唇。

为何轻易的就答应了那人的求婚。

为何那么轻易的就忘记了最初爱上的理由。

那时的心情。

都在这四年里磨成了记忆的粉末。

“我觉得你,是我收到的最棒的礼物。”郑轩没有和徐景熙提起过他们见面的第二天是他的生日,而当他看见身边强占了大部分被子但依旧遮不住些许吻痕的孩子,他觉得那人就像是他的救赎。

现在想来,大概这就是命。

这就是报应。

徐景熙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他有些紧张地抿着唇,刻意或是无意地开口道:“为什么现在和我说起这种事?”

“大概是在一切的最后,想起了这一切的开始。”郑轩的声音平稳又在电子处理下听不清他的感情,“既然我曾经有过那样的感情,我想也应该告诉那时让我产生这样感情的你。”他顿了一下,徐景熙知道自己几乎说不出什么,却强撑着想着语句要回答郑轩的问题,“那么你呢,景熙。”

徐景熙猛地将头撞上脑后的靠枕,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回答着那人的问题:“我觉得,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小白鼠。”

明明不想这样说,但说谎说惯了,或许想不说也难了。

“你还是一副执行公事的样子,喻文州那的人都是你这样的?”郑轩的声音突然带上了笑意,徐景熙不知道自己的话到底哪里可以惹得这个男人发笑:“我一向如此。或许也只有我。”

“没错,机关算尽。”

郑轩像是长呼了一口气,像是说出这样的话能让他卸下什么负担一样。

徐景熙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你把婚姻当做了任务。”而徐景熙你机关算尽,在这个婚姻中构造着杀机和崩塌的征兆。

徐景熙不想反驳他,他清楚他没有这么做,但他就是不想去反驳这个人。

或许让他这样一直误会下去也好。徐景熙盯着眼前的车辆这样想到。

只是他觉得心口有些疼,疼得让他想哭。

 

18.

等郑轩看到人行道上横着的那辆自己看了四年的车他就知道自己来晚了。

他反而就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将车好好地停在了路边,然后向自己家所在的单元楼走去——他当然不在意徐景熙与他究竟谁先到家,或者说他有没有烧到那个窗帘。

郑轩抬起头看了眼自己家所在的楼层,又回头看了眼深夜的小区,确保没人会看见他三更半夜爬自家窗的举动才攀住了一楼住户的窗沿。

……

徐景熙微微打开大门确定没人在楼道外后,将墙角的花盆低下压着的钥匙捏在手心后又探头确定电梯没有启动后才关门上锁。

“郑轩?你回来了吗?”徐景熙掂量了下手里的钥匙,然后将它塞到了西服的裤子口袋里然后重新拿起扔在地上的冲锋枪轻哼着歌曲的调子——不过他还是不太习惯枪械,徐景熙靠在间隔出客厅和走廊的墙壁上皱着眉看着李远塞在他后车厢里的东西。

而另一边爬上了七楼的郑轩在书房中轻车熟路地找到他放在最后一排书架的最末一本的英语词典,翻开后露出其中被挖空纸张被用来存放枪支的空档。郑轩一边为手枪填充弹药一边咒骂自己怎么把徐景熙身上的那个盒子给扔了,怎么就没想到给自己留条后路。

“这回景熙真的得把我杀死在前几天还一起吃饭的桌子上了。”郑轩自嘲着,双手持枪慢慢走出书房,“但愿不会吵到邻居。”

徐景熙压低呼吸但依旧不能确认郑轩有没有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他弯下腰将耳朵贴在地板上,听着那人刻意放轻而逐渐接近的脚步声——然后他用胳膊支起身子对着旁边的墙壁开了枪。

徐景熙感觉自己真的厌恶这些带着硝烟味的玩意,然后他意料之中地听见了对面的骂娘声,还有开枪打破花瓶的声音。

徐景熙回头看了眼破碎的花瓶,然后向另一边通向餐厅的道路跑去。

破坏这可比我们当初装修它来的要快捷多了。

徐景熙用力关上餐厅的拉门但依旧没能阻止那扇被漆成白色的木门被开了几个窟窿,他后退着,腰部磕上了桌子。在门彻底被郑轩踹报废的那一刻他蹲下身从餐桌桌底滚过手枪子弹,架起冲锋枪随着那人的运动放下留下一排弹痕。

“郑轩?”徐景熙喘着气望向餐厅唯一可以继续藏人的地方。徐景熙皱着眉看着厨房那扇透明的玻璃门——从他的角度根本看不见躲藏进去的郑轩的影子,他退后了一步,却被人用枪托砸了头。

