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镰玥玥玥

【偶像梦幻祭/星北】红线

我……我还活着……
复健失败……………………

壹.
明星昴流知道他能看见别的人看不到的东西——那是一条红色的线,在人的小指尾端打着结,而另一端则无限衍伸,系到了另一个他所看不到的人的手上——那大概就是大人们说的所谓红线吧,被连接起来的人们纵使天各一方也终能成为眷侣,无法相连的人们说着海誓山盟的情话但最终也会分道扬镳。

年轻的孩子睁大着水蓝色的眼睛,透过窗户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们手上的红线所构成的巨网,随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

他没有红线。

那条似乎闪闪发光的红色细线,从来没有在他的手上出现过。

从他有记忆开始,他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红线——是自己看不见,还是真的不存在?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那个人时,他寻思着。

“嘛无所谓啦,就算没有也不要紧。”他这样想着,然后和母亲还有大吉笑着道别,在玄关处穿好鞋子然后去上学。

母亲的手上也有着红线,只不过另一端并没有连着人,而是单单打着结,然后静静地垂着,有时会随着她的动作而晃动。明星有的时候看着那根打着结的红线会莫名的感觉到一丝伤感,他知道另一端本该系着的人已经入土,但是依旧无法克制住蔓延的情绪——他抱着大吉,将脸埋在柴犬蓬松的毛里,抑制着说不出口的悲伤。

但他不是会一直沉浸在伤感中的人,振作心情并不是什么难事。大吉趴在他的腿上,像是明白主人的心情似的乖巧地舔了舔他的手。

这样的生活似乎从进入梦之咲开始向另一条道路上发展,那样的突如其来,措手不及。

贰.
说出自己喜欢的东西有什么不对的吗。

在这个学校里,这个班级里,我似乎已经有些麻木了。
又是和往日一样明媚的天气,但这样的气息却一点都没有延伸进教室。墙壁的外侧是明媚的天气和温暖的阳光,但墙壁的里侧却是如同监狱一般的死气沉沉,同学们似乎在互相聊天,有说有笑——除了我。

他们的手上和别的人一样都缠绕着红线,可是那些线却一点都不闪闪发光了。或许就如同他们本身一般,已经不再闪闪发光了。

但是这样怎么行呢,但即使我这样说,也没有人回应我——就像他们三五成群地在一起嬉笑,躲着我,将我排除在外。

我是被孤立的。

无论我说什么都是被无视的,就这样一个人站在舞台上,一个人唱歌跳舞。明明学院也支持单人偶像,但是我却无法从表演中感觉到一点快乐,明明我的愿望就是希望大家可以露出笑容就好了,可是如今,连我自己都无法笑出来。

如果保持着自我的代价就是被所有人无视,被孤立,如同父亲一样到死也只能一个人站在舞台上,那么只要像其他人一样就好了是吗,模仿着其他人,然后融入他们。

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孤单一人了。

叁.
有的时候明星会回想起那一天,那个人就像是从星星上掉下来的王子一样,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然后说道:“我不是王子,我是冰鹰北斗。”

大概是习惯使然吧,明星注意到了他手上的红线,系在手上的红线的另一端下垂着,没有像别人一样延伸向别的地方,也不像母亲那样在尾端有着结,那条红线就像是等待着别人去系上一样,安安稳稳地垂着。

再之后两人相熟,明星笑着喊他小北,后者刚开始有些抗拒,到最后却无可奈何地默许——那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当时的他唯一一个朋友。可能是孤单的太久,北斗就像是他在迷途中的指路灯,让他不顾一切地想要去争取,去抓紧,就像溺水者抓到的救命稻草一般,在毫无意识下寄予了当事人都没有发现的依赖。

这样的依赖在逐渐相伴的日子里却是落地生根,逐渐长出了朦胧的情愫。升上二年级后他们被分进了同一个班,明星是上课容易犯困睡着的人,自然而然地在上课讲到重点时叫醒他成为了北斗的“任务”。