徐景熙也顾不上因为松手而砸落在地上的枪支,他伸手捂住了后脑被砸的地方,有些粘,可能出血了。他这样想着,用对方听不懂的语言咒骂着然后拿起餐桌上的烛台砸向那个持枪的男人。通过金属砸到墙壁的声音徐景熙判断完全没伤到郑轩。

他抬起头望向了身侧,郑轩站在他目光所及的对面。

隔了一张餐桌。

然后他就推翻了那张不算大的餐桌。

郑轩抬手向对面开了两枪,再次扣动扳机才意识到了子弹没了。而在对面的那人从桌子后站了起来撑着桌子边缘翻过来朝着他就是一脚,郑轩扯住徐景熙那件昂贵的西装将他俩的位置对了下调然后摔在了玻璃门上,玻璃碎渣混着血液洒了一地。

郑轩起身想要去捡那把被自己扔在门口的手枪,却被徐景熙扯住了衬衣一起摔在了地上,而手枪也被甩到了餐桌那的废墟里。徐景熙咒骂着翻身将郑轩压在身下照着他的脸给了他一拳,后者用胳膊扯住他的手臂硬生生将两人对了个掉,掐住了身下人的脖子。

徐景熙被呛的想要咳嗽可是却被掐着脖子,呼吸困难使得他不得不闭上了嘴,尽力伸长手将郑轩推离自己挣扎着想要呼吸空气,而他的指甲在郑轩的脖子上滑上了几道血痕连两人都没注意到。

徐景熙被卡着脖子挣扎着呼吸了两口然后将推着郑轩脸的手反向卡住了他的脖子想要将郑轩拽离自己,而郑轩反而拽着他将他抱了起来也不顾徐景熙手臂的力道大的要将他的脖子勒断,将他撞上了那座两人争执了三天才买下来的落地钟,然后又撞上了那副挂在客厅的油画上。

郑轩理了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徐景熙扯掉了两粒扣子的衬衫,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脸颊和脖子上火辣辣的疼痛。徐景熙乘着这点时间清醒了一下大脑,然后一个用力将他试图推翻在地上——但他显然低估了郑轩,郑轩被他推的一个踉跄,然后撕扯着将两人摔在沙发上。

徐景熙的小腿被沙发磕到了一下,咬着牙用小臂抵着郑轩的脖子往他那张脸揍上去,但没揍几下郑轩就按住了徐景熙撞上了他的脑袋又乘着他短暂的晕眩将他重新压回了下面。

徐景熙甩了下脑袋稍微有了点意识就抬腿就踹上了郑轩下体,郑轩一个前倾半身撑在沙发靠背上疼得低声抽气。徐景熙翻了下身滚到了地上,挣扎着扶着头爬了起来,望向撑着沙发扶手瞪着自己郑轩。

然后他们两个同时望向了餐厅的方向——那里留着他们殴打对方时扔下的枪支。

然后几乎是同时,徐景熙扑过去摸到了郑轩的那把手枪靠着墙撑着自己因为疼痛而有些颤抖的身子,而郑轩扶着餐桌边缘翻进了废墟一眼就看见徐景熙扔下的那把冲锋枪。

上膛。

然后指向对方。

徐景熙的表情有些抽搐,他的嘴角被郑轩打得有些被撕扯开来,额前和脑后都因为被摔打而流着血——或许已经停了,但依旧疼的他直抽气。

郑轩端着枪看着徐景熙,眨下眼然后像是想了些什么把枪在徐景熙的眼前扔回了废墟:“我下不了手,我杀不了你。”郑轩的脸上有着好几条被徐景熙抓的血痕,从脸上一直到脖子上,他像是认命了一般抬起头看着徐景熙,“我认输。”

徐景熙看着郑轩,表情从难以置信变成了愤恼:“动手啊!我不是你的任务吗?杀了我啊!”

郑轩看着面前的人,突然扬起了嘴角,并不是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在郑轩脸上并不常见,看得徐景熙有些失神:“你想吗?死在我的手上,被我杀死?景熙……”他长呼了口气,和在电话那一端一样,像是卸下了什么包袱一般道,“开枪吧。我也是你的任务,不是吗?”

徐景熙睁大眼睛,他的嘴张合了半天却连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来后最终是抿了起来,泛红的眼眶里泪水在打转,他盯着郑轩的眼睛执着的想要找到动摇,可他发现没有。

如同四年前他在罗马尼亚宾馆中躺在床上接受他的吻时稍稍睁开眼,看见的是那人笑着眼里干净得只映照得出自己。

他最终控制不住手腕的颤抖,他索性扔掉了手里的枪上前同看见他扔掉枪后伸手想要拥抱他的男人无法控制的拥吻在一起。

闭上眼后脸颊上有些干涸的血液和泪水混在一起,滑落下脸颊。


评论(28)
热度(28)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