实在记不清是哪一次了,北斗照例推醒了旁边睡着了的明星,后者带着倦意睁开眼睛时,视线被北斗手上的那一抹红色所吸引。

“闪闪发光的呢……”明星看着那根红色的细线,不经思考的话语脱口而出。

北斗被他的反应弄得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地道:“你是睡糊涂了吗,说你是个笨蛋也不需要这样子来证明吧。”

“不是哦。”明星的视线从那根红色的细线上转移到了北斗的脸上,明明黑板前老师还在讲课,但他似乎却只能看见眼前的那一个人,“我是说小北啦,小北闪闪发光的。”

那大概是第一次吧,产生了“如果那根线的另一端系着的人是我该多好。”这样的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念头却是时不时地在他脑海中闪过,那根末端无人的红线晃动着,像是在邀请他一般,将那一端系在自己空荡荡的手上。

肆.
我记得那一天是明星告白的,夏日的夜风吹得人毫无倦意,明星那个笨蛋拿着手持烟花和游木讲着相声,一转眼又和友也的同伴打闹起来,明明吵得不行,但我却又不觉得厌烦——要是换做是过去,可能我已经叫他闭嘴了吧。

而后烟花大会也已经开始,明星挤到我身边的栏杆处伸手探向烟花绽放的方向,绚烂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脸庞——这样发自真心的笑容,现在的明星已经可以流露出来了。

“明星你不要探出栏杆啊!你半个身子已经出去了吧!”
“谢谢提醒啦阿木,我差点就要飞出去了呢☆”

啊啊,这两个人真是一刻不停地在进行着搞笑事业。

我靠在栏杆上,看着不远处的烟花在空中绽放,耳边是游木和友也他们的话语声,却意外地令人感到放松。正看着烟火散落的火光回忆着过往,身边突然有人凑了过来:“小北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呀?”

“为了离你们远一点,笨蛋是会传染的。”我一本正经地说着,身边的人看似赌气地将身子压在栏杆上然后道:“小北真是太绝情了!”

看着明星这样,我脸上的表情似乎也软化了下来,好像是笑了吧——但明星并没有给我去想这些事情的时间——他总是能做出一些出乎我预料的事情,之前猜拳的时候挠我痒也好,现在也好。

他吻我了。

实在是这样的举动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不,我根本没有思考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绪和转校生在看着游木他们,似乎谁都没有注意到我们,注意到刚才的那一幕。

“你在干什么啊……!”因为发生了不曾想过的事情,惊慌失措也是必然的吧。我条件反射地后退一步抬手捂住嘴,震惊地看着面前难得摆出一副正经摸样的明星。

心脏像是被碰到了什么开关一样,不受我控制地加速跳动。

夜风中明星的侧脸被烟火照亮了瞬间,他伸手握住我扶在栏杆上的手,用着只有我们两个人听得见的音量说道。

“我喜欢你。”

“别开玩笑了……你是被风吹的发烧了吗?”

心脏的跳动随着我说出的话语逐渐加快,我感觉到我的身上有些发烫,可能我也发烧了吧,脸一定已经红了。
“小北你脸红了哦。”

我就知道……

“我没有发烧。”明星看着我,蓝色眼睛里似乎因为烟火而染上了点别的色彩,“我是真的喜欢你,喜欢北斗。”
又是这样,在这种情况下突然认真地好好喊我的名字,明明之前无论如何要他改口他都不肯……

“……我知道了。”

那只覆着我的手稍微用了点力,明星也凑上前一步,似乎是想要听清我的话语。

“我也……喜欢你。”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发现自己无法忘记这个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人。是我在独自一人徘徊在【DDD】的露天舞台周围不受控制地怀念起明星的时候,还是更早,早在他看着我,说我是王子的那个时候。

我记不得了,我现在能感觉到的只有明星伸手拥抱住我的力量,还有他吻上我嘴唇的感觉。

原来接吻是这样的吗……我有些茫然地微眯起眼,余光可见烟火大会已经接近尾声。

但我们的恋情,才刚刚开始。

伍.
    夏日的夜晚,在逐渐消失的火光中,明星的手指上系着的红线似乎也在呼应着那绚烂的烟火,闪闪发光。

评论
热度(85)
©镰玥